第33章 议罪营!【新的一周,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

异界直播间 +A -A

  梁开被押送的地方根本不是监牢,而是……一座营房。

  不少人被缚着双手,衣衫褴褛伤痕累累,满脸凶肉一眼横光,仿佛饥饿凶兽般的混乱营房。空气中散发着一股令人窒息的味道。

  看到梁开来,不怀好意目光瞬间将他笼罩。

  【这些家伙,望之就不似好人啊!】

  【这是什么鬼地方?光是看着这些人的眼神,心里就毛毛的。】

  “这是……议罪营?”看清楚了环境,梁开瞬间明白了黑天咪咪的盘算,咬牙切齿,恨的不行不行的:这家伙,这家伙还真的想置自己于死地啊。

  【议罪营?什么叫议罪营?】

  友们也都觉得不对劲,焦急询问。

  议罪营,是针对黑暗期的一种特殊制度。

  这世界虽然危险,基本的社会秩序还是有的,法律、规则、高低上下……所有要素都在。

  所谓议罪,就是当黑暗期降临,掌权者会给监狱中的囚犯们一个机会――上战场杀魔族,立下功勋,以减少刑期的机会。也就是戴罪立功。

  看起来挺合理的是吗?

  拿膝盖想就知道,囚犯的身份和士兵、平民是不一样的,使用起来的风格也完全不同。

  分配的装备肯定是最差的最破的,轮到的任务肯定是最难最危险的……其实就是炮灰!最纯粹的炮灰!就算黑暗期没有遭遇大规模的攻击,议罪营的死亡率据说也相当惊人。

  一半是因为任务,还有一半,据说是自相残杀。

  但没多少人可怜他们。这世界人命不值钱,何况是一帮罪犯的命。

  把没什么战斗力的梁开丢进这样的恶徒营中,别说明天就该上战场了,他能不能在恶意环伺下熬过今晚都是两说呢。

  进了恶臭阵阵的营房,卫兵像别人一样给梁开戴上镣铐,往人丛里一推。

  “有新人来了。你们好好招待!”

  “武器、盔甲自己想办法,吃的喝的你会知道怎么解决的,嘿嘿。”

  前一句是对众恶徒说的,后一句是对梁开说的。不怀好意的笑了几声,他们利落的退出营房,“咣啷”关上大门,消失不见。

  “小子,好像才十几岁吗?年纪轻轻的不学好。”胡子拉碴的恶徒一笑,露出了满嘴歪牙,缚着双手晃晃悠悠行来。

  “犯什么事儿进来的啊?”一身鳞片散发腥臭的水生种族肩膀打开,发出“卡巴卡吧”的响声,上下打量梁开,露出某种不正常的觊觎目光。

  “嘿,嘿,嘿,你们悠着点。”忽然有声传来,膀大腰圆宛如熊罴的黑皮壮汉左右一拱顶开人圈,四条胳膊身前两条身后两条,绑的煞是搞笑,“小心玩的过火把人搞坏了,晚上那么长怎么熬?”

  “嘻嘻!”“哈哈!”“吼吼!”笑声此起彼伏,梁开就仿佛一只小绵羊,被虎视眈眈的饿狼团团围住了……虽然狼爪子被绑住了,还有狼牙能咬,有狼腿能踢呢。

  【卧靠靠,这该怎么办?】

  【这是真的,真的要致波哥于死地啊!】

  【波哥,我可以说,你可能要捡肥皂吗……】

  有友强行开了个玩笑。

  正常人没有附和的,全世界十几亿人,都心焦火燎、心惊胆战的看着梁开落入陷阱,却无可奈何!

  中间隔着整个宇宙,哪怕神仙也没办法啊!

  【哈哈哈,该!】

  【痛快痛快!】

  【你终于有今天了!】

  但是突然间,不和谐的字幕刷屏而过。一帮相对陌生的ID,发出了幸灾乐祸的声音――

  【一个瘫子,就代表地球人到异界去了,谁批准的,谁同意的?】

  【捡肥皂,应该的!一个三流码字的,硬给捧上了天,终于摔下来了吧?疼不疼?】

  【死了吧死了吧!赶紧死了吧!哪儿都是你,烦不烦!地球还没管好呢,开荒什么异界!】

  平常时候,直播间里一些不和谐的声音也有。全世界几十亿人,不可能全都精神正常。

  不过在这一刻,这些声音一下集中冒出来了。

  陌生的id,陌生的名字,发出了难听的议论。

  而且,仿佛商量好似的,集中大量的刷屏,让直播间友想看不到都不行。

  【卧靠!谁家裤门没拉紧,漏出了你们几个?】

  【探索异界,这可是全人类的伟大成就。你们……哦,也对,你们根本不算人类的。】

  【艹你姐的,你们会说人话不,会说人话不?当初你爸怎么没把你们射墙上!】

  友瞬间怒了,弹幕一波波,疯狂刷屏会骂这些家伙,整个直播间一时间风起云涌。

  ==========

  身在异界的梁开并不知道直播间里的风波,哪里有那功夫?

  “救命啊!救命啊!”他声嘶力竭呐喊起来。

  然而,声音夹在嘻嘻哈哈的嘲笑声中,显得那么的渺茫无助。

  根本无人理会。

  这间的罪囚都是犯了大事的,和那些轻罪者还不一样,否则不会手上戴着镣铐。如果说议罪营是炮灰,那他们就是炮灰中的炮灰,是活是死根本没人关心。

  甚至,这十天下来倘若没有立下足够的功勋,他们的脑袋随时可能被挂在城头枭首示众。

  一帮重罪囚犯欣赏着小绵羊的最后挣扎,心情愉悦,满怀期待:如此粉嫩的新人,到底要如何料理呢?清蒸呢?还是油炸呢?蘸酱呢?还是拌蒜呢?……

  “好吧。”梁开吐了一口气,既然求救没用,也就不叫了。

  脸上的慌张表情,小绵羊般的瑟瑟发抖,瞬间消失不见。

  ???一众囚犯微微一愣,隐隐觉得哪里不对,然后……他们就看到小绵羊忽然迈步,轻巧迅捷宛如羚羊,几步奔到了墙边。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里竟垂下了一根绳子。

  小绵羊手上的镣铐赫然是松开的,或者说,一开始就没扣上。

  就见他一伸手抓住了绳子,借着奔跑的加速,“蹭蹭蹭……”沿着墙壁几步攀上了七八米高的营房横梁,随手把绳子收上去了。

  毕竟是曾经的杂技表演者,一套动作行云流水,轻灵曼妙。要知道,肉体的记忆是最牢靠的!

  !!!

  这是什么情况?

  囚犯们都愣住了:绳子哪里来的?这家伙的镣铐怎么开的?而且,这小子的动作好溜……

  直播间友也全数愣住,跟囚犯们同样疑惑。

  【波哥,6666啊……】

  【这爬墙技术,你改姓岛田了么?】

  【这套动作,必须打9.9分,扣0.1怕你骄傲,波哥!】

  【不过,波哥你啥时候把手铐打开的?】

  【还有这绳子,怎么会那么巧……难道里面有内应?】

  【应该……是魔术吧?】

  一时间友议论纷纷,各种头脑风暴刚才的真相。

  不过没有一个猜对的。

  打开手铐不是魔术,逃脱魔术梁开还没练呢,是偷术啊。他趁卫兵不注意,随手把手铐钥匙勾过来了……

  至于绳子,也非魔术,更不是内应,是魔法。力场之手!

  梁开打开聊天群文件夹,激活魔法牌视频,用魔法从栅栏外拽着这根绳子挂上了横梁,就在他大叫救命的时候。

  但可以确定的是――

  【哈哈哈,刚才是谁说波哥死定的了?站出来站出来!不打你脸。】

  【说波哥不行的,看看这操作,不比你们行?】

  【说波哥是三流码字的?回去好好看看波哥的书去!波哥不火,只是因为智商一百二以下看不懂罢了,就比如你们那样的。】

  【哈哈哈,这句说得好!要赏!】

  一时间,直播间梁开的支持者们扬眉吐气,耀武扬威,疯狂刷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