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有枣没枣打三杆子

异界直播间 +A -A

  “是你?怎么是你?不是说……塔主要见我吗?”就算迟钝,梁开也知道不对劲了。

  何况还有直播间那么多友鼓噪提醒――

  【竟然是这家伙?】

  【卧靠,波哥,这是要被黑的节奏啊?】

  【波哥,小心!】

  虽然二星气象师只露了一小面,当时他悲催的样子给人留下的印象太深了。此刻卷土重来,智障都能猜出一些来。

  “斯沃丘老师要忙着检视星门,追踪空间震荡,哪有时间搭理你这种小人物?”二星气象师不屑撇嘴,“他把这件事全权交给我处理了。”

  梁开抿抿嘴。

  这是一间……实验室吧?

  地上墙上画着各种各样的魔法符咒,沿墙有数排书架,有的摆着古旧书籍和魔法牌,有的则是各种瓶瓶罐罐,有的透明有的不透,粉末、溶液、气体……各种颜色各种形态,就仿佛……一间中世纪炼金师的实验室,不同的是,这里的东西真的有不可思议的力量。

  二星气象师站在一个魔法阵上,身周灵光缭绕似乎在修行。

  带梁开来的卫兵们退到了房间之外,但听声音并没有离开。

  自己应该……不至于被杀人灭口吧?查看着周围环境,梁开心中暗道,只是……“到底什么事?”

  目前为止,他对发生了什么事还一无所知呢,就算要报复,这家伙总得找点理由吧:“对了,还不知道你是……”

  二星气象师触鼓了一鼓。

  这是生气的表现,魔力高的人触往往也特别敏感。

  他生气啊,真的生气!

  一个往死了得罪自己的人,竟然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完全是无视的,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这比小看人还叫人生气!

  老子姓黑天,黑天明明!注定成为神级气象师的大人物!

  不知道?不知道就站这儿好好反省,什么时候知道了什么时候再说话……二星气象师很想这样说,肯定倍儿有范,只是……他终归没到丧心病狂的地步,知道眼前这家伙大抵是猜不出来的。

  而且,他也迫不及待看到这家伙惊慌失措的样子了。

  “我姓黑天,黑天明明。”慢条斯理停了冥想,他轻咳一声开口,“听说你打算跟人合伙,申请魔术师行会?”

  黑天明明?梁开差点笑出声。

  为啥?因为异界语这名字读起来,就跟黑天咪咪似的……

  强忍着没笑,真的忍的好辛苦。

  心中嘀咕:竟然是这件事?他真没想到是这事。关键是,这家伙怎么知道的?

  既然被知道了,那也没办法:“唔,是有这么回事。”

  “你觉得,就凭你那点小手段,也能有申请行会的资格?”黑天咪咪一脸嘲讽。

  梁开耸肩:“有枣没枣打三杆子呗。”

  “什么?”黑天咪咪疑惑。

  用中国话说的,这家伙当然不懂。

  梁开换成异星语大致翻了一下,然后问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这样做,犯法吗?”

  黑天咪咪抬眼看了看梁开,嘴角欠抽的翘起:“犯不犯法的,就看你的选择了。”

  我的选择?这又是个什么说法?梁开纳闷。

  “你的表演打着魔法之名,却无魔法之实。混淆视听,蛊惑人心,长此以往,必对法师行会产生不利影响,降低在平民中的声望,令大众生出魔法易得的错觉……乃是我行会大碍,必须严厉禁止!”

  “假如这样说,你觉得,你们那行会还建得起来吗?”黑天咪咪得意的道。

  梁开:“……”

  直播间瞬间炸锅――

  【我勒个去,这家伙还真是颠倒黑白,看热闹不怕事大啊。】

  【什么事都有利有弊,那其实也是有可能的。关键是,没法证明啊……】

  【归根结底,谁的声音大,谁就能占上风!】

  谁的声音大?肯定是法师行会内部,有塔主撑腰的二星气象师声音大!而且,法师行会肯定更愿意倾听来自内部的声音――鉴于他们和源晶家的微妙关系。

  友的分析,加上梁开自己的判断,刹那间因果关系已是清清楚楚。

  这家伙在表演赛上被自己削了面子,遇到现在的机会,当然毫不犹豫要反抽自己。

  梁开吸了口气:“好吧,你想我怎么做?”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黑天咪咪赞赏的端详梁开:“看来你明白了,聪明!”得意的笑,“首先,你得废除和源晶家的约定。”

  梁开面皮抽动了一下,但是稳住没动:这也是题中应有之意。

  续道:“其次,我要你把自己的那些魔术的手法,表演的诀窍,不管是已经表演的还是将来会表演的,统统上缴法师行会,当然了,目前由我代为执行。从今往后,只有魔术师这职业,没有魔术师波尔!”

  【卧槽,这家伙好贪!】

  【这是想彻底抹掉波哥的存在,把一切都据为己有吗?】

  【千万不能答应,这要答应了,岂不全给这家伙忙活了?】

  【不仅如此呢,你们没觉得,这家伙有把波哥变成他的奴才的意思吗?】

  直播间友哗然。

  “那不可能!”梁开从牙缝挤出这几个字。

  “不答应?你尽可以试试!”对梁开的反应,黑天咪咪似乎毫不意外,甚至还有些期待。

  梁开的愤怒盯视他浑不在意。“你真不答应?那好。”他忽然拍拍手。

  两个卫兵走了进来。

  “把他给我带下去,关进那些人的牢房。你们懂的。”他吩咐道。

  “懂。”士兵们点点头,架了梁开的胳膊就往门外拖。

  “你凭什么把我关起来!”梁开激声抗辩,来之前虽然没用一个请字,但也没说要抓自己吧?无奈卫兵的力量和他根本不在同一水平线,饱经训练拥有星级的战斗者,拖他就跟拖孩子似的,毫不费力带走。

  “凭什么?”黑天咪咪一挥手,让卫兵暂停,“就凭……你的表演打着魔法之名,却无魔法之实,混淆视听,蛊惑人心,已经给法师行会带来了诸多不利影响。为了黑暗期大局,现在要将你关押审查。星塔,有这权力!”

  几乎把前面的话原封不动复述了一遍,只是“将”变成了“已经”。

  梁开:“……”

  这真的是白纸黑墨一支笔,他想怎么说怎么说,他想怎么改怎么改。

  黑天咪咪慢悠悠的继续:“我也不怕告诉你,你那些秘密、魔术师行会什么的,我根本不感兴趣!没有力量的戏法,有什么用?能不能得到无所谓,我就是要报复你,把你狠狠的踩在脚下!踩进烂泥里!”

  “刚才的条件,你那话怎么说的来着?哦,对了,有枣没枣打三杆子罢了!”赫然用蹩脚的汉语复述梁开的话,极尽轻蔑嘲讽之能事。

  看着梁开愤怒到几乎要喷火,却又无可奈何的表情,他那个舒爽呀!简直跟冰封期有烧的旺旺的火堆烤着似的,打心底里透着温暖!

  【卧靠靠靠!波哥不妙啊!果然上层的圈子不好混,事儿八字还没一撇,人要先没了……】

  【这家伙,这家伙也太小心眼了吧?就为那点事儿,赤果果的假公济私,公报私仇啊!】

  【波哥,要不咱们就降了吧,服个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能全信了他的话。说不定是为增加波哥的压力刻意设计的台词……毕竟魔术师公会是有利益的。】

  这正是黑天咪咪敢在卫兵面前直接那么说的原因。那都不是真的,是计谋,他可以随时否认。

  直播间里也是抓瞎,众说纷纭。

  项目组专家同样无奈,采集到的数据不够,远远无法通过面部表情分析异界人的心理,他们也帮不上什么忙。建议跟友差不多,不如……投降吧,服个软。对面,图的应该还是利益。

  然而,当他们看到梁开被押送到的地方……再没有人怀疑,这家伙是真的打算置梁开于死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