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史上最烂表演

异界直播间 +A -A

  看着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雪菜,梁开忽然紧张起来。

  心跳如擂鼓“咚咚”作响,热血上涌,身体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

  那种感觉,就仿佛教室里,自己一直偷看的漂亮女生忽然来到了面前。

  “你,你来了?”说话都结巴了,“吃,吃,吃了吗?”

  直播间里弹幕瞬满,皆是“哈哈哈”的字眼,或者捧腹爆笑的表情。

  看到友弹幕,梁开一团浆糊的大脑理不出思绪:他们为什么要笑?自己说错话了吗?

  直到乔琳的声音响起:“你傻了?现在几点了……”

  是哈。梁开这才恍然。

  雪菜歪歪脑袋,对梁开别致的招呼有些好奇。这世界招呼可不是这么打的。

  “唔,吃饭时说好的,我来向你请教魔术的事。”推敲了片刻,以为梁开是这层意思。

  “哦对。好,好,那就请教吧……”梁开本能的答道。笨拙的回答再度引发直播间爆笑。

  接连两次出糗,友也渐渐意识到梁开的不对劲了。

  【大家仔细看,画面颜色好像又不对了……】

  【波哥是不是,是不是在发抖?】

  看不到正脸,是共享梁开视野,所以友只能通过声音和其他的旁证来推敲判断。

  【波哥他难不成在……紧张?卧去,他不是,不会是喜欢上雪菜小姐了吧?】

  【喜欢,也正常啊,雪菜小姐长这么漂亮,还不靠颜值靠才华,又有个好家世……我是波哥我也上!】

  【可刚才吃饭的时候还挺正常的啊?】

  【竟然紧张到这种程度,难道波哥二十好几的人了,都没谈过恋爱?】

  【求人肉!求人肉波哥的情史!有没有现实里认识波哥的?】

  友点播BGM《就是爱你》、《情非得已》、《数到五答应我》……

  “不是我,是波尔,是这具身体啊!”层叠的弹幕中,梁开终于恢复一线清明,声嘶力竭争辩起来。

  本来是没这么大反应,可刚读了一遍雪菜的小说,情况……就不一样了。

  那些文字仿佛勾动了藏在梁开身体最深处的记忆,让波尔的执念前所未有的强大集中起来。

  又或者,在这段时间,梁开对雪菜小说的欣赏钦慕,和波尔残留的记忆产生了奇妙的共鸣,让他难以抑制情绪的迸发,让二人的情感不可思议的融合在了一起。

  【行了行了,解释就是掩饰。】

  【波哥你不必说,大家都懂得……】

  【一个人身在异界,生理问题确实也得解决。】

  【只是本以为你的目标是咻咻殿下,没想到画风换这么快……】

  当然,也不是所有友都能理解的。

  【姓波的,雪菜是我的女神,你敢玷污她,我,我,我找你拼命……】

  【咻咻殿下也是我们的,不许你随便乱碰!】

  掩饰你个头!解决你个鬼!玷污你们大姨妈啊!梁开恼羞成狂。

  梁开的心情雪菜不懂,但她完全可以看出来。

  俏目低瞥,巧眉微垂,脸颊微现动人的粉红:“那,我们开始吧。你先给我表演,我猜猜是怎么回事,你再跟我讲讲……我需要掌握魔术的诀窍,可能,还得量身定制几种用在小说里面,你帮我参详参详。”

  “哦,好,好。”梁开连连点头,攥着魔法牌,“对了,我刚好研究了几个新魔术,变给你看。”

  于是他就变。

  几十秒钟过后……

  雪菜俏眼圆睁,满脸的费解。

  直播间里,“嘻嘻!”“哈哈!”“嘎嘎!”“卧勒个去!”……魔性的表情假如真有声音,能把直播间撑爆了。

  梁开的魔术是这么变的――

  “这是魔法牌,你随便抽。”取出一张翻看,然后递到雪菜手里,“你看哈,我都不用看,就能知道你抽这张是什么……”

  雪菜:“……”

  又或者:“刚才,刚才好像变的不对,这魔法我刚研究还没练熟。不如,我给你表演个洗牌吧,你看……”

  然后,“刷刷刷”,“啪啪啪……”一摞牌天女撒花到了地上。

  雪菜:“……”

  天才美少女作家一头雾水,直播间友看的尴尬癌都犯了!

  【啊啊啊,我的眼睛!眼睛要被辣瞎了!】

  【波哥,波哥,就算我们嘲讽你,你不必这么残忍的虐待我们吧!】

  【我们错了,我们真的错了。本以为波哥你之前的表演已经是世上最烂,烂的不能再烂,但是……真的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啊!】

  【我们服了,波哥,收了你的神通吧!】

  直播间一片哀嚎,当然了,更多的还是调侃奚落……

  天才美少女作家会说话的眉毛锁起,白嫩的触好看的皱着:“你,你是在嘲笑我吗?还是不想告诉我秘密,故意跟我演戏?”

  梁开呆愣:“啊?嘲笑?演戏?我,我怎么会?不是,真的,我只是,我今天……我……”结结巴巴,抓耳挠腮,语无伦次。

  雪菜再不说话,轻哼一声,豁然起身,推门出。

  “对不起,我今天,今天有些不舒服……”女神竟然生气了!梁开宛如一盆凉水当头浇下,慌乱不堪的跟上,找着蹩脚的理由解释。

  他没有透视眼,所以看不到,转过身的雪菜轻轻吐出一口气,俏脸的红晕益发醉人了。梁开的异状到底是因为什么,心思剔透的她如何看不出来?

  生气只是借口罢了……再不离开,就太尴尬了!手捂胸口,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也在剧烈打鼓。

  梁开追到门口。“咣当!”门狠狠的合上,正好撞到他的触,一阵钻心剧痛,鼻涕长流。

  正当梁开捂脸痛呼,门又猛然被拉开了,雪菜探头回来,俏脸寒霜微染晕红:“我,我会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假如你的解释不能令我满意,那……”眼睛扫过梁开的脸,确认他没事,狡黠的转了两圈,“我会让我哥重新考虑跟你的合作,你当心点!”

  “咣当!”威胁的话说完,门再一次关上。

  这一次是真走了,清晰可以听到脚步声渐行渐远。

  “噗通!”梁开失魂落魄一屁股坐在地上。

  【波哥,发什么呆呢?赶紧想想怎么解释吧……】

  【什么解释?雪菜小姐要的分明是道歉,有诚意的道歉!】

  【什么道歉?这么说的肯定是单身狗。雪菜小姐的反应还看不出来吗?她是给了波哥机会,好好表现的机会。波哥,整个魔术吧,够大型的,够浪漫的,明晚当着全城人的面演给她看!你的生理问题就解决了。】

  友们奚落,调侃,分析,热议着……

  嘈杂声中,梁开渐渐恢复了理智,体内不受控的情绪也慢慢平复了。

  然后他的反应就是,羞愤欲死!真的是羞愤欲死啊!丢人了,太丢人了,丢人丢到全世界了!刚才自己是怎么了?中邪了?撞鬼了?被魔法控制了?紧张的身体不受控制,说话颠三倒四……

  回想那一幕幕,梁开就仿佛不再中二的少年,忆起中二时候做的傻事,恨不能挖条缝钻进去,恨不得自己从来没有存在过。

  ==========

  台阶山城,星塔之顶。

  这是台阶山城的最高点,可以俯瞰全城,有魔法辅助的话,甚至能看到三四望之外的海岸线,包括岸边的码头堡垒。

  星塔之主斯沃丘?丹穿一件繁星点点的法师袍,胸口别着四颗星的徽记,站在观星台上仰望天空。

  夜风幽凉吹过高塔,穿过某些窗户、墙隙,发出“呜呜”悲凉的声音,

  天空阴云渐生,遮蔽了绝大多数的星辰,甚至明亮的雷霆之星都十分黯淡了。

  对星象师来说,可真不是什么好天气!

  希望明天黑暗降临,阴云能够散去吧,斯沃丘?丹心中祈祷着,一直念完了专属于星象师的祷词,这才回过身来,盯视着等待已久的二星气象师:“你说的是真的?”

  二星气象师不动声色的掩掩脸上的鞭伤,笃定的点头:“绝对的!他们讨论的内容我几乎一字不漏的打探到了。”走上前,递上了一份记录。

  斯沃丘?丹扫视几眼,脸上浮现讥诮之色:“源晶家动作倒是挺快的。不过……他们处处顶撞法师行会,以为这事,是那么容易就能办了的吗?”

  二星气象师义愤填膺:“我也是这样想的!”看着老师这位老友,阴阴一笑,“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这样,这样,这样……”

  听着他的计划,斯沃丘?丹连连点头,一脸后生可畏的满意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