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魔术天赋树

异界直播间 +A -A

  本来那些事也跟普通友,甚至跟梁开都没什么关系,受影响的是地球上的科学家。

  异星球,研究重点将是元素在不同温度下呈现的复杂转化关系;

  异宇宙,则重点变成了不同宇宙常数下,基本微粒的结合规律,以及由此引申开来物理法则的变化。

  哦,若说对梁开的影响也有――化学规律比较容易涉及,而基本微粒的结构变化,短时间恐怕是没能力验证的,那可是需要放射线,需要对撞机,需要各种高科技手段才能检测出来的。

  假如梁开可以做到,那……离他能回家也就不远了。

  那些真的太远,眼下他的第一要务仍旧是……练习魔术!

  原本只是为了不卖身成奴,经过和香蕉的谈判,事儿还是同样的事儿,目的完全不同了。

  成为魔术的始创者,成名成家,在这异界博得一席之地,无疑将对日后的探索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有了身份和地位,接触的就是不同档次的人群,高屋建瓴,会有完全不同的视野看这世界。

  为此,项目组紧急修正了梁开的日程安排。

  昨晚的表演其实很粗糙,主要靠道具。魔术三要素,道具,手法,表演,道具只是一项罢了。

  进入黑暗期还有整整一天一夜,趁这空档,他得将后两项也强化一下,不能坠了魔术创始者的名声。

  梁开摸出了厚厚一沓空白魔法牌,手指适度捏紧,翻腕扣指,魔法牌均匀而漂亮的打开成了扇形,然后反向拨动手指,扇子又合上了。

  很好!

  卷轴铺里有不少种类的空白牌,不仅形状不同,材料也有区别。梁开特别挑选了和扑克手感最像的一种,果然可以!

  他开始练习,按照热心友搜罗整理的资料。

  单手开扇,双手开扇,单手切牌,双手切牌,古典迫牌,鸽尾洗牌,瀑布洗牌,机关枪洗牌,射牌,折牌,控牌,展牌,哦,对了,还有完全不需要学的记牌……

  怎么不需要学?打开直播间录像功能,将牌序扫上一遍,自然清清楚楚在心中了。

  或者,直接问友,保证瞬间得到一屏幕的答案。

  失败会有,不过往往一两回两三回,也就差不多掌握了,再来个几回,就十分熟练了。两手轻巧灵动,手法变幻的时候,友甚至有点跟不上节奏。

  【卧靠,波哥你以前学过魔术啊?】

  【6666……】

  不断有人打赏。

  直播的同时,地球上不少好事者都拿着扑克在偷师呢。

  可是……掉牌的,漏牌的,不成形状的,甚至练到手指抽筋的,除了专业的魔术师,几乎没有能跟上梁开节奏的。

  梁开还真没学过魔术。之所以这么溜,别忘了波尔是干什么的,小偷啊,手上功夫不行怎么做小偷?这点地球和异星没有区别。

  不仅如此,法师职业对手法同样有着极高的要求。

  力场之手的表演就可见一斑了,手拗造型,瞬间三变,配合咒符的冥思……这还是最简单的一星魔法。魔法等级越高,手法变化越复杂,不灵活根本没法玩。

  所以波尔的手不单是天赋,后天也经过不少努力,就全便宜梁开了。

  习惯了长方形的空白牌,梁开又依次尝试了三角形的、正方形的、圆形的环形的各种,又玩了会儿硬币,甚至尝试了一把传说中的三仙归洞。

  手法上还真没有太大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表演了……

  魔术绝对是很复杂的,是最讲究骗的艺术,假的要当成真的,满的要当成空的,虚的要当成实的,还得会忽悠,知道怎么转移观众注意力,能够揣摩情绪带动气氛。

  前面是性格为人上的天赋,后面完全是临场经验。

  手法练熟了,梁开开始尝试实战,然后聊天室观众全笑了。

  就看他对镜表演,手法还精妙,可一配合表情配合台词,就全乱套了……一开口就忘了手底下,一动手又忘了该说啥,表情搭配更是混乱不堪,好几次简直就是明明白白的把答案公布了,那还变的什么魔术?

  昨晚舞台大距离远光线暗,所以表情看不清也不重要,如今近距离接触,简直惨不忍睹。

  【哈哈哈,看到这我平衡了。果然上帝给人打开一扇窗,就会关上一道门啊……】

  【这哪是关上一道门,简直是筑了一堵墙,还是城墙!】

  【波哥波哥,表情配不好,干脆扳起脸好了,别一副偷东西的心虚表情好伐?你只是在表演。】

  直播间里一片哄笑声,大家前仰后合,极尽嘲讽奚落之能事。

  其实,也正常。

  哪个魔术师不是浸淫此道几年十几年才能出师表演,玩三仙归洞玩成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王宝合老先生,甚至玩了一辈子。

  波尔的天赋固然不错,友的资料搜索整合也很给力,但凭这些,让梁开眨眼间成为魔术高手,真的不可能!

  这个时候,项目组专家就体现出作用了――

  当场根据梁开展现的天赋,对应魔术的难度,不仅仅是手法的难度,还有表演、配合、现场气氛调动上的难度,给梁开制定了通盘都训练计划。

  十几个相对容易的技巧型魔术被选出来,作为明晚的新节目;剩下的随着梁开临场经验的增加,手法的熟练,再依次练习解锁。

  基本上就是一张天赋树图,一层天赋有哪些,与哪些二层天赋相关,二层天赋又可以如何进阶,按照树图一层层往上练就是了。

  练习间隙,梁开响应广大友要求,将沉睡的咻咻摆成各种造型供他们做表情包;

  又翻译报纸,了解这世界的时事,同时也是给项目组语言专家提供素材,让他们能够尽快完成同声传译,搞出字幕组。

  民间真的藏龙卧虎,随着直播的持续,不止一个友已渐渐能听懂异星语了,至少懂一部分。项目组总不能连民间高手都赶不上。

  最后,还是应广大友要求,梁开给他们翻译了雪菜的成名作――《最后的骑士》。

  怎么说呢,说这书依旧是传统骑士小说也没错,和中世纪的一些骑士小说,甚至是中国古典小说有不少类似的地方,从头到尾满满的套路,一本两本的还行,看多了难免让人审美疲劳。

  但这本和传统套路又不相同,夹着戏谑调侃,很有点塞万提斯的《唐吉坷德》,或者金庸封笔作《鹿鼎记》的味道,满满的反传统。

  而当到了大结局,当翻译到主角受到背叛,身陷绝境,却义无反顾冲向敌阵,用生命救出爱人,拯救世界的最后一幕……直播间据说超过一半人都哭了。

  【靠,这书出名,我服!不出名天理难容啊!】

  【记得上回哭还是玩仙剑呢……】

  【楼上的大叔,你多大岁数了啊?】

  【哭不哭的跟岁数有关系吗?】

  …………

  喜剧让人一笑而过,悲剧才让人印象深刻,当然前提是,悲的合理,悲的感动,悲的有力!雪菜毫无疑问做到了。

  梁开擦去鼻涕,才明白波尔为什么对神胜雪推崇备至。

  之前只是凭着记忆残留的印象,直到把书真正读过一遍,才知道哪个世界都有天才啊!

  凭着跨越时代的见识,老练的码字功底,原想和雪菜切磋切磋的想法油然消失。这种事真的讲究天赋,梁开自认天赋还行,也只是还行,养家糊口尚可,离天才绝对是有距离的。

  而雪菜,无疑是天才中的天才!

  正沉浸在天才的笔下世界,天才就来了。

  “嘟嘟嘟”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梦想现在外面挤眉弄眼:“波尔,有人找。”后面跟着好奇东张西望的源晶?雪菜。

  吃饭的时候雪菜说过会来拜访,聊聊魔术的事,没想到这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