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一言不合拔刀就砍

异界直播间 +A -A

  此刻场中喧嚣混乱,噪音直追比赛的球场,呐喊声根本传不出来,噪音太大了!

  只一个人例外,就是梁开。享受着舞台扩音效果加持,同时也是众目睽睽的焦点。

  这一喊,所有人目光都受他牵引,情不自禁往那几个水手投去。

  反应快的甚至还开玩笑:“不会又是魔术手法,转移我们注意力的吧?”

  待看到几名水手鬼鬼祟祟的表情,抽刀在手的动作,才意识到不对劲。好像真的有问题?

  猝不及防成了公众人物,水手们也是懵逼。众目睽睽,目标也扭头看过来,行刺根本不可能成功了。

  一个个赶紧收了刀剑试图混入人群,可是……晚了!

  赤血烈和华服男身边的卫兵一直高度警惕,得了梁开提醒,助跑加速跃过人丛直落向他们。落地之际源能爆发,将观众推开两边,瞬间将几个水手锁定圈住。

  “走不了了,拼了吧!”水手也甚是果断,见跑不了,干脆抽出刀剑和卫兵互砍。

  招式诡异速度极快,而且……完全不管会伤及无辜!

  一时间人丛中刀光翻飞,血花四溅,刚刚还欢喜雀跃的人丛,转眼间惨叫连连。

  【卧去去!一言不合拔刀就砍啊!】

  【这是……ISIS杀到异界了吗?这传播速度真是突破天际,不,突破宇宙了!】

  【啧啧啧,过瘾!太过瘾了!刺激!太刺激了!地球上什么时候能看到这场面啊!】

  直播间里可是开了锅了,瞬间刷屏的数量差点又破了记录。

  在线的兴高采烈,有些因为无聊离线的,事后都捶胸顿足,竟然错过了这么精彩的画面!

  不过……精彩也只是几秒钟,因为几秒钟之后,画面就募然全黑了。

  【什么情况?怎么忽然没信号了?】

  【波哥,波哥,你还在吗?还在吗?】

  【不会是记者街头采访惨遭乱枪打死的段子吧?】

  【呸呸呸!乌鸦嘴!】

  群众的脑洞是无穷的,一个个脑补起来,瞬间离谱,不过很快他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诸位友,抱歉,由于场面太过血腥刺激,不适合十八岁以下未成年……呃,事实上,不适合任何非专业人士观看,所以项目组暂时屏蔽了信号,请大家稍安勿躁,待战斗结束信号就会恢复!】

  漆黑画面上出现了探索局的通告。

  【卧槽,正精彩的时候给掐了!要不要这么缺德?】

  【蜜汁和谐啊!也对,平时打打杀杀都是看电影电视,这可是真的……这很祖国。】

  【切,那可是外星人,又不是地球上的,管那么多干嘛?】

  【外星人怎么了?外星人就不是人?外星人就能随便杀?杀猫猫狗狗的视频放上都会轩然大波,何况这……】

  人多也有个好处,话题转移飞快。眨眼间就从信号被切,转到了信号该不该被屏蔽,人权该不该普及到异界上了……所有人自觉排队分成了两边,争争吵吵的十分热闹,几乎把正事给忘了。

  异界,台阶山城广场,战斗还在继续。

  说这帮水手的行径颇像一言不合拔刀就砍的恐怖分子,这没有错,不过,被砍的山城居民可不是大街上的无辜群众,他们……是异星人!

  哪怕突然从欢乐闹腾的气氛转向了恐怖杀戮,哪怕敌人长刀翻飞带起腥风血雨,没有一个害怕退缩的!

  “可恶!竟敢在星空祭闹事!”

  “奸细,肯定是魔族影族的奸细!”

  “弄了他们!大家一起上!”

  摩拳擦掌,四面八方蜂拥而上,试图把几个水手按住。

  星空祭,是这个世界的人为了对抗黑暗,彰显他们的勇气,世代传承的一种仪式,目的就是时刻激励着他们的精神和意志,心向光明,不畏黑暗。

  最早,整个地面都是混乱的,没有城市,没有安全的庇护所,时时刻刻都要面临魔兽的猎杀,面对魔族的攻伐,面对各种各样的险境,但是他们夷然无惧,他们奋勇抗争,哪怕是赴死他们也含笑以对,战死当场也决不退缩!

  如果平常时候,或许会有恐慌,但在星空祭的舞台前,人人无畏,个个奋勇争先!

  虽然还不是星空祭,梁开制造出了狂热的气氛,比什么演讲煽动都管用。

  人山人海,嗷嗷叫着扑向了捣乱的水手。

  水手们勃然色变!被这么多人压过来可不是闹着玩的!

  募然沉声呐喊,“嗬!”“嘿!”“哈!”……嗵嗵嗵,伴随着连串闷响,周身光气闪烁缭绕,将人丛直接崩飞不能近身。

  “三星猛士!是三星猛士!”人丛惊讶,夹着被挤压被踩踏的痛叫,一阵混乱。

  几个水手赫然都是高手。

  仅以气场崩飞了观众,同时手中长刀翻飞,将一众士兵也牢牢压制。过了措手不及的阶段,且战且退,颇为从容。

  两队士兵打的十分郁闷,其中几人将牙一咬,不管不顾抢上几步,断然用出同归于尽的招式,试图阻拦敌人的撤退。

  不过,只给敌人造成了轻伤,他们却瞬间被砍倒,生死不知。

  超快的攻防转换,真刀真枪的冷兵器作战,看的人热血沸腾,或者心惊肉跳。

  习惯了和平生活,见血腥最多的就是刷牙时候的现代人,绝大多数属于后者。

  梁开站在台上心惊肉跳,顾问团同样提心吊胆:“我们建议,你最好……最后躲远一点,找个安全的地方再围观。”

  虽然梁开站在台上,和战斗的地方有段距离,可是被击飞的兵器、偏离了方向的冲击,时不时的会飞出战团造成误伤。

  梁开站位突出,每一秒钟都会有攻击迎面而来的错觉。

  梁开咽了口唾沫,他也想躲啊,可惜……不行。

  “我是星空祭的表演者,仪式的主持,这里的主角。所有人都能躲,我是最不能躲的……”

  普通人若是躲了缩了,顶多会被嘲笑被鄙视被挤兑,某些地方才有临阵脱逃的惩罚,他作为表演者若躲了,属于擅离职守煽动军心,是犯罪!

  哪怕瘫,他也得瘫在台上,死也得撑住场面。

  在此之前他压根没想过,一场表演还会遇到这样的危险,直到这一刻,波尔的记忆从身体深处涌现,他才募然意识到了,星空祭所代表的意义,表演者所背负的责任……

  影响是如此的深刻,仿佛铭刻在血液记忆里!

  或许,这就是星空祭的效果,看似荒唐古怪的行为带来的激励吧。

  募然身边有声传来,就在舞台之上,借助了扩音效果:“大家不要慌,不要乱,不过是三星猛士而已,还没有人山人海中自由来去的能力。他们的斗气爆发只能持续一会儿。”

  “在他们力竭之前,首先,请大家手挽着手,肩并肩,不要让包围圈留下一丝空隙,给这帮混入人群溜走的机会。”

  “然后,城防军的士兵们,相信自己!单打独斗你们或许不如对方,但你们是战士,久经训练,晓得排兵布阵,最擅长联手合击!”

  “稳住阵脚,注意全局,配合同伴,不要慌乱……”

  是华服男,鹊巢鸠占了梁开的位置,不慌不忙吐气开声,临场指挥战斗。

  说来也奇怪,随着他的声音,和水手们缠斗的城防军果然镇定了许多,面对敌人有人招架格挡,有人觅隙反击,有人游走策应虚招威胁……飞快扳回了局面。

  水手们战斗力虽然不错,就像华服男说的,单打独斗尚可,联手合击……也不是不会,而是他们专精于攻击不擅防守。

  一旦陷入这样的包围,难免缚手缚脚难发挥全力。

  状况稳定了,华服男潇洒一笑,甚至有空冲梁开点头:“魔术师,你好。在下源晶?香蕉,不知道你怎么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