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装逼打脸流

异界直播间 +A -A

  狂欢持续到了午夜,一些人洗洗睡了,很多人还在坚守。

  异界不知不觉来到了正午,梁开初穿的时辰。

  根据昨天刻下的记号可以知道,异界的完整一天大约三十六个小时,整整是地球的一天半。

  所以一个月四十天是地球两个月,一年九个月大约地球一年半……

  这期间,梁开一边忙碌,一边也翻找这具身体的记忆,回答了一大票项目组顾问团的问题,比如说,异界类似水的液体有没有热缩冷涨的现象?下雨的时候雨滴有多大?下雪的时候雪花也是六瓣的吗?

  旨在通过这些日常,了解更多异世界的细节。

  一些梁开答得出来,比如热缩冷涨确实存在,因为这世界也有浮冰,不过更多的是没注意,尚需观察。

  在线人数还在增多,影响力仍然不断扩大……

  人类第一次走出地球,接触地外文明的盛事,真的是举球震惊!

  新闻联播里,连篇累牍都是穿越的画面;各电台电视台路频道,八成以上是与之相关的讨论;据说不局限于中国,世界各地都出现了游行狂欢,庆祝人类首次接触异星文明。

  传言一些科技不发达的落后国家,甚至某些闭关锁国的地区,都打破了一直以来的封锁,想方设法搞到了直播的信号。

  至于直播间迅速累积的打赏,一再突破的记录,已经完全没有罗列的意义了,太高了,太强了,让其他直播间只能是望尘莫及!

  回到直播本身,这个世界的人睡了,梁开还在继续……

  当这个世界的人都醒了,直播仍旧没什么改变,还是梁开忙忙碌碌准备道具练习表演的画面。

  不过友们也没有闲着。

  叫宋夫人的友贴心的做好了节目详单。

  这样当梁开站上表演台,只需按照详单一样样执行下去,一切妥妥的。

  叫司徒的友则捉笔操刀,配合专家建议,准备了一份提词器,深入浅出,幽默风趣。万一梁开卡壳,闭了眼睛就能接上。

  这些项目组其实有准备,专家可不是吃白饭的。

  不过,友筹备也有其别致的一面,搞到最后,专家组毫不客气拿用了一些……

  转眼到了傍晚。

  既是地球,当然是中国区的傍晚,也是异界台阶山城的傍晚,倒是正好。

  这一天,全中国的人下了班,第一件事就是赶紧回家打开电视电脑看直播;而异界,马戏团也正式开拔上路。

  梁开对照热心友的道具详单最后检查了一遍,然后马戏团的人一起搭手,将道具装车,浩浩荡荡行向了山城高处的议院,也就是评议会的驻地。

  不单星空祭的表演要过目,平时山城的大事小情也多在这里解决。

  木星已经落山,太阳还要等一会儿,照这世界的习惯,就该休息了。

  不过星空祭是第一要务,期间光线黯淡宛如阴天,审查惯例是放在晚上的,模拟到时候的光线条件。

  一行人赶兽驱车,迎着晚霞的辉光,穿过山城狭窄弯曲没什么规划的街道。

  离议院还有两个路口,撞上了另外一队人。

  这队人个个身材干瘦精壮,面带风霜,穿着古怪的皮衣,周身散发着一股奇怪味道,这世界的海腥味。手上身上车上同样是大包小包――船队水手们临时组织的表演队。

  一见面彼此点头打招呼,不过很快就不对劲了。

  水手们时不时扭头这边,冲着梁开指指点点,用她刚好能听到的声音嘀咕:“那小子还能活蹦乱跳?听说当时是头冲下,命真大呀?”

  “估计……不是头冲下,是脸冲下了吧?”

  “哈哈……”一阵哄笑。

  “看着年纪不大,脸皮倒是挺厚,还好意思到台上去?也不怕再摔一回?”使劲的剜梁开的伤疤。

  “肯定脸皮厚呀,不厚就摔坏了吗……”又一阵哄笑。

  异界人说风凉话也怪难听的。

  “有杀气!”咻咻缩缩脖子,本能的往菲米娜身边靠了靠。

  菲米娜疑惑的瞅了瞅她,搭上梁开肩膀:“别上当,他们就是想让你害怕,表演时出错。”

  梁开这具身体确实未成年,菲米娜又是个子高的,倒还超出他半头。

  梁开扭头,眨巴眼:你是在安慰我吗?没事的,肯定没事啊,那说的又不是我。而且我也不演杂技了啊。

  这小子的反应……古怪!菲米娜瞅着梁开,暗暗嘀咕。

  不过没事就好。确认了状况,她放了心,当即和对方唇枪舌剑起来。

  对面说梁开曾经出糗,她说对面只知道上蹿下跳魔怪一样,也好意思现眼……对面说东方拒老,她说对面一身海腥味不知道几个月没洗澡……对面说咻咻笨,她说一帮海猴子,真不一定比兽族聪明多少……

  一个人火力全开,挡住了对面所有攻击。

  直播间沸腾了――

  【什么情况?被挑衅了?这是,这是要玩装逼打脸流吗?】

  【波哥,表现的时候到了,上!上!上!反杀!逆袭!1V6!】

  【6你妈,听得懂吗?字幕组呢?没字幕看的闹心啊!】

  【麻烦专家组加个班赶赶工呗……我们掏加班费也行啊。】

  跟着是一波打赏。

  友也是通过双方的表情神态猜测到的情节,人多嘴杂,梁开翻译不及,他们只能干着急。

  至于那些反杀逆袭的叫嚣,梁开真的做不到呀!

  不是他不会,有菲米娜在前面顶着,实在没机会……

  就这样一路吵吵嚷嚷,针锋相对,不知不觉来到了议院前广场。

  星空祭首演的舞台就在广场中心,中选的队伍将在此压轴狂欢。

  不过现在舞台被幔帘分割成了三等份,三方各据一份同时表演。拥有投票权的议员们转圈围观,最后哪方台前聚集的人最多哪方获胜。这也是惯例了,大家都知道的。

  来到台前,本地戏团家早已抵达,猪拱触的戏团?哼哼站在最前方,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热烈欢迎每一位对手。

  尤其当梁开经过,他亲切的把着梁开的胳膊上下打量:“小伙子,表演的时候一定要当心,可不能再掉下来了!前天万幸没事,要是再掉下来……直接摔死倒还干脆,万一摔的半死不活,可就遭罪了!你还年轻,要珍惜生命啊。”

  唉声叹气,似乎在替梁开担惊受怕。然而琢磨他的话,无非还是水手们那些,只不过换了个腔调,水手们是冷嘲热讽,他是暗地使坏。

  梁开听的想笑。

  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觉得我弱,觉得我好欺负,是菲米娜团的短板呢?

  我很强啊,强的可怕,背后站着一个世界的人,都在出主意想办法让我反杀了你们……还敢来挑衅?

  之前只是抱着必须完成工作的态度,从这一刻开始,他是真的爆了,燃了,想赢了!想狠狠扇这些人的脸!看他们失魂落魄的表情。

  于是微微一笑,反手拍猪拱哼哼:“放心吧,戏团老板。我换节目了,更加精彩的节目。借您吉言,我一定好好表现,争取拿下首席,让你满意!”

  戏团?哼哼面皮微僵:你赢了,拿下首席,我满意个屁啊!虽然郁闷,自己约的炮含着泪也要打完,无奈点头称是。

  “噗嗤!”不远处菲米娜乐了,冲梁开竖大拇指。

  ?咻咻一会儿看看梁开,一会儿看看菲米娜,茫然不明这些勾心斗角。

  不爽的回到自家地盘,猪拱哼哼哼了几声,来到一个身穿灰色长袍,手攥着一叠卡片,胸口别着两颗星星的表演者面前:“今天晚上可全看你的了。一定要赢,要让另外两边输的很难看!”气愤难消。

  灰袍表演者傲然冷哼:“有二星气象师压轴,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这赫然是一位二星法师!星空祭期间能够组队出战的实力!也不晓得猪拱哼哼花了多大的代价相请,算是下了血本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蓝色太阳彻底落山,夜幕降临。

  布置舞台,做最后的热身,星空祭首席的争夺战便开始了。

  直播间一片欢腾――

  【终于开始了!】

  【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

  【ShowTime!】

  【祝波哥首演顺利,一举成功闯下名号!打赏打赏!】

  整场表演,梁开在那边忙碌,他们也丝毫没闲着,现在,享受胜利果实的时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