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黑暗期与星空祭

异界直播间 +A -A

  什么是星空祭?

  这得从穿越星球的一些基础属性说起。

  像三流穿越小说那样,夺舍转生的同时,瞬间搞清楚自己在什么星球什么大陆什么国家,然后各种职业各种低中高境界的设定也门清这种事,是完全没有的。

  知道大地是一颗星球是什么年代?知道大陆如何被大洋包围,国家边境线如何划分,又是什么年代?怎么也是普及了基础教育之后的事吧。

  拎一个普通人出来,不说很远,一百年前,中国大陆,随便一个小城市穷打工的,你问他地球是什么样?中国有多大?大学里教授职称如何划分?有几个知道的。

  所以,还得结合记忆与观察,临阵推理――

  跟地球一样,星球自转一圈是一天,这个绝无问题。

  然后,星球围绕巨大木星,在这个世界被叫做父星,又号称天空主宰的巨大星球一圈,是一个月,四十天。

  至于一年,在这世界却不是环绕太阳一圈,那叫做一纪,大约十二年。

  这里的一年分九个月,每当到了八月的激战之月,太阳就会生出一条小尾巴,环绕太阳还有会虚空亮线游离变化。太阳会变得黯淡,气候因此寒冷,传说这是光明神与黑暗神大战的关系。

  战斗通常历时两个月,当九月的胜利之月结束,太阳的异象消失,光明战胜了黑暗,旧的一年就算过去了,迎来了全新的一年。

  【根据你的描述,我们判断,这个星系其实是个双星系统。除了蓝色太阳,还有一颗矮星或者中子星之类的致密天体和太阳相对旋转,周期大约一年。椭圆形轨道到了距离最近的时候,另一颗星球就会从太阳上吸收物质,并且放出射流,就是激战之月和胜利之月的由来了。】天文学家的置顶高亮。

  【专家好歹是专家,不能因为人品就否定一切呀。】

  直播间里怪话乱冒,不过对此各路专家倒是早有准备了,不受影响继续――

  【不过据我们推演,过于巨大的父星,更加巨大的光环,有一种天文现象可能会过于频繁的上演……】

  “我说的就是这个!”梁开猛拍大腿。

  什么天文现象?

  日食!

  由于父星体积过大,腰带还系着一圈光环,本应该是比较随机的天象,变成了这颗星球上每个月都会上演的保留剧目。

  每当星球旋转到父星背面,和太阳隔星相望,整个星球都会被遮挡,持续的旋转在父星的阴影区里。

  到时候整个天空都是父星和它巨大光环的辉边,平均持续时间……大约十天。

  没错,十天!

  通常几分钟就结束的天文现象,在这个世界会持续整整十天!

  这里一个月是四十天,也就说几乎四分之一的时间都是日食……

  【噢噢噢,这波设定亮了!】直播间里一时间鬼哭狼嚎,群魔乱舞。

  可是还没结束――

  日食之际光线暗淡,星球气温会骤降自不必说。既然在这颗星球上发展出了城镇文明,应付节气变化不是问题。

  更大的问题是,当太阳的光线被父星折射散射,星球处于黑暗期,根据这个世界的说法,源力会被破坏,陷入极端的不稳,世界障壁由此变的脆弱……

  什么意思呢?就是……届时这个星球的每一个地方,每一寸土地,都有可能出现暂时的空间重叠区域。

  普通人误入到重叠区域就会被传送到另外一面,运气好还在附近,不过得是逆天级的运气了,通常留在这颗星球上都算不错了……

  更大的可能是被传送到火焰炼狱、寒冰地狱、无底深渊【非dnd或者其他奇幻设定,梁开翻译style】这类环境严苛怪物横行的异界,就此消失尸骨无存……

  自然,那些异域的猛兽、魔物种族假如穿越重叠区域,也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从各种不可思议的地方,携带着稀奇古怪的力量,给此间带来难以想象的灾难。

  这个星球的历史,简直就是一部抗争史,从最早的被动挨打,到渐渐聚集起来形成文明群落,到有秩序的防御甚至是反攻……

  所以每到了黑暗期,普通人就会集中在有防御的城市里面,靠光明期积蓄的食物来度过这漫漫长夜。

  “唯有经过训练的源的力量的使用者才有出城冒险的能力。届时自然会行动起来,加入领主讨伐的军队,或者小队配合出城冒险,甚至是单打独斗。”

  于这些人而言,危险也就是机遇。

  罕见的猛兽周身上下都是宝贝,来自不同的地域凝结源的方式也不相同,皮、毛、骨、血……越稀有就越值钱;

  探索到了重叠点,进入异域空间,都是可能有大收获的冒险行为,罕见的矿藏!珍惜的种族!有利可图的交换!就算仅仅是一条商路,也意味着不菲的财富!

  资源丰富的地方甚至会建立稳固的星门,相当于发现了一片海外领地,能够持续的分润收益。

  所谓星塔,就是控制着一定范围内星门打开与关闭的中枢建筑,同时也是各种特殊行业,战法牧这类源能使用者交流沟通、培养感情、互换情报的地方,等价传说中的酒馆。

  至于星空祭,冒险者难得的机遇之夜,对普通人来说,则是狂欢夜――

  城外的魔兽,深渊的幽魂,黑暗的信徒们,你们都听好了!看清了!仔细了!你们夺走了光明,夺不走我们用生命鲜血燃起的光焰!你们带来了恐惧,却阻止不了我们的不畏死亡的狂欢!你们的吼叫咆哮虽响,我们会用成百倍的笑声歌声压倒你们!

  似乎自上古时候开始,这世界就有了类似的信念,一直沿袭至今。

  当然了,各城各地风俗不同,制造快乐有通过相亲生孩子的,有搞一些运动、决斗、演习的,甚至有一些干脆大口吃肉大块喝酒的……五花八门不一而足。

  【…………】

  直播间渐渐安静下来,屏息静气听着梁开的叙述。

  和以上的活动相比,马戏团表演也是一种重要且传统的方式,所以不管在什么地方都很受欢迎。观众会有打赏,领主会有拨款,请吃请喝还带小礼物也都是题中应有之意。

  菲米娜带着这个小小的马戏团辗转各地,收获肯定颇丰。

  不过,最好的舞台只有一处,能在最好的舞台上表演的团体也只有一个。就是评议会选出的首席。

  其他的也不是不能表演,只是就没什么好位置了,甚至得和一些民间自发的表演者争抢街头舞台。

  而且……现在的台阶山城和其他地方、其他时候都有些不一样。

  有啥不一样?

  现在是六月,正是湿润的东南信风刮完,在接下来的日子慢慢转成干燥寒冷的西北信风的时节。所以,漂泊在大海上的行船大多结束了自己的航行,返回了港口。

  台阶山城并非港口,但有一条河沿着台阶山曲曲折折流下,一路迤逦南行,在三望之外汇入了大海,那里有港口。

  “望是长度单位,意思是站在平地上彼此望不到的距离,据我印象,大约三四公里的样子。”梁开解释。

  只是……港口规模太小,平常还行,当到了黑暗期,实在不足以提供防御。船上的水手、冒险者们在长时间的枯燥航行之后也不愿意窝在那么个小地方打发时间,都来到了台阶山城。

  随船的水手冒险者无聊也组织了一个表演团体,抢夺首席。

  有了前面的铺垫,这回直播间的人没有再为港口、码头、船只、水手、信风这些概念饶舌了。

  而且不仅如此,台阶山城内尚有一个以戏团为姓,代代相传,几乎包下了所有星空祭表演的世家。

  三方争夺,竞争可谓激烈!

  再加上昨晚又出了严重的表演事故,开局不利,真的是十分艰难啊。

  虽然如此,还是要赢!

  不为了自己的自由,为了异界探索顺利展开,也决不能卖身成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