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梁开翻译style

异界直播间 +A -A

  马戏团女老板,橙光?菲米娜,相貌出众,实力高超。

  信仰:金钱。

  特长:泼辣。

  缺点:极端爱钱,极端泼辣。

  爱好:签卖身契,把马戏团的所有人都变成她的私产。

  比如咻咻就被她得逞了,已经成了管吃管住但不领工资的赤贫无产阶段。

  波尔自从偷马戏团的东西被菲米娜追杀,非法囚禁,强行签下还债协议,也差不多了。

  区别只是,他的所有权还属于自己,吃喝住和欠的债靠打工一点点还。只是一年多了,债务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

  这一年来,菲米娜让他签卖身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今天不过是惯例的重演而已。

  “不是医师拼酒输了,没花钱吗?”低低的声音传来。是咻咻。

  “老娘喝酒不花钱?老娘为他出卖美色不算钱?”菲米娜松了梁开,转手捏住咻咻,以梁开很羡慕的姿势拉扯萌物的耳朵。

  刚想发动记忆中的说辞“我会打工还钱的”,募然梁开注意到贴脸的那张所谓卖身契。

  “老板你这不是卖身契,是报纸吧……”

  同时他意识到,这身体是认识字的,虽然不算多,读报纸还是够用的。

  “啥?”菲米娜一愣,抽回一看,果然是报纸,“怎么会?我明明……”猛然明白过来,更用力的拉扯起咻咻的耳朵来,“你丢给他擦屁股了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

  那张有字的纸……梁开募然明白过来。

  咻咻被菲米娜拽的咻咻痛叫,她叫这名字原来是拟声的:“波尔,波尔是为了救咻咻才摔伤的。要还钱,咻咻替他还吧!”

  “你替他还?”菲米娜气笑了,“你是我的人,你的命就是我的命,你的钱就是我的钱,你拿什么替他还?而且你是兽族。那个高度,他摔下来会死,你顶多轻伤……”

  感情这个波尔和梁开一样,都是毫无意义的去救人,然后……杯具了。

  难道穿越这种事并不是随机的?极端相似的命运,灵魂的共鸣,才是穿越成功的保障?梁开甚至如此怀疑。

  他拦住了菲米娜的施暴,趁机在咻咻小脑袋上摸了几把,好软,好柔,好好摸,帮她抚平乱发:“菲米娜,你放心吧。你的钱我一定会还的!”

  “扑哧!扑哧!扑哧!”猛然脸上火辣辣的剧痛。

  咻咻周身白毛都竖起来了,隐隐泛着红意,举着爪子一通乱舞,将梁开抓的满脸桃花开:“不许摸咻咻的头!”

  梁开捂着脸愣住了:什么,什么情况?自己不是她的救命恩人吗?她不是愿意卖身帮自己还钱吗?而且大家不是一起表演的好搭档吗?怎么会这样。

  “噗嗤!”菲米娜忍不住爆笑,自己是女的才没事,兽族的脑袋,是他能随便乱摸的吗?

  不过,这孩子还是第一次这样跟自己说话呢。

  不是内容,这话他说了很多遍了,是语气神态,跟之前不太一样了。

  唔,经了事成长了吗?她心中微动,嘴巴上寸步不让:“你说的倒容易……别忘了,你和咻咻昨天演砸锅了,让咱们在评议会大大失分。这责任,你要怎么背?”

  顿了一顿,她又说:“这样吧,星空祭还有三天,最后一次评审,你和咻咻要是能将功补过,帮咱们拿下首席,债可以继续欠着,否则的话……老老实实把卖身契签了吧。”

  “菲米娜,不能这样!”咻咻急叫起来,“这次星空祭很难啊……”

  菲米娜只当没听见:“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转身而去。咻咻追着她继续纠缠。

  看着二人的背影,梁开翻查记忆,苦笑:自由是绝对不想失去的,可帮马戏团赢下星空祭首席,难度……也真的不小啊。

  ==========

  马戏团厨车。

  瘦成了闪电的厨师兼搬运工兼动物饲养员黑山?厄拉开门,给梁开取了些剩饭。

  厨师通常是胖子,为什么这个这么瘦?

  据说女老板担心胖厨师偷吃,往往呆不了多久就会被开……

  几乎昏迷了一天一夜,刚刚又那了啥,梁开肚子空的打雷。异界人饿肚子也响啊。

  不过,人家穿异界,或者幸运,或者倒霉,总归不太平凡,怎么轮到了自己,净是吃喝拉撒睡这些了……捧着既熟悉又陌生的食物,梁开细嚼慢咽起来。

  他的耳中正电闪雷鸣――

  【河流!城市!公厕!集市!马戏团!兽族!魔法!金币!报纸!酒!医生!评议会!卖身契!厨师!……除了星塔、星空祭这两个新词,还有天上的木星跟光环,你的设定可不可以专业一点?介绍可不可以清新脱俗一点?别真搞的跟三流络小说似的!】

  对外乔琳极力的帮梁开辩解,可现在,她就忍不住抱怨了!

  她相信梁开的人品,相信他没在编瞎话。

  可是,那些阴谋论真很有道理啊,梁开的介绍也的确让她无力反驳,不免带着恨铁不成钢的埋怨。

  “怎么回事?”外面的争吵乔琳没转达,梁开不知道情况。

  乔琳犹豫了,不晓得该不该说。

  隔了一会儿还是说了。

  梁开听的发笑:“你说我的文字直播像三流络小说?”他自己就写过,当然知道怎么回事。

  “可你让我怎么介绍?说不仅有河,河里的水还微黄,稍稍有点粘,像那啥?可就算像那啥,除了叫这玩意水,我能怎么翻,河里流的这里的人日常饮用的不知名液体?”

  “巡游的表演节目的团体,就得叫马戏团,难道叫牛戏团,这世界一样没有啊!所以,马戏团拉车那几只就叫马了。虽然脑袋上长角,模样更像鹿,又四到八条腿不等……”

  “至于金币,这世界最昂贵的金属是绿色的你信?反正我自动翻译成黄金了,便宜一些蓝色的,就算白银……至于形状是饼是条是万,不管啥样,也统统都是币。”

  “魔法当然也不叫魔法,勉强可以翻译为……源力,通过触可以感觉到的,被认为这世界一切力量之源的玩意儿。当然叫道术也行,只是画风不太对。”

  “所以,像城市就叫城市,像石头就叫石头,像太阳就叫太阳……哪怕不像,也得这么叫。否则让我从分子原子层面掰开了揉碎了介绍一遍?”

  【……】乔琳被说的哑口无言,隔了一会儿,【那你可以,可以用别的法子标注一下吗?比如说,异界金,异界银,异界水……好像有点罗嗦,异金,异银,异水……】

  微微得意,觉得想出了解决方案。

  梁开:“就好像洋火洋酒洋枪样布?”

  “似乎可行。不过,我这边异金异银异水异石了,其他穿越者又该怎么称呼?后面都缀上编号?”

  乔琳:【……】

  这么一边吃饭一边脑子里过事,说话不占着嘴,一开始有些别扭,习惯了倒是挺方便的。

  把那边噎的没了话,梁开心情大好,加快了速度。

  足足有一年之久没吃东西了,都是流食灌胃或者静脉注射,进去了也没感觉。时间久的他几乎忘记饭菜什么味道了。

  上回吃饭的时候他也绝不会料到,下顿饭会是在另一个世界,否则一定细嚼慢咽,有多慢吃多慢。

  不过这样吃着,他还是没想起来。

  没办法,这个世界的食物,不,准确的说,应该是马戏团的食物,就跟老板娘的为人一样――管饱,管营养,一顿下来,有肉有饭有菜有水果,齐的很,就是……不管好吃。

  因为难吃的食物便宜吧?

  沉甸甸的任务压在身上,口舌之欲还得不到满足――继承了波尔记忆的梁开知道,这个世界是有美味的食物的――梁开很不爽。

  【这是必须的。不止人类,包括动物、植物甚至细菌,能吸收的东西就算食物。容易吸收营养丰富促进成长的,就会喜欢吃,为了保证子孙后代也知道,感觉被保留在基因里代代相传,渐渐形成了味道的偏好。而不是反过来,味道影响了感觉。】

  【所以不管什么世界,什么设定,哪怕酸甜苦辣咸味道的概念完全不同,美味和难吃总是同时存在。】

  生物学专家发表了见解,在直播间高亮显示。

  【有道理!有人喜欢臭吗?很少,但对苍蝇那是美味!】

  【有道理!有喜欢吃泥巴的吗?几乎没有,但对蚯蚓那是佳肴!】

  【排队,继续继续……】

  【楼上断队形啊!】

  【有道理!有人喜欢吃大便吗?除了�态似乎没有,可是……你以为我要说狗吗?我说的是兔子,第一遍屎发酵产生维生素蛋白质,不吃第二遍会营养不良的。】

  【还有屎壳郎。要是肠道菌群紊乱,你也得吃……】

  卡卡向楼上丢了一坨大便。

  直播间转眼离题万里。

  【你们这些没羞没臊没脸没皮没完没了的……】乔琳无奈,强行把话题转回了正事。

  什么正事?自然是星空祭的事。

  虽然被梁开驳的熄火,乔琳的心情倒是不错。她被驳倒了,就有话去驳那些阴谋论者了。

  【哦,波哥提到过的,星塔,还有星空祭,算是他设定里为数不多的亮点了。到底怎么回事?要解决什么?】

  【嗯,确实还行,这波设定比前面好多了,已经脱离了三流小说窠臼,达到二流甚至逼近一流了。鼓掌!鼓掌!】

  这当然是反话,意思是梁开不过在继续编故事。

  还是前面阴谋论的那家伙,名小书呆。

  乔琳气的牙根痒痒,干脆之前的对话截屏翻出来了:【编不编的你说了不算,证据说了算。明天开播证明梁开没编,一万块打赏你可别忘了!】

  小书呆话难听,人难看,但是蛮硬气:【我不会忘,倒是你,姐妹乔,真证明了这厮在撒谎,让我进项目组当顾问这事,你可别办不到!】

  吵吵嚷嚷,又把正事儿给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