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章 救场(225+三更求月票)

古代逆袭攻略 +A -A

    临水村今儿家家户户都亮着灯,几乎把整个村庄都点亮了。

    不少妇人都一脸凝重的在门口放了菜刀棍棒,仿佛这种霸道的民风已经侵蚀了每个人。

    临水村村头的场地上,密密麻麻满是人。

    张村长带着许家大伯,这是村里衙门的人,带来撑场子。

    身后站着好几十个临安村的汉子,汉子们各个面上凝重虎视眈眈的瞧着对面临水村的村民。

    “刘老头,你们未免太过嚣张,你们竟是要把袁当家往死路上逼!”村长气得面红筋涨。咬牙看着刘老头一脸的得意。

    “嚣张?那是我临水村的山,老头子我早就说了,谁若是敢擅闯,莫怪我不客气!既然他自己找死,那怨得着谁?”刘老头身边站着他几个儿子。

    后面满村的汉子都眼露精光,带着几分狠意。他们不似临安村本着以和为贵的性子,各个都是抢惯了的狠人。

    临水村风气一向如此。几乎已经是从头传下来的村风,也不知这种霸道何时才会被人打破,被人打趴下。

    “呵,你还真是有脸说?当年那村头是我们的,你们三天两头过来抢猎物,现在霸占了临安村的山头不说,还伤我村民!你未免太不把人放在眼里!”张村长气得头皮发麻。

    若不是村里日子难过,他也何苦来受这等气。

    这些不要脸的畜生,就知道欺软怕弱。

    这几十年也不知得罪了多少乡邻,偏生各个拿他们没办法。人家村里的劳力是最多的,而且还小时候便灌输那等强盗思想。

    用一句话来说,就是整个村都欠揍!

    “放在眼里?我咋放?烂泥扶不上墙还要我放?你们说是不是是不是?”那老头转头便嘲讽道。

    临水村的村民哗然大笑,惹得临安村的村民破口大骂。

    “你们这些畜生,有本事上阵杀敌去!欺负老实人算什么!娘的畜生,老子今天不跟你们拼了!”

    “一群畜生,老子一家都被你们逼死了!”一群汉子怒火冲天。

    场上站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渐渐的,众人情绪越来越激动。

    临安村的汉子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跟他们拼了!”

    才恰恰喊出一句,那边临水村的汉子便暴怒而起。

    仿佛早已准备了多时似的,顺手便从林子里摸出手臂粗的棍棒,但唯独没人拿砍刀。

    村里间都有规矩,谁若是打架先动见血的东西,那么对方必然也会使用,明明只是纠葛,这般自然会升级。

    那些汉子虽然鲁莽冲动,但好歹都无一人带刀。这也为他们的悲催奠定了基础。

    临水村的汉子们从四面八方冒出来,各个手上都拿着武器。甚至还有人嘲笑不已:“难怪都是些软蛋,老子都等你们多时了。”

    刘老头站在人群中央,见临安村村民脸色惊变才笑出了声。“来来来,不是要来找我算账么?使劲儿来!让你们那个小丫头过来啊,真当咱们老祖宗这么多年悍匪白当的么?”

    老头子哈哈大笑,想起那日在临安村的遭遇便一脸的阴郁。

    张村长面色阴沉,众人赤手空拳被临水村重重包围。

    他们从临安村出来时便是傍晚,那会压根不会有人通风报信。唯一有可能的便是,临水村早就备好了一切等着他们呢!

    “跟他们拼了!”众人也不知谁喊了一句,两群人眼神一狠,呼啦啦便冲了上去,厮打在一起。

    临水村果真是悍匪出生,几乎各个人强力壮,那一棍子打下去几乎能直接把人打趴下。

    临安村的汉子们都红了眼,也不知是恨的还是耻辱感,便是瘸着腿也爬了起来。

    还有人上去夺了临水村的武器,两边人更是如气狠了的野兽一般,不留一点余地。还有人脑袋带血,一边咆哮一边上去厮打。

    “畜生,你们要逼死我们村啊!”村长被人护着都挨了好几拳头。

    那许大伯最是怂包,直接躲到了村长背后。只小声喊道:“我是衙门的人,我要去衙门告你们!”让人不屑得很。

    若是县衙管用,那两个村子还何至于如此。

    “哈哈,我告诉你们,那座山都是我们的!要不是怕你们饿死,老头子可是还看上了你们一个大鱼塘呢。”刘老头得意得很。

    站在临水村汉子的背后,气得临安村的汉子眼神充血。

    便是脑袋都见了血,众人都咬着牙,一脸不甘的爬起来。

    身后还有妻儿,还有年迈的爹娘啊!这些畜生!他们若是讨不回去,何来的脸面见村里盼望的村民。

    村长在一旁急的跳脚,都怪他妇人之仁啊!都怪他竟然还想要跟这群畜生讲理,就该直接打死他们算了!

    村长老泪纵横,来时所有人都带了棍棒,但他不愿挑起事端也想在两个村子间留几分情面。这才放在了村外,哪知这临水村竟是霸道至此。

    村长几乎站立不住,见自己村的汉子被人打得头破血流,心里仿佛在滴血。

    “住手,住手!你们这群畜生,给我住手啊!”村长气得浑身直颤。

    以前想要依仗临水村才处处忍让,哪知却是养虎为患,养大了胃口啊!

    临安村的汉子此刻直接被人压制着打,甚至毫无还手之力。

    那场面既是血腥又是残忍。

    临安村的汉子到底心性淳朴,哪里比得上这些悍匪的后代能下死手。不过一柱香的功夫,这地上便呼啦啦躺了一片。

    各个头上带血,面上满是痛苦。

    临水村的悍匪们还一脸猖狂的笑:“来来来,今儿爷们难得有些兴致,可是好多年没有村子敢挑衅我们临水村了!哈哈哈。”

    “没有败坏了祖宗的颜面。好样的,一群孬种给我滚起来!”有人一脚重重的踩上地面哀嚎人的手,让人更是痛的面无人色。

    场上满是半躺着哀嚎和满脸青肿的村民,听着临水村村民的话,脸上仿佛被人重重的打了一巴掌。

    村长看着村里的汉子被人这般践踏。整个人都惨白无力,眼前一阵一阵的眩晕发黑。

    “想要山头?来抢啊?!哈哈,从我的身体上踏过去啊!”刘老头大笑道。

    哪知村头却是被一阵庞大的火光照亮,几乎红透了半边天。远处传来一阵清脆的笑声。“好啊。”

    声音里满是雀跃和跃跃欲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