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8章 大事发生(210+五更求月票)

古代逆袭攻略 +A -A

        临安村的村民早早便吃了晚饭,都在自家屋里关着门烤着火商量来日春种该种些什么。@@小说 ..

    远远的,似乎有人便听见了敲敲打打的声音。却又不似寻常那般热闹,反而有几分渗人。

    “你说这哪家人大雪天里娶媳妇儿,也不怕陷在雪里抬不出去。”吴氏端了鸡汤泡饭给袁当家。

    袁三妮儿这些日子很是稳重了不少,也知道给家中做些家务分担劳务了。也让那老太太对她改善了不少。

    老太太有些嫌弃她是个姑娘,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琢磨着呢。这才让吴氏急了眼,死活要让她嫁个读书人,以后做官太太。

    不过经此一事后,老太太也闹腾不起来了。若是儿子真有个好歹,到时候老大一家可不见得会养老。

    老大一家媳妇是个厉害的,搬去镇上一年也不见得回来几日。

    袁老二性格温厚又纯善,这才接了本该属于长子的养老义务。

    “我去看看谁家娶亲。咱当家的今年运气不好,去沾沾新娘子的喜气。不过也不知哪里请的迎亲队,这声音也忒小了点儿。听着都不够热闹。”吴氏笑着道。心里还琢磨,这是娶媳妇又不是娶回家做填房。

    这几日袁当家身上有了些力气,已经渐渐好转,虽然动弹不得但好歹人还活着。她脸上也多了几分笑容。

    现在这年头寡妇不好做。

    夫家有儿子养着你就罢了,若是没儿子,只怕三两下就拖去嫁了或者打发回娘家。谁家都没余粮,哪能养着闲人。

    若是遇上那等厉害的娘家人,只怕守寡第二日就能把人带回去。

    袁老太太也坐在门口剥豆子,听完还笑道:“多要两颗,给叶家送几颗过去,明年都过好日子。”老太太这些日子与刘氏很是有些感情。

    心里也感叹,自己一家到头来居然还是得了叶家的帮忙才渡过难关,以后两家可要多走动走动。

    袁老二一条命可是人家生生背回来的。

    “哎呀。”吴氏惊叫一声。

    趴在门上看了一眼便重重的关了门,面上满是惊疑不定。仿佛看错了一般,又趴在门边多看了一眼。

    这一看才变了脸色。

    慌忙取了身上的围裙,换了防水的靴子急急道:“可不得了,那轿子是往叶家那头去的。旁边守着的,可就是那周家癞子!”

    吴氏狠狠吓了一跳,连那老太太都心里咯噔一声。

    连袁三妮儿都从屋里跑了出来。

    “还不止呢,周家带了四五个大汉,各顶个的壮。他们,莫不是那淮安家的许出去了?”吴氏疑惑道。

    “胡闹!嫁到了叶家,就是叶家人。便是淮安死了又咋的?人家不改嫁,他们还能强抢不成?况且人家还有儿子傍身,这周家也太不要脸!”老太太怒气冲冲骂道。

    若是周氏愿意改嫁便罢了,横竖叶淮安已经死了这般久,便是以刚走时候来算,也有三年多。守节也够了。

    但周氏天天在村里行走,哪里见得半分要改嫁的意思。

    说句不好听的,如今叶家的日子过得热火朝天,只怕比大多数人家都过的滋润。这个冬天,满村人都瘦了,就她家各个长胖了。

    吴氏慌忙换了衣裳,从后门便急匆匆跑了。

    待她抄小路跑到叶家门前时,叶拾舟正蹲坐在门槛上叠着脚杵着下巴望着对面。

    她身旁,睡了十七八条狗一字排开,也幸好叶家门边的屋檐盖得宽。不然这些狗得冻死不可。

    吴氏还惊了一下,妈啊,难怪觉得今儿村里咋少了点什么。

    狗叫声啊!一村的狗叫声都没了。合着全躺这儿来了。

    吴氏吞了吞口水,靠近时那些狗也就抬头看了她一眼,便又脑袋趴在地上眯着眼睛。

    “舟舟啊,你娘在家不?让你娘赶紧出去躲躲,可了不得啊,那周家带着人来抢人了。只怕要把你娘嫁出去呢。”吴氏急的跺脚。

    叶拾舟默默看了她一眼,眼神一横,旁边堵着门的大黄狗。便委委屈屈的挪了挪位置,恰好一人经过的模样。

    吴氏看得咂舌又心惊,这猴孩子连狗都怕。

    吴氏忙窜了进去,进屋好一会儿屋内才传来刘氏气得发狠的怒骂声。

    以及周氏低低的啜泣。

    叶永安沉着脸也跑了出来,身后几个小豆丁对视一眼。童童拿了锄头。

    “童童你干啥?”叶永安走时问了一句。

    然后童童默默的看着他,欢歌儿看了半响,回头一脸肯定道:“他说雪地里挖坑活埋死他们。”

    叶永安抿唇,所以,你是怎么知道的?

    待叶永安匆匆爬上山头,吹响了他们紧急集合的口哨时,底下周长治等人已经到了叶家门前。

    周长治远远一见那小丫头,心头便狠狠的跳了两下。

    “是这家吧长治哥?你说你,在床上躺了两个月胆子都变小了。喂,那个小姑娘,去把新娘子给我请出来,哥哥给你吃糖。你看我兜里,好大一颗糖呢。”那汉子脸上有些白,这是掏空了身体的虚弱。

    说话的同时还挺了挺下身,一副流氓十足的模样。

    惹得身后几个汉子一阵不怀好意的嗤笑。

    这几人,都是镇上赌场里边的看守。本就荤素不禁,开惯了这黄调子的笑话。

    叶拾舟这半大的孩子,容貌本就姣好,如今在这冰天雪地里更是有种动人的美。

    脸上不谙世事的纯真,对有些人来说便是移不开眼的罂粟。

    叶拾舟轻轻轻蹙,心中有股子怒气。你特么夸我美?你是在侮辱我的长相,侮辱我的人格!!

    老子要长成大胡子那样的汉子!!

    叶拾舟小脸铁青,只觉得这几人是故意挑战她!顿时慢悠悠的站了起来,身旁的十多条大狗也虎视眈眈望着对方。

    叶拾舟见周长治笑的得意,心里不顺眼的很。“去,把他兜里那块‘糖’给我咬下来。”

    叶拾舟随手一指,那群大狗便朝着得意的周长治冲去。嗷嗷!十多条,竟是只围攻他一人。

    转眼间,门口便只剩了她一人。

    叶拾舟阴测测的笑了声,“让你大爷说我好看,你特么全家都好看!”冲上去便抡着拳头一顿暴揍。

    叶拾舟是个能动手便不动口的家伙,当年不知因这破脾气得罪了多少人。如今不过一炷香的功夫,那四个蠢货便如一摊烂泥似的倒栽在雪地里。

    叶拾舟毫不避讳的上去扒了四人的裤子,直接在雪地里一拳头砸开个大洞,把四人全部种了下去。那喜婆,直接就在狗追上来时屁滚尿流的跑了回去。

    此时,天已经黑了下去。待叶永安在村头接应了兄弟们过来时,才发现村里竟是静的可怕。

    村里的汉子们,似乎在半个时辰内,全都消失了。

    叶永安心里狂跳,仿佛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