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6章 流水线择偶观(180+三更求月票)

古代逆袭攻略 +A -A

    老大夫忙的额角冒汗,好一通忙活,那袁当家的才堪堪捡回一条命。

    “这段时日惊醒些,若是熬过这几日就无性命之忧。倘若大半夜的发热,便马上让人来找我。”老大夫拿了几帖药,把参片切了给他保元气。

    “大夫不如就住村里几日吧?袁家的伤重只怕离不得人。”赵氏笑着问道。

    老大夫瞪了瞪眼睛:“这周围好几个村子咧,老夫还有好几家没走。到时候你们让人来找我就成,就,就刚那个小伙子就很好嘛。几个村都是他的人,跑的又快。比一个村子都慢不了多少。”

    老大夫现在还觉得神奇,他之前还在离临安村有两个村子的地方。结果远远的就听见有人在喊大夫在哪边。

    也不知哪里冒出来的人,一个传一个,愣是给传了过去。不过一会儿,老大夫就被一群少年从病人家里驾着就跑出了村子。

    一口气跑了好几个村子,中间每到一个地方就有一群人在那等。倒把老大夫一路都惊了个够呛。

    此时叶永安见大夫指他,顿时挑了挑眉。不知道谁路上被颠簸得差点吐出来。

    一群人都笑着谢过老大夫,送过大夫后脸色才又难看了几分。

    “哎,你也别急。袁当家吉人自有天相,总会好的。有什么帮忙的,都是乡邻,记得说一声。能帮衬的就帮衬帮衬。”几个妇人安慰着吴氏。

    吴氏低头抹泪,一一谢过帮忙的乡邻。看见叶家人时,眼泪更是止不住的掉。似乎很有些委屈。

    刘老太太如今年纪大了,也不似年轻时那般嘴贱。加上自家也是死了男人的,日子有多艰难,她也清楚。

    这才拉了吴氏的手:“哎,日子好好过,总会过去的。哪有过不起得坎儿。有事就吆喝一声,村里也都听得见。我家小子跑腿厉害,就让他跑去,都是年轻人,就该多动动。”

    刘老太太此话一说,又惹得吴氏直落泪。

    吴氏是袁家二媳妇,老大媳妇一家都在镇上做工。逢年过节才能回来。

    而且自己又只生了个闺女,她就卯足了劲儿想把闺女嫁个读书人,好长脸。哪知后来跟叶家结亲不成结了仇。

    现在有事,反倒是叶家伸手。吴氏心里反倒有些茫然。

    众人安慰了吴氏,把老太太也安顿好。这才沉着脸结队往村长家去。

    “大安,去把家里的柴火抱几垛过来。这天只怕没法上山了,这几日雪大,柴火湿了也烧不得。”刘老太太吩咐了一声。

    方才她瞧见袁家厨房里柴火也不多,想来那袁当家估计也是想着过几日还要上山。哎,真是作孽啊。

    叶永安嗯了一声。

    兄弟多,有事没事连周围的村子都转悠过了。几乎把三四十个兄弟家里的柴火都堆到了明年。

    袁三妮儿坐在灶房边洗着碗,听着外边的吩咐声直落泪。

    村长带着人走到门口,想了想。本想叫叶永安过来,但一想他再如何也不过才十四的少年。便也叹了口气作罢。

    村长带着那群汉子,深一脚浅一脚的回了村长家。偶尔抬头望一眼那座山,仿佛还能听见山上鸟兽虫鱼的叫声。

    那些妇人也一一回了家,路上议论纷纷。

    “追追追,有什么好追的!那座山本来就是咱们临安村的,上山打猎咋的了!啊?!!”妇人气不过骂了几句。

    今年本就难熬,往年靠山吃山,这日子还算过得去。

    “要是那山还是咱村里的,咱当家的也不用冒险出去做工了。这大雪天的,每天我都眼皮子直跳。”有个妇人苦笑。想起方才袁当家的便浑身发寒。

    “你说村长他们会不会是想...”

    “别说了。这事不是咱们能掺和的。都是大老爷们的事。知道了都是祸事。万一谁漏嘴出去...”

    几个妇人这才对视一眼,眼里满是凝重的匆匆回了家。

    只是到底嘱咐了家中孩子不许随意出门,让这小山村越发安静。仿佛在酝酿着什么。

    刘氏回到叶家时,周氏已经做好了晚饭。

    如今家中有了余粮,叶家的伙食直线上升。连叶拾舟那等挑剔的家伙都吃的脸上长了肉,那小脸蛋白里透红。

    气得叶拾舟好几次差点砸了镜子。心中暗自谋划着,要不要半夜潜过去把村头屠三叔的胡子刮了贴自己脸上。

    多么威武雄壮的身躯,多么迷人的面庞啊。叶拾舟心中羡慕得很。

    好几日做梦都是屠三叔那一脸的络腮大胡子。

    每次周氏去屠夫家买肉,她都灼灼的盯着人家的大胡子。好几次屠三叔没法,还送了几大口袋骨头给她。

    这让叶拾舟越发坚定,大胡子果然是真爱。她的眼光定是超然脱俗独具慧眼的。一时间还捡到宝的沾沾自喜。

    由此,屠三叔家的骨头便被她承包了。只求她姑奶奶别再看了,你这眼神...屠三叔承受不来啊...............

    屠三叔的悲伤叶拾舟不懂,但她却乐此不疲的忠于此游戏。可把屠三叔整的叫苦连天,好几次还惹得屠三叔差点把手给剁了。

    叶拾舟一面撕着獐子腊肉,一面在院里听叶泽南教几个孩子念书。

    叶婉言和叶世平属于正常水平线的,宋欢歌属于拖油瓶打酱油的,童童却是让叶泽南眼睛大放光彩。

    这孩子反而更能集中注意力,便是再长的文章但凡念过一遍,他就能复述出来。虽然语调平板呆滞,但好歹愿意说话了。

    这让叶泽南惊为天人。把那孩子夸了又夸。可把叶拾舟羡慕死了。

    心想老子要是背出来能吓死你们。

    再说他背的好又咋了?顶不住他长得丑啊!

    叶拾舟斜瞅着他,身无二两肉,胯下三寸还是个小豆芽,还不长胡子,眼睛瞪得比铜铃大。丑死了。

    叶拾舟泄愤似的猛咬了一大块肉。

    刘氏这段时日也默认了她的变化,横竖家中肉多,且多说都是她自己得来的。倒也让她吃。

    晚上吃饭时,几个孩子坐一排。两个板着脸的,两个相貌一模一样的,一个装模作样学大人拿筷子吃饭的。很是有些喜感。

    刘氏顿了顿,才做声道:“这段时日村里可能有些不太平,你们没事不要出门。也别到处凑热闹,大人的事小孩儿不许去瞅。”

    刘氏说完,几个孩子便甜甜的应了。这么大的雪二傻子才出门呢。

    此时二傻子啃着肉,一脸无语没说话。小孩儿?你要是愿意,我能给你长上天!

    周氏却是有些心神不宁,叶拾舟若有所思的望着她。

    ps:求月票啊,好可怕,后面的月票都要追上来了。呜呜呜,团子想当万年老二来着。别动朕的皇位啊..........要干架了,要干架了。。。还能打么?有票就打肿么样?上去就是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