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章 出事(一更求月票)

古代逆袭攻略 +A -A

    叶拾舟这几日走哪儿都有人亲切的打招呼,更多的,却还是问她那大恩人给了什么谢礼。

    叶拾舟都是抿唇一笑:“施恩不言谢,我们叶家是读书人,更是做不出这等事。我拒绝了。”说的那叫一个义正言辞。

    倒是让问的人面色颤颤不好再问下去。再问下去,可不是就显得自己肤浅了么。

    殊不知那日人家叶拾舟在姚氏跟前,差点没把姚氏吓个大马趴。

    人家问她想要啥,她直愣愣的把姚氏浑身上下扫了个遍:“金银珠宝房产地契都不介意,还支持欠条支付。”

    把想逗逗她的姚氏给梗了好半响,说好的,委婉推辞一下呢?

    后来姚氏才觉得金银太俗气,更何况这等都是老弱病残的人家,只怕也留不住。钱财多了反而招祸。

    便把随身佩戴的玉佩解了下来,许她一个条件。叶拾舟脸色才好看了几分。

    反正救人只是顺带,有钱拿就属于白占便宜的。

    叶拾舟觉得这是稳赚不赔的买卖,这才点了头一脸满意的走了。可把那姚氏给松了口气。

    只觉得这丫头给人的压力可真大。饶是她见过不少贵人命妇,却都没这般隐隐的震慑。

    仿佛,自己随身都处在危险中一般。

    在村里没几日,县令那般就派了一队衙役。捧着一块儿红色的绸子和红色托盘。

    来时浩浩荡荡,想来也是县令想给叶家长个脸。

    县令这次可是赚大发了。

    抓人贩子不是什么大功劳,这年头到处都是。功劳是他救了好几个家中有些显贵的孩子。

    便是他姐夫家的惠惠,便足以他往上走一走了。估计这个位置,他还真得往上挪一挪。县令这几日都是笑眯眯的,把许师爷更是衬得脸黑如墨。

    当时若是他真答应了周氏的帮忙,到时候只怕这等天大的机遇就是自己的了。

    衙役进了村便直奔叶家。

    那乔氏也在人群中凑热闹,心里酸得很。“果真是沾了咱们叶家祖坟的便宜。叶家风水就是好。”

    那言语中的意思,可不就是自己还想分一杯羹么。

    村民虽然眼红,却也有人回道:“把你家小孙子拿去让人拐一拐,就知道有没有这个福气了。哈哈”

    围观人群轰然而笑,只把乔氏讥讽的面上通红才暗骂了几句离开。

    村民啧啧两声,倒也没说什么。这乔氏惯是会占便宜的,平时东家借把菜,西家借个碗,可从来不说还钱。

    衙役送来一块牌匾,忠义之村。

    县令给叶家面子,请了姚知府题字,给临安村的。

    村长当时见了就激动地泪流满面,一口一口:“好好好,咱们村的荣耀啊。荣耀啊!来人,快去买鞭炮,我要在村头修个牌坊。把这个挂上去!”

    村长激动地很,连村里的村民也一脸的与有荣焉。

    在这个村子里,见过最大的官便是村长。如今居然还是知府亲自题字,那可是比县令还大的官儿。那得多大的官儿啊。

    村长高兴得脸色通红,走路都飘飘然,就差哼小曲儿了。

    叶拾舟这边,有两百两赏银。以及好几封感谢信,信中都留了信物。

    想来是被救孩子家中长辈所写,叶拾舟收了信物。给衙役拿了二两银子,其余都揣兜里了。

    叶永安冒着巨大的风险,才从她兜里要了一百三十两银子。

    三十两给了元照,一百两分给了那六七十个兄弟。

    平日里一群让人不耻又不成事的二混子们,拿到钱时都差点乐死过去。这个钱,挣得可是比往常轻松又体面多了。

    对叶拾舟,也存了几分感谢。

    倒是临安村周围几个村的少年们,更是信奉叶拾舟了。一时间黑胖子等人就有了竞争力。突然来了十多个,这山村后常常都聚集着三四十人。

    叶拾舟如今兜里有了一百六十两银子,略一思索片刻。便拿了五十两给周氏,心里拔凉拔凉的,看得周氏都胆颤心惊。

    周氏和刘老太太商量了下,便决定把以前的地买回来。

    叶泽南受伤回来后,家中不少东西都变卖了。好几块良田都没了,那还是当年叶老二爷在时买的,刘氏半夜常常心痛的落泪。

    刘氏去村长家挑了六亩二等良田,便花了三十多两银子。

    村里人看得眼红又酸涩,看见没?人家就是没了相公儿子也能过上好日子。

    受叶家一刺激,这小山村里的气氛越发有些诡异。

    便是大白天,有时候都能瞧见村里汉子们聚集成堆。

    叶婉言这些日子也不去找小伙伴完了,村里的气氛让小孩子都觉得害怕了。

    冬日很快就来了,天上开始飘起了大雪。

    叶永安这几日见有些兄弟日子不好过,便带着三四十个小伙子商量了一下,便自己兄弟相互帮着。

    谁家缺点柴火,谁家缺点米粮,几乎能上山弄的,一群人都跟打了鸡血似的上山找。

    便是如此,有几家日子难过的,这才堪堪能过个冬。好歹不至于冻死饿死。

    那群二混子家里的爹娘,高兴的以泪洗面。整日在列祖列宗面前念叨,孙儿儿子成事了啊。懂事了啊。

    家中孩子不成器,老是在外闯祸,一家子老小没少被村里人戳脊梁骨。

    倒是把那群整日吊儿郎当的少年们整的脸红筋涨,摸着后脑勺给叶永安两兄妹点赞。走歪的那条道,渐渐有些让叶永安给掰了回来。

    冬天的雪地里很是冻人,但叶拾舟是个对自己狠,对别人也狠的家伙。叶拾舟上山找了块隐蔽又冻人的地方。

    那三四十人有事没事便在雪地里操练几分。几个月过去,倒是各个一身铜皮铁骨。扒开那身衣裳一看,几乎全是精干的肌肉。

    看着人精神又满是力气。

    这一日,叶拾舟正啃了两块腊獐子肉,便听见外头吵吵闹闹,叶家住在山脚下都能听见动静了。

    刘氏从外头顶着几分雪丝走进来,肩上都打湿了。

    她进来拿了蓑衣,脸色有些难看。

    “村里出事了,我去看看。你们几个都不许出来!”刘氏言辞有些冷,让叶婉言几个都不敢闹腾,拉着童童一块儿给兔子铺窝。

    家里的兔子早就产子了,如今都有巴掌大。用叶拾舟的话来说,就是半盘菜大小。

    叶拾舟望着刘氏急匆匆的脚步,微微眯了眸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