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章 叶家要翻天(165+五更求月票)

古代逆袭攻略 +A -A

    叶永安干咳一声,叶拾舟没反应。

    叶永安重重的哼了一声,叶拾舟才不屑的移开了眸子,一脸的遗憾。

    叶朝阳听他说着话,手不自觉地抚上小腹。眉宇间有些愁绪,悲哀。

    “每一次,你都替她认错。”叶朝阳抬眸,淡淡说道。

    “你还想替她认错到何时?等欢歌没了的时候么?”叶朝阳言语有些重。那宋呈文身子都抖了一抖。

    “娘,娘她不是故意的。”宋呈文呐呐道。神色恍惚。

    在他的记忆里,娘什么都给他最好的,连他当年家中最贫困时,娘也未曾短了他半分。

    娘以前辛苦,他理解。便是许多时候娘极端了一些,他都想,那是娘爱他的表现。

    “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欢歌会变成现在这般小心翼翼的性子?不是故意的欢歌会整夜整夜的害怕要娘带着睡?不是故意的我大姐会差点”

    “大安!”叶朝阳忽的冷斥了一声。

    叶永安才不甘的闭了嘴。愤恨的瞪了几眼宋呈文。

    “你娘能跟你生孩子么?”叶拾舟突然问道。

    众人一怔:“胡闹!”周氏率先呵斥了两句。这是姑娘能说的话么?要说也得小声点儿!

    宋呈文苦笑一声,对于叶拾舟这个小姨子,从来他都是敬而远之的。

    以前,他嫌她粗鄙顽劣不懂事。如今,他却怕她。

    “既然不能,那为何你只护着你娘,不护着你妻子?你娘有你爹,你妻子女儿在那个家只有你。若是你护不住,倒不如给别人护。并不是非你不可。”叶拾舟轻声道。

    “有的是人想当便宜爹。”

    虽然她觉得,一切受欺负的原因都是源于拳头不够硬。反正,她这辈子就没被人欺负过。

    严格说来,她属于欺负人的那一方。

    宋呈文一怔,呆呆的看着她。

    在这个感情含蓄的时代,对于妻子的照顾关爱一直都是在背后。但孝字却是大于天的。对于宋呈文这个读书人来说,虽然直白,却也有些恍惚。

    “爹爹,我怕。”欢歌看着他,不敢上前。眼中有些惊惧,让宋呈文心里刺痛得很。

    “爹爹,你不要把欢歌送人好不好。隔壁哥哥说了,欢歌会长成别的孩子一样的。奶奶说欢歌不带把,欢歌会长的。欢歌长大就会长出来了。”欢歌一脸的天真执着。还拍了把胸口以示保证。

    她一直坚信自己会长成带把的。

    明明那般好笑的话语,宋呈文听了却是心中一疼。原来欢歌什么都知道。才三岁的欢歌什么都知道。

    握着拐杖的手有些颤抖,想伸手抱抱欢歌,欢歌眼中一闪而过的恐惧。抱着周氏的胳膊就收缩了一下。

    宋呈文几乎站立不住。仿佛受了巨大打击。

    “我,我知道了。你,你,你保重身子。”宋呈文躲开叶朝阳,不敢去看她的眼神。

    把欢歌疼到心尖尖的她,看到这样的欢歌该如何心痛。宋呈文失落的靠在墙头,再也不敢去求叶朝阳。

    也许,他为娘求过的每一次,都是在叶朝阳心口戳刀子。

    他每求过一次,便要让叶朝阳委屈一次,忍让一次。便是他私下对她再好又如何,他不可能时时守着她。她只怕在娘手中不知吃了多少苦。

    宋呈文低叹一声,眼中有些酸疼。夹在中间的他,又何其好受。

    叶朝阳沉默不语的上了马车,欢歌便从周氏怀里爬出来。一点点挪开她娘的手臂,然后自己枕了上去。

    一脸的乖巧又可人。

    “娘娘,以后欢歌一定不惹娘娘生气,欢歌对娘娘好。娘娘不哭,娘娘不要流血。欢歌不要你睡觉。”欢歌一口气喊了无数次娘,还凑到她娘的脸颊亲了又亲。

    “呼呼,呼呼就不痛了。”她见叶朝阳皱着眉,以为她娘又疼了。

    一个人在那手忙脚乱的替她娘呼呼个不停。让人看了都觉心酸。

    孩子最是敏感,她们哪里不知道呢。大人心情不好时,她们便惶恐害怕不安。

    欢歌的不安,叶朝阳看在怀里。低头拭泪,鼻子微酸。

    伸手把欢歌抱在怀里碰了碰额头,那欢歌似乎才感觉到母亲的存在。三岁的小孩子,面上竟是松了一口气。

    “以后娘娘再也不离开欢歌了,欢歌是娘的小棉袄,是娘的小宝贝。”叶朝阳笑着道。

    欢歌嘻嘻哈哈笑出了声,这马车中的气氛才好了起来。

    叶婉言两个孩子也许是想爹爹了,耷拉着脑袋靠在周氏怀里。

    他们三岁时叶淮安便征召走了。今年他们都六岁了。

    马车有些颠簸,但却是叶家人第一次坐马车。不一会儿,都睡了过去。

    村长和车夫坐在马车外,心里美滋滋的。

    县令老爷可说了,这也是村子的功劳。这可是长脸的大事情。

    没想过平日里跟着叶永安的那群二混子,竟是也有这般干大事的一天。

    村长一点也没想过叶拾舟能指挥上百人的事,只当他们把叶永安当成了叶拾舟。

    马车一路行到了叶老二家门口,村长才一脸慈祥的拍了拍叶永安肩膀:“好样的小伙子,有你爹的风采。”

    说完便踮着脚跑了。他可急着要出去显摆显摆呢。

    叶拾舟默默看了她哥一眼,看得叶永安心惊肉跳。

    妹纸,我说这是个意外,你信么?

    哥真不是想抢功劳来着...........

    村长回村不过半个时辰,全村都知道叶家立功劳了。

    此事在这小山村里很是引起了一些轰动,那刘氏出门便被人拉着问。彷如当年叶泽南考上秀才一般风光。

    刘氏一时间有些恍惚,原来,自家也还有今日。

    刘氏面上带笑,挺胸抬头再也不是直不起身子的模样。逢人便说是家里孩子和村里少年们的功劳。便让那些妇人不好多说什么,只是暗地里的羡慕少不了。

    也不知叶家到底得了多少好处。

    许家也不知是不是知道了什么,许老太太当晚便叫黑着脸的许娇容过来了一趟。

    但毫无疑问,吃了一通闭门羹。气的许娇容跺着脚便跑了。

    曾经许家瞧不起的叶家,如今只怕是高攀不起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