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章 (150+四更求月票)

古代逆袭攻略 +A -A

        叶拾舟今日心情不愉,凡人退散。@樂@文@小@说|

    至于为何呢,呵呵,叶永安已经偷偷瞄她好几眼,生怕她暴起揍人。

    只见平日里孑然一身的某妹纸,黑着脸坐在那椅子上。

    身上吊着名唤童童的小男娃,那姚雅惠却也是勾着一双白嫩的小爪子抓在她衣角。

    叶婉言和宋欢歌仿佛是要捍卫自己的权利一般,两尊门神似的靠在她身上。叶拾舟被孩子淹没了。

    叶拾舟拳头紧了又紧,身上的气息沉了又沉。

    倒是陈夫人和姚氏两人暗自奇怪。为毛感觉这屋里的气氛有点诡异?总觉得心里毛毛的。

    好像有什么很恐怖的事要发生一般。

    “咳咳,叶姑娘果然...果然与众不同。我家惠惠最是顽劣,在也叶姑娘跟前这般听话,我这做娘的可羡慕了。”姚氏笑着道。

    本想夸叶拾舟几句,不过见她那迷瞪瞪的呆子小脸又夸不出来。

    叶永安听完这句却是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我家妹纸啥都不会,但专治不服。

    “小丫头片子什么也不懂,那日也是误打误撞救了令千金。这也是令千金福泽深厚,咱们家欢歌可都是沾了福气呢。”

    刘氏笑着接了话,心里还暗自嘀咕。可万万不能让拾舟丫头接话,这孩子说话能噎死人。

    果不其然,那姚氏一听这话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两方人马顺利会晤,两边浅浅交谈了几句。姚氏放便放了人回去。

    走时只留下了叶拾舟一人。

    门外周氏忧心忡忡,生怕叶拾舟冲撞了贵人。

    直到叶拾舟回来时,她才重重的松了口气。

    叶拾舟回头便抱着那童童,把惠惠看得眼泪汪汪的。小手紧紧扒在门上不肯进屋,一副不舍的样子。倒把姚氏整的苦笑不得。

    心里那点残留的心惊肉跳才散了过去。

    这丫头一看就是没耐性不喜孩子的,偏生这群小鬼还不怕死的黏上去。姚氏都暗暗摇了摇头,讲真,那丫头的眼神她都害怕。

    不过她忘了一点,孩子的心灵最是纯净。她们不懂歪歪绕绕,她们不知道叶拾舟的暴力性。但她们却喜欢叶拾舟的干净。

    如今的叶拾舟便如一块还未打磨的玉石,只能用时间来展现她真正的光华。

    叶拾舟等人出了门,还被县令请去了一趟。

    那村长走路虎虎生风与有荣焉,荣耀啊荣耀啊!

    临安村居然立大功啦!老村长笑的眼睛都睁不开,看着叶拾舟是越发喜爱。这孩子就是个干大事的料!

    叶永安抚额不忍直视。村长,你会后悔今天说的话的。

    这丫头做的孽,估计会让你晕死过去。

    这几个月,他眼睁睁看着叶拾舟从一个软妹纸到满是杀伤力的变化。

    县令看着她,大呼好几声。“好!好!本官已经把功劳承了上去,过几日想来就会下来。”

    县令心想,这个位置自己待了好几年,想来也能走动走动了。

    一时间意气风发,很是得意。

    那被救的几个孩子,好几人已经弄清了身份。除了姚家的闺女,还有好几个也是身份不俗。

    那日连夜一审,才知这一群人专门拐卖孩子,长达数十年。更是常年流窜在京中,便是京中显贵家的孩子也曾被盯上过。想来,后台不知是怎样。这一下子,扯出一串人。

    不过这些东西,自然是不能说了。

    上面怎么弄,他不管。反正自己也算是立功了。

    “那他呢?”叶永安指了指叶拾舟身上的拖油瓶。

    县令面上一僵,这几日把那群人贩子也狠狠地收拾了一顿。几乎各个的身份都能对应上,偏生这孩子是个意外。

    这孩子是最先被捉的一个。中秋灯会那日,这孩子穿着华丽贵气,身边却没半个人跟着。

    人贩子见他容貌惊人,虽然呆滞,但好在这身皮囊显眼。更何况有些人就好这一口,便轻而易举的把人带走了。

    这孩子不闹也不吵,倒是省事儿。只是每日呆坐着,也不知吃喝,好几次差点饿死。

    听说其中还有一次差点惹得那群孩子集体自尽,至于为啥,因为这孩子说,往水里一跳就能回老家。那是他唯一说过的一句话。

    也幸好那水塘子不深,一群孩子才捡回一条命。

    兴许是人贩子的激动行为让那些孩子越发坚信,跳水塘里就能回老家。一路上作死多次,终于让那人贩子忍耐不住。

    把他一人单独关一边。这才一路安安生生到了这里。

    总得来说,这孩子......呵呵,甩不掉了。

    叶拾舟脸都黑了。

    不过县令也曾想过把这孩子留下,但这孩子却死活不愿离开叶拾舟。县令也只能承诺,让这孩子先养在叶家。待找到亲生父母再作打算。

    京里这些日子没传出谁家丢了孩子,倒也是奇怪。

    待众人见过县令回来时,村长已经自己个儿花钱雇了一辆马车在县衙外候着。哈,为咱们临安村争光,值得值得!

    老村长可得意了。就等着回去跟邻村几个老友炫耀炫耀。

    叶拾舟等人才出衙门,门外都快冻僵了的宋呈文才拄着拐杖瘸腿跑了上来。

    第一眼看的便是叶朝阳。

    “爹爹。”宋欢歌只来得及喊了一声,后来不知想起啥,眼睛突然黯淡了下去。

    然后埋头在周氏怀里。

    叶朝阳怀了身孕且孕相不稳,如今很是虚弱。

    叶朝阳低头不语,宋呈文却是轻叹了一声。瘸着腿走上来,每走一下额间便蹙眉一下。钻心的疼。

    叶拾舟打人果然是专挑疼的打。决不让人沾点便宜。

    那大夫还说,若是这力道再大一分,估计他就玩完了。每当想起此事的时候,他都一阵后怕。

    “朝阳,娘知道错了。我替娘向你道歉好不好?娘年纪大了,上次又受了伤,便让娘出来吧。”宋呈文面露苦涩。短短几日,他便瘦了不少,脸上满是憔悴。

    平日里那英俊潇洒的男人,夹在娘和媳妇儿之间,很是受了些磋磨。

    此时他站在叶朝阳跟前,就只说出了一句。便感觉到一阵冰冷的目光朝他射来。让他浑身一颤。

    叶拾舟眼神似有似无的看向他腰下三寸处。目光晦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