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章 见血(105+五更求月票)

古代逆袭攻略 +A -A

    叶拾舟吃完饭,抹了抹嘴儿,一脸的满足。

    也不知是不是众人错觉,只觉她身上的那几分阴测测气息都散了。

    一群人吃饱喝足,那不少人都对叶拾舟有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兄弟,嗝...以后,有事,还找哥。啊,以后就找咱们。别客气,别客气!”两边人如今都混熟了,各个勾肩搭背很是高兴。

    走时都跟叶拾舟打了招呼,只觉得那呆头呆脑的小丫头很是可爱,特别是板着小脸故作正经的时候。

    叶拾舟默默不语送走所有人,捂着缩了水的钱袋子心疼的要吐血。

    元照站在叶拾舟跟前,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事儿。不过喝的脑袋昏呼呼的他也想不起来。

    便笑着道:“好兄弟,以后咱俩就是兄弟了!以后谁欺负你,就是欺负我元照!啊!”元照拍着叶拾舟肩膀。

    还把她拉到自家兄弟跟前道:“这以后,就是我兄弟了。知道不?见我兄弟如见我,恩,对,这就是我兄弟。大兄弟!”

    那几十个少年面面相觑,不过碍于元照,还是试探着喊了一声:“拾舟兄弟?”喊完便紧紧闭了嘴,特么坑爹啊。

    叶拾舟居然还应了一声,叶永安已经快绝望了。

    众人把元照架走时,元照还大声喊着,舟舟兄弟,舟舟兄弟!

    这边叶拾舟就差挥舞着小手绢答应了,黑胖子满脸都是崩溃。兄弟....呵呵,她作死的时候是你大爷!

    叶拾舟回去时又带了许多吃食,那卖包子的妇人还多送了她好几笼包子。她那一脸都是赚到了的模样。

    那临安村的二十来个少年回程时,一辆明亮华丽的马车从眼前驶过,惊起一地灰尘,呛得众人直皱眉。

    “谁啊,那么嚣张。”有个少年嘀咕了一声。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方才那是进贤院院长的千金。那可是真正的名门淑女,便是在京中都有名的。每年冬日都过来住几日,听说生的也是极为貌美。要是能看一眼,死也值了。”有人酸溜溜的说道。

    叶家两兄妹却是身子微微一怔,然又若无其事的走开。

    只是心里都默默嘀咕了一个名字,叶泽南。

    待叶永安和叶拾舟回村时,村里大多不知今日在镇上发生的事。见他们成群结队的回来,又想起昨日那举着火把出去的一群人。

    村民便摇了摇头,定是又在外闯祸了。

    不少老人还一副无药可救的模样看着他们。

    平日里从不注意别人脸色的二混子们。这会儿也有些心中惶惶然。不知为何竟是有些难受。白日里才得了一身荣光,如今再回到原来的眼神,竟是有些难以接受了。

    叶拾舟回去时,正听见欢歌儿在低低的哭泣。

    推门进去,便见欢歌在床边抓着叶朝阳的手吓得大哭。

    “娘娘不痛痛,娘娘吹吹,欢歌吹吹,呜呜...欢歌再也不走了。欢歌错了。娘娘你别睡了。娘娘....”欢歌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抓着叶朝阳的手直晃荡。

    “救命啊,我娘娘流血了。我娘娘流血了。爹爹,爹爹!”欢歌声音都哭得沙哑,满是恐惧。

    小家伙的脸上满是苍白,看得人触目惊心。

    倒在床边叶朝阳面色惨白,裙角边有几分刺眼的红。

    叶拾舟闻得几分血腥味,和叶永安对视一眼疾步而进。“欢歌,你娘怎么了?外婆呢?”

    叶永安见得叶朝阳这般模样,也是狠狠吓了一跳。赶忙问道。

    欢歌一见叶拾舟,顿时跑过来扒拉着她的腿,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娘娘,娘娘说她肚子疼要睡觉。可是,可是欢歌怎么也叫不醒她。呜呜,娘娘,外婆被人叫走了,曾祖母,去给娘娘请大夫了。”欢歌白嫩的脸上那道巴掌印都还未消,此时更是显得可怜。

    刘老太太去请大夫本来是给欢歌瞧瞧,哪知欢歌醒了,叶朝阳却是受不住晕了过去。

    “娘娘流血了,流了好多血。”欢歌这次简直吓坏了,额头上满是冷汗。

    叶拾舟轻叹一声,便把怀中的男孩儿放下。

    拍了拍欢歌肩膀。“我去找大夫。”

    说完转身便一路狂奔,连村里碰见的妇人都被她唬了一跳。

    那边村头。

    刘氏正拖着年迈的赤脚大夫一路疾走,刘氏一张脸铁青。大夫才从临水村出来。

    叶拾舟远远地便见着了人。二话不说,一把扛着气喘吁吁的老大夫便转身往回走。

    “大姐晕倒了。下身有血。”叶拾舟只来得及说了一句,便扛着惊恐的老大夫往家里跑。

    待那老大夫落地时,已经脑袋昏呼呼的,吃了好几颗莲子才忍住了眩晕。

    偏生叶拾舟还阴测测的看着他,让这可怜巴巴的老头子连话都说不出来。

    “大夫,快来看看我大姐。”叶永安急忙把他拖进去。

    大夫都来不及斥责,一见叶朝阳便皱了眉。

    上前细细把脉,旁边欢歌缩成一团,早已不复往日的开朗天真模样。嘴里嘀嘀咕咕念着:“娘娘,娘娘。”

    身旁的小男孩儿只僵直的坐在矮凳子上,一语不发。目光晦暗,但那精致的模样却让人都忍不住多看几眼。

    “胡闹!这都怀孕三月有余,还不好好保重身子,若是再晚几日只怕就保不住了。”老大夫最是不喜人作践自己的身子,当即便骂了一句。

    “啥?你说啥?”刘氏喘着粗气扶着门,急急问道。

    “忧虑过重,这段时日只怕又受了凉气,这气怒攻心之下就有了小产的迹象。”老大夫摇头晃脑。

    他虽只是个赤脚大夫,但医术很是有几分厉害。这周围几个村都习惯了让他医治。

    欢歌弱弱的问道:“那我娘什么时候醒?”平日里白里透红的脸蛋一点血色都没有。

    大夫目光一转过去,在两个孩子之间目光微微凝了凝。

    放下叶朝阳,蹲下身,望着两个站在一块儿的孩子。

    欢歌随着他的动作眼珠子而转动,虽然有几分恐惧和瑟缩,但好歹多看了几眼。但旁边的男孩儿却没半点反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