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5章 要钱(75+三更求月票)

古代逆袭攻略 +A -A

    叶拾舟面无表情的抱着孩子,望着陈县令。

    陈县令默默的移开眼眸,不想与她对视,心想这孩子的眼神咋那么渗人呢。

    “咳咳,那啥。这孩子也许是吓坏了,要不你就先养养?呃,先带着。”陈县令笑眯眯道。

    “好好好,县令大人什么时候过来抱都成。我们一定照顾的好好的,决不让他饿着冷着。”刘氏这还是第一次见得县令,顿时诚惶诚恐答道。

    陈夫人擦了泪,忙单手扶起她。“这些孩子能有此一遭已经是大罪,遇上你们是他们的运气啊。”

    陈夫人都不敢想,若今晚不是这般声势浩大,只怕惠惠明天一早便被运出了城。

    陈夫人无比庆幸自己劝了相公出来,心里一阵阵的后怕。

    那些孩子都被县令带走,走时都看着叶拾舟等人一一见了礼。

    那些孩子也机灵,在人贩子手中想来吃了不少苦头,对救了他们的叶拾舟都几乎把那张脸刻在了心里。

    那六七十个兄弟都站做一堆,心里高兴得很。平日里人人对他们敬而远之,今儿居然能享受到那般英雄敬仰的待遇。

    还颇有些诚惶诚恐。

    百姓都竖着大拇指称赞,连历来不要脸不要皮的元照都耳根子通红。

    就叶拾舟一人坦然自若,还一脸的你很有眼光的模样。被人夸得,尾巴都要翘上了天。

    叶朝阳抱着孩子,宋呈文已经有人送回了家。

    “朝阳,先跟娘回去吧。”周氏给她理清了额间散乱的头发。此时都能看见她眼中的惊惧后怕。

    刘氏虽然如今脾气古怪,但对叶朝阳这个最听话的长孙女却也是心疼的。

    “娘家是养不起你还是咋的啦?跟我回去!死要面子活受罪,家里又不是没吃的!”刘氏语气虽然重,担眼中的关切却少不了。

    叶朝阳看了眼宋呈文送回去的方向,微微点了头。抱着欢歌的手越发紧了几分。

    “娘,娘。我要娘。”睡梦中的欢歌还在迷迷糊糊喊着娘。

    “娘,你和奶奶先回去,我让人送你们。我和舟舟还有点事,吃完响午饭便回来。”叶永安买了些热腾腾的吃食,递给周氏路上吃。

    周氏想说什么,那边叶永安便压低声音道:“这里这么多兄弟,怎么也要留下吃个饭。舟舟想去把钱家的银子讨了。”

    叶永安没说的是,那家伙居然随身携带退婚书。只怕心里都算计好久了。

    周氏一愣,这才想起钱家那边拖了一个多月都没消息。

    若是自家人去讨,只怕还真是个大麻烦。

    周氏便接了东西嘱咐他们一路注意安全。若不是家中只有叶泽南看着孩子,她便也跟着去了。

    家中没个人,去哪儿都不放心。周氏又想起了叶淮安。

    叶拾舟点了四五个人送周氏等人回去,还让他们早点赶回来。

    打完架还得喝酒吃肉啊。叶拾舟咽了咽口水。

    “走走走,这天都麻麻亮了。咱去吃点酒,回去睡个好觉。哈哈。”叶永安吆喝着人往钱家走。

    走之前,咱先把酒钱拿了。

    元照挑眉,见叶拾舟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放于身前,不知哪里学来的老态龙钟模样。心想,你还敢不敢更直接点!

    那些都是我的人,我的!!

    六七十人跟在叶拾舟身后,呼啦啦堵了大半条街。旁边卖东西的摊贩也不害怕了,反而还高兴得打着招呼。

    倒把那些少年人羞了个满脸通红。平时为了收保护费,可没少把摊贩追赶的到处都是。

    到了钱家门前。

    叶永安上去把门敲得哐当哐当响。“开门开门,小爷我来退婚了。”

    钱家是在一条小巷子里,这里住的都是镇上开了几个门脸颇有几分积蓄的小老板。

    这会儿见得钱家那门外站着的乌压压一群人,那人影都排到了巷子外,吓得眼神一瞪,从后门躲了出去。

    “干啥呢干啥呢?大清早的敲命啊。那死丫头,老子买你回来不是个摆设!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一个二十多的男子骂骂咧咧走了出来。

    腰上还赶紧系着腰带,那是钱孝礼的大哥。如今打理着家里的几个店铺。钱孝礼是老来子。

    嫁到临安村的钱氏是钱孝礼的大姐。

    钱家大哥平日里虽然管着店铺,但店里的银钱却不可妄动。家里唯一用钱不用紧紧巴巴的,便是钱孝礼。

    任何事不要做穿的体体面面便有钱用。

    叶永安看了他一眼,这钱孝文平日里有点小钱便喜欢出去堵两把。也不是个好东西。

    “拿钱拿钱,你家那钱孝礼不是做了丢人现眼的丑事,要被我妹妹退亲么,退婚书拿来了,拿钱来。”叶永安堵着门,不让他关门。

    “啥钱?没钱?要赔自己赔去!”钱孝文一听就变了脸色。顿时垮了下来。

    钱夫人疼爱幼子,这对他一个大儿子很是不爽。心中早就把故作文雅的钱孝礼埋怨透了。

    此时他想要关门却又被叶永安堵住了。

    那站在门内的钱孝文,恰好只看得到叶永安一个人的身影。

    “你还杵在那儿做什么?店里的活不做啊,赶紧过来把这些东西带过去,我给你弟去买几件衣裳去。他那做学问的,可不能让人轻视了。”钱夫人一如往常,毫不在意的说道。

    对她来说,钱孝礼年轻小反而更得她宠爱,钱孝礼又最是会读书,这对好面子的钱夫人来说简直犹如一剂du药。

    人心都是肉长的,便是亲生孩子也难免有失偏颇。

    钱孝文眉宇间不悦闪过:“娘,那临安村的来要退婚钱了。你让小弟出来给他们说道说道。这都什么事儿啊。大早上的可不是触霉头么。”

    钱夫人正让唯一的丫头侍候着洗漱,顿时眉头一皱。

    疾步走出来,面上满是嫌弃。狠狠的剜了一眼钱孝文,这不中用的。说的什么话,自家儿子能丢这个脸么!

    上次从临安村回来,钱孝礼便请了三日的假没去书院,把钱夫人心疼的够呛。

    不过好在那退婚的缘由没传出来,让钱夫人松了口气的同时又冒出了点小九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