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章 母债子偿(60+六更求月票)

古代逆袭攻略 +A -A

    叶拾舟那话,吓得宋呈文猛地回头看着她。-【鳳\/凰\/ 更新快  请搜索//ia/u///】

    见她一脸认真,旁边几个男子肩上都扛着木棍,这才发现,她居然来真的!

    “你敢!”宋母尖利的嗓音狠狠地叫了起来。

    宋母面相阴沉,尖嘴猴腮眼中精光又左摇右摆,这等人最是刻薄。此时她更是气急。

    “你个破落户的死丫头,死了爹死了娘,还敢在我面前叫嚣?你算什么东西!要不是娶了这么个不下蛋的东西,老娘还不稀的与你们的结亲!还敢打我?来来来?朝这儿来!”

    宋母依仗着自己婆母的身份,自以为叶拾舟也是个要脸的姑娘家。这个时代,若是女孩子名声不好,便是不好嫁人的。

    她便算着这一点,对着叶拾舟加以挑衅。

    宋呈文心头跳的越发厉害:“娘,娘,你跟个孩子计较什么。娘你别说了。娘!”宋呈文心里毛焦火辣的。

    那个读了十几年的男人还是第一次觉得自己娘这般...作死。

    宋母以前也是地里刨食的,这手把子力气大着呢。便是宋呈文压根就拦不住。

    宋母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叶拾舟怒骂挑衅。

    连叶拾舟身旁的黑胖子都能感觉到她即将爆发的怒气。忙缩了脑袋,把那几个不知所以然的兄弟带着后退了几步。

    “远离高危地。”黑胖子压低嗓音跟几个临时找来的兄弟解释道。

    正当几人狐疑不解时,便听叶拾舟慢悠悠道:“很好,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话音一落,叶拾舟便直接从凳子上蹦下来,转手便抄着椅子朝宋母砸去。

    “住手!”宋呈文惊恐到嘶声的喊了一句,便猛冲过去把宋母撞开。

    “哐!”的一声,那椅背直接狠狠砸上宋呈文的胸膛。

    宋呈文浑身一软,便倒在吓傻了的宋母跟前。

    断了一根肋骨。

    叶拾舟很满意自己的准确率,还是熟能生巧啊。

    “儿啊!”宋母惊恐的叫声几乎刺破人的耳膜。

    哆嗦着朝宋呈文跑去,便要抱起他。那黑胖子赶忙道:“别碰!”

    “他肋骨只怕断了,别动他。”黑胖子看了眼闭眸的叶拾舟,没敢说送医。

    叶朝阳一直都跟傻了似的,怔怔的瞧着街头。生怕眨个眼,宋欢歌便不见了一般。

    “你敢伤我儿,我跟你拼了!”宋母见着宋呈文半昏迷半清醒的躺在那里,只觉头皮发麻浑身发凉。

    宋呈文一直是她最心疼的儿子,否则也不会总觉得叶朝阳配不上她儿子了。这会儿见宋呈文重伤,心口拔凉拔凉的。

    比自己挨了揍还恐惧。

    宋母还未冲上去,便被黑胖子一脚踹开。那宋母顿时吐了好几口,才噗嗤噗嗤喘着气儿。看着他们,一脸的惊恐。

    黑胖子摸了摸鼻子,不识好人心!

    他能感觉到叶拾舟那股气还未出去,她要给这妇人一脚,只怕这妇人当即得上天。

    “没王法了没王法了啊!要杀人了要杀人了啊。。。”宋母惊恐的直叫唤。

    偏生周围的商铺紧紧关着门,生怕被波及到半分。连那九仪楼掌柜的都躲在自家柜台底下。“艾玛艾玛,我该告老还乡了。连个小掌柜都做不了咯。真凶残啊真凶残,没人性啊。”

    旁边一同躲在柜台下的账房先生一脸鄙夷,你特么有本事别偷摸着伸出脑袋去看啊!

    还有,那妇人挨揍时,你那一脸的爽快啥意思!有本事咱们聊聊啊。

    宋母这会儿还不知道,今儿一夜后,叶拾舟就成了这镇上横着走的人物。

    “我家孩子是没了爹娘,家中也没个男人撑场子的。但不代表你就可以欺负人了。”周氏鬓间散乱,带着刘氏从村里风尘仆仆的赶来。

    掌柜的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又搬了两把椅子过去。

    哎哟,你那一脸看着叶拾舟崇拜的表情咋回事。

    宋母一听这话就想要讽刺几句,哪知叶拾舟猛地睁眼横过来。吓得她顿时又一个哆嗦。

    叶朝阳一见周氏等人便红了眼。

    “傻丫头,以后受了委屈便给家里说。娘家人又不是死的,你爹娘若知道这般委屈,可不得怨我了么。你让周姨可怎么办。”周氏抱着她。

    叶朝阳才低低的哭出了声。

    周氏刚嫁过来时叶朝阳还是半大姑娘,早早的没了娘便懂事的让人心疼。她一直便是最让人放心的一个。

    但却是让人放心的孩子,便越是让人忽略。家人总是更容易关注调皮顽劣的孩子。

    周氏哪知她在外受了这般大的委屈,回娘家却从不吭声。

    刘氏脸色铁青,瞪着宋母恨不得上去一巴掌扇死。她是长辈,又得顾忌着叶朝阳的将来,反而不似叶拾舟那般果断。

    这会儿便是刘氏和周氏都觉叶拾舟那顿打,来的爽。

    孩子嘛,不懂事。

    “一炷香到了。”叶拾舟慢慢道。

    她只觉自己心里憋着一口气,她还不懂这是对家人的牵绊和委屈。

    宋母一听这话顿时蹭的跳起来,那一脸刻薄得意的妇人这会儿竟满是害怕。

    “很快就能找到的,很快就能找到的。”宋母哆哆嗦嗦,眼神惊恐。

    “你不懂大姐丢了欢歌的痛苦,不如你也感受一番如何?”叶拾舟眯着眸子问道。

    随即便自问自答:“就这么定了,每一炷香后还未找到人,我便打断宋呈文一根骨头。若是残废了,横竖我大姐也不嫌弃他。”

    说完还略有些感慨,果然是患难见真情啊。

    咳咳,虽然她是患难。

    叶拾舟坐在凳子上没动,朝黑胖子使了个眼色。

    黑胖子就着手中的木棍便直接就是一棍敲去,卡擦一声。

    半昏迷的宋呈文闷哼一声,再次昏死过去。

    不止宋母,连刘氏和周氏都有些惊颤。这孩子居然说真的!

    黑胖子等人肃穆的站在叶拾舟身后,抱着根棍子不撒手。虎视眈眈的瞧着宋母。

    宋母两次眼睁睁瞧着儿子受难,几乎要死过去。方才那一棒,她恨不得打在自己身上。

    宋母哇的一声便哭了出来。

    “救命啊,救命啊。朝阳朝阳,快救救你相公,快救救呈文啊。”宋母手脚并用的爬到宋呈文身边,整个人都吓崩溃了。

    嘴里胡言乱语不知说着什么。

    叶拾舟清冷的声音在她耳边回响:“下一炷香,你说打哪儿好呢?”

    宋母腿间一片湿润,哆哆嗦嗦缩成一团。嘴里呐呐道:“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一股子臭味让人不禁皱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