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1章 浩大的阵仗(45+五更求月票)

古代逆袭攻略 +A -A

    叶拾舟站在街头,小手一挥,两股人群都浩浩荡荡的跑了过来。

    五六十人的男子汉们,一手举着火把,一手拿着家伙。

    黑胖子气喘吁吁的过来道:“今儿喊得急,就先找了些,猴子已经去周围几个村找人了。估计半个时辰就能赶回来。”

    元照挑眉,见黑胖子比起往日那更健硕的身子很是诧异。这才一个多月不见。

    “我这里也够了,这三十人可不是滥竽充数的,个顶个的好手。这镇上,便是挨邻几个镇上的人都在了。”元照认识许多龙蛇混杂之人。见着黑胖子去邀功,居然没忍住多说了一句。

    宋母看着叶拾舟在那几十人面前指手画脚,突然有些脚软。整个人都哆嗦了,想要往宋呈文身边躲,宋呈文却是条件反射般的后退了一步。

    眼神看着她,似有防备,也有自责。

    叶朝阳漠然,只慢慢的撑着身子站了起来。旁边包子铺妇人赶紧扶了一把:“你这脸色可差了,要不我给你找个大夫看看。这,这么多人找孩子,定是会没事的。”

    妇人的声音都有些哆嗦,若不是叶朝阳靠在她身上,她都想撒丫子跑了。

    娘啊,这也太吓人了。活了几十年,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壮观的时候。

    叶朝阳嘴唇苍白,微微闭着眼,只觉脑袋一阵阵的眩晕。轻轻摇了摇脑袋,若是欢歌儿有个什么事,她也活不成了。

    只是见得叶拾舟指挥着一群人举着火把一条条街搜寻时,心里又忍不住多了几分期盼。心里求遍了满天神佛,只求保佑欢歌儿平安无事。

    “去衙门口叫人,让衙门也来找。今儿我就不信了,掘地三尺也得把人找出来!”黑胖子叫了几人去衙门。

    衙门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若是闹的太厉害,也不会不管。

    更何况元照就是个能作死的,这县令上任几年,头发都被他急白了。只要有他在,便是那县老爷还在温柔乡,估计提了裤子就得爬起来。

    元照和黑胖子比较熟悉镇上,商量了一下。便几人分派着兄弟们每条街每条巷道举着火把,挨着搜罗打听。

    便是关了门的商铺都一一敲开询问,若是有知情不报者,那么这里五六十人就是你家的常客。

    还有人提着二两小酒赶往城门口,去看看有没有出城。

    几十个男孩儿举着棍棒火把,便四处寻找。

    夜晚安静的小镇直接被打破,四处吵吵闹闹个不停。那边猴子还从各个村里又找了十多个身强体壮的少年,不论是不是混子,你的兄弟就是我的,二话不说捞起东西就走!

    七十多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在镇上四处搜寻,便是县老爷都穿着一身中衣在衙门口冒出个脑袋偷看了一眼。

    那一条条火龙汇聚整个小镇,曾经有过半点拐卖史的人贩子都被人供了出来。街上纷纷扰扰吵闹不休。

    县老爷一脸苦涩:“我咋摊上这么个地方啊。哎。”望着门外的一条条火龙,以及衙门都被快被人踹烂了的声音。

    县令一张脸都苦巴巴到了一起。拽了拽头发,来了这,他得少活十年。

    陈夫人从屋内端了燕窝出来:“老爷你这是想岔了,老爷不是想要有所作为?古往今来多少孩子被拍花子的带走,今儿可不正是你的机会!这许多事衙门不好做,便是因为民间不配合。如今老爷只要加以引导,老爷可就成就一番大功德了。”

    陈夫人温婉贤淑,一番话说的县令顿时醒悟。

    “夫人,更衣!”县令赶忙喝了那碗燕窝,便整装出门。

    衙门也开始加入行动。

    叶拾舟留了五六人在九仪楼门前,那九仪楼的掌柜也惯会做生意。

    “来来来,天寒了,各位都喝点姜汤暖暖身子。”更是让人搬了桌椅板凳让人坐下。

    叶拾舟坐在木椅上,手放在旁边的扶手上。

    宋母战战兢兢的往藤椅上一站,还未落座,便听得叶拾舟清冷的声音问道:“我让你坐了么?站着!”

    那声站着猛然一重,吓得那妇人蹭的一下跳了开来。远离那凳子好几步远。

    满脸尖酸的妇人似乎觉得有些丢脸,又打直身子,脊背挺直。脖子一昂。“我是你姐姐的娘,我不坐她还敢坐?!我坐坐咋地了!”

    宋母瞪了眼宋呈文,只觉得宋呈文也不帮着自己说话。

    “大姐,坐。”叶拾舟脆生生说了一句。那包子铺的妇人忙扶了她,一脸得意的坐上去。

    叶朝阳没吭声,只冷着脸垂眸坐在那里。肚子疼,心里也疼。她都觉得自己麻木了。

    想起欢歌还在外吃苦,她便忍不住害怕的哆嗦。

    “你这不要脸的,你娘我都还站着呢?呈文,看看你媳妇儿!那小丫头片子都要在你娘头上作威作福了!”宋母拉了宋呈文一把。

    宋呈文一个没站稳,便摔倒在地。

    似乎这会儿才从自责中醒悟过来。

    见着叶朝阳闭着眸子不看他,便心里一疼。“朝阳,是我的错。是我不知欢歌在门外。我从未嫌弃欢歌是个女儿,我...”

    “你还要替她隐瞒到何时?从欢歌出生开始,你替她隐瞒了不少吧?母亲从不喜欢欢歌,我知道。我知道你心疼欢歌,我也知道。但是,但是...”叶朝阳抹了把眼泪。

    眼眶通红,只要想起欢歌便止不住流泪。

    “因着你对咱们娘俩好,我便忍了。但是,欢歌还是个孩子啊。她才三岁。那么小的人儿,你怎么忍心!”叶朝阳心里无比悔恨,为何当初不把孩子一块带走。

    但她心里也明白,宋母重男轻女到极致,对欢歌迟早会有今日的一遭。

    她不可能时时刻刻守着欢歌,但她却不知道,宋母对欢歌竟然轻贱于此。便是多看一眼,孩子也不会丢了整日都不曾知晓。

    叶朝阳看着宋呈文,满心的失望。

    叶拾舟看着他们两夫妻,淡淡道“每过去一炷香,若是欢歌还未找到,我便断你一根骨头如何?”

    叶拾舟看着宋母,语气森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