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9章 人贩子(15+三更求月票)

古代逆袭攻略 +A -A

        叶拾舟一边想着清蒸红烧油炸,一边扛着东西往前走。--小-说---

    那边急促的马蹄声便冲了过来。

    那叶拾舟竟是也一动不动,马背上的男人似乎微眯了眼睛,然后竟是露出几分纨绔该有的轻笑,直接便朝着叶拾舟猛冲过来。

    黑胖子等人一怒:“给我停下!”怒吼一声。

    那高头骏马竟是直接朝着叶拾舟重重踏来,男子似乎想显示自己的厉害一般,居然也毫无怯弱之意。

    叶拾舟眼神一眯,冷哼一声。那匹白马眼中竟是人性化的闪过一抹惊恐,嘶的抽了一声。

    那疾驰而来的马竟是无视主人的意愿,直接把男人倒栽这甩了出去。

    “嗖。”的一下,便飞到了旁边草丛里,滚了好几圈儿。

    那骏马因为停的太急竟是前肢直接踉跄着跪下了,带起一地的灰尘。

    “咳咳,你个小畜生,居然想摔死我。是不是想换个主人了。”那男子顶着一头草便爬了起来。一身的狼狈。

    男子面若冠玉,鼻尖高挺,双眼带着几分含笑。在正常人眼里,就是个活脱脱的俊俏小伙。

    但在叶拾舟眼里,呵呵,胡子,腰下三寸,还身无二两肉。浑身都瞧了个遍。继续瘪嘴中。

    这男子标准的纨绔子弟,叶拾舟这还是一次见着活的纨绔呢。

    她表示,很好奇!!

    毫无疑问,被叶汉子盯上的,也不知是不是倒了八辈子大霉。

    “咳咳,你们谁认识叶家人啊?我是来传信的,那个,叶,叶永安说,让她妹妹带几个人过去找孩子。宋欢歌失踪了。你们认识不?”丰源挺起胸膛一副公子哥儿的模样道。

    是元照给他说,来了就能看见小娘子。

    果不其然,人倒是见到了。虽然丢了脸,但也不能掩饰哥英明神武的气质!丰源挺胸抬头!

    丰源正想着随便带话完毕就成,自己就能看小娘子了。

    哪知那一群人听了他的话却是直接变了颜色。“你说什么?谁丢了?”

    叶拾舟把狍子一甩便问道。

    丰源愣了愣:“一个叫宋欢歌的小姑娘啊。听说早晨就不见了,还是方才她娘回去才发现丢了。那家人也太当回事,我看啊估计是被拐子拐了。说不定被卖到什么地儿去了。照我说啊...”

    “滚犊子!拐你大爷!”叶拾舟冲上去就是一拳头盖上丰源俊脸上。

    打得那纨绔一愣,连鼻血留下来了都没注意。

    叶拾舟面色铁青,黑胖子等人这么久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她发怒。

    “把所有人给我带出来,今儿老子不给他捅个窟窿出来,这事就不算完!”叶拾舟拧着眉,明明娇软的声音愣是听出了几分森寒。

    直接在丰源眼巴巴的眼神下要翻身上马。“别,那马烈.....性。”

    话还在嘴里没说完,叶拾舟翻上去就骑着马跑了。那马比在自己主人手上还乖巧。

    丰源一张脸直接就黑了,擦,这年头畜生都搞性别歧视?

    黑胖子等人也是沉着脸,如今战乱经常有些孩子被拐卖。从早上到现在,只怕情况更是不好了。

    黑胖子扛起袍子,对着身后几个兄弟喊道:“去把周围几个村里能找来的兄弟都找到,老子就不信了,今儿不给翻个底朝天还就不信了!”

    这会儿天已经黑了,侯强赶忙紧急招了些兄弟过来。

    自己那伙人有十多个,加上那群十三四的小少年也有近二十。此时各个都去找乡邻的兄弟们帮忙。

    待叶拾舟一路策马狂奔到镇口时。已经有个少年在等着,少年倚靠在街边,来来往往收摊的小贩都低三下四的询问着他需不需要吃食桌椅。

    元照在这镇上,便是县官老爷都头疼的人物。自从那年把他放出来,这小子越发凶狠。

    用比较文雅的话来说,他就是收保护费那种。

    叶拾舟从马上跳下,那骏马直接累瘫倒在地。连那黑衣少年见她下来都愣了愣。

    条件反射的往后望了望,好嘛,早就知道那小子要倒霉。

    “你有多少人?”叶拾舟声音颇有些清冷。

    元照挑眉:“你想做什么?”说完才反应过来,有多少关你鸟事!

    “借人一用如何?欠你一个人情。”叶拾舟抿了抿唇,愚蠢的人类,老娘一个人情就是星主都求不到。

    “不借又如何?”元照倒是来了些兴致,这还是第一个见了他腿脚不打哆嗦的丫头呢。

    叶拾舟里里外外把他浑身瞄了一眼,心里算计着到底是挟持比较好呢,还是直接干掉计较好。

    元照在她那眼神下总觉得自己浑身都被扒光了似的,干咳一声:“行。等我需要的时候便找你。”

    讲真,其实在叶永安遇见他,让帮忙传话的时候他就知道,估计又得帮个忙。他不是善男信女,但他却极其喜欢叶拾舟的爽利。

    更何况,他总觉得叶拾舟这人有些不同。帮个忙不过是轻而易举之事。

    此刻的他丝毫不知,就这么简单的几句话便被绑上了贼船。为叶拾舟的坑爹路添砖加瓦。

    尼玛,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真的只是想打个酱油!

    事后想起,便是哭爹喊娘都没用了。

    他以为自己就算能作的,却没想过有人的作死路如此轰轰烈烈

    。一路火花带闪电,刺瞎眼。

    元照这会儿都没注意,叶拾舟那语气很坦然的发号施令模样。若是能注意到半分,估计也不至于被坑的渣都不剩了。

    “你哥他们在九仪楼,待会儿便在那里等。”元照吊儿郎当的走了。旁边的摊贩们才松了口气。

    不过一见叶拾舟又猛地后退两步,能跟元照少年在一块儿的,都不是啥好鸟!!

    讲真,你们真相了。这位更凶残。

    叶拾舟一路走到县衙外的三清街,九仪楼外已经围满了人。

    “就是你这个蠢妇,若不是你回什么娘家,那我孙女咋会丢,你自己个儿说,定是那丫头出来找你了!我就说让你别回去,你回什么回!回来就害了我的孙女啊!”宋母尖酸的声音透过人群传了出来。

    旁边地上痛哭的叶朝阳几乎喘不过气,浑身煞白的骇人。

    旁边宋呈文脸色阴沉。眼睑有些乌青,想来是被谁打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