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 婆媳关系歪解(一更求月票)

古代逆袭攻略 +A -A

    叶淮安去世为叶家带来不小的打击。

    周氏虽然不再像之前那般失魂落魄,但偶尔却常常闪过几分不安。

    孩子的心思是最敏感的,叶婉言和叶世平兴许是感受到了什么,常常寸步不离的跟在她身后。母子之间感情倒是好了不少。

    再者,从那日后叶永安似乎一口一个娘喊习惯了,也让周氏眉眼间多了些笑意。

    若说如今有什么不对的,那便是叶拾舟。

    叶拾舟往常还能眯着眸子看着柔和些,如今任谁一眼看去都得吓一跳。

    临安村这边的习俗是,亲人去世吃素七天。然后家中一年内不穿艳色。

    穿什么叶拾舟不在意,你要愿意,她不穿都行。

    问题是吃素,呵呵哒。

    叶拾舟这几日眼睛发绿,看谁都像一块肉。还散发着香气就等人来饱餐一顿的那种。

    连那群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年都不敢在她面前转悠,也就那黑胖子好些。至于原因么,据说是因为叶拾舟不吃黑猪肉。

    叶朝阳在家住了两日,也不知是不是操劳过度竟是有些头晕目眩。好几次差点晕倒,村里的郎中出去给人瞧病了

    周氏如今很是心惊胆战的,就连哄带拖的把她送回去。

    叶拾舟站在门口,招手把门外那群少年叫过来。

    “去查查,是谁在我爹回来那日给她偷偷摸摸说啥了。”叶拾舟抱着手站在院里,面容有些肃穆。

    既然敢做,就不要怕啊,咱们互相伤害啊。看老娘不把你剥皮拆骨。

    黑胖子激动地黑脸都发烫了。这还算叶拾舟第一次有事吩咐,能不高兴么?至于平时的苦力活,哦,叶拾舟说了,那是对你们心智的历练。

    黑胖子怎么做,叶拾舟不在乎。

    这会儿屋内周氏的声音也传了过来:“朝阳你快回去,你这回来都六日,呈文那里也离不得人。若是待久了,那边也得说你了。”

    周氏见叶朝阳脸色不好,就更是着急。她本就是不祥之人,可不能再害人了。

    叶朝阳这几日也不知怎么回事,额间总是冒着冷汗。似乎浑身有发不完的虚汗,她之前还以为是爹爹去世太过伤感所致。

    如今只怕是伤寒了。

    “娘,呈文是读书人。他是讲理的。感情如今我多住几日都不成了?”叶朝阳捂着小腹,有些疼。

    周氏轻叹一声:“你奶这些日子也不好,娘,娘我这命本就不好,不能耽误你了。你和呈文感情好,以后便再生一个。莫要让你婆母说你。”

    “你这日子过得如何,娘怎么看不出来啊。”周氏心疼的很。每次回来时叶朝阳都不敢在家中久留。这次却住了五六日丝毫不提回家。

    只怕是在那边受了委屈。

    但如今外边都传她克人,叶朝阳那婆母本就脾气怪。周氏自然也不敢让她久留。两口子在一起总是要好些的。

    叶朝阳低低的喊了声娘,眼泪滚落。

    叶拾舟一想,传说中的婆媳关系啊。后来她一想,自己以后也是要嫁人的。叶拾舟抿了抿唇。

    “你说婆媳不和怎么办?”叶拾舟出门在外,随意拉了一个正在练功的侯强问道。

    侯强一听这话,顿时脸上一红,手脚都无处放了。他如今已经十七,按照正常来算都该娶妻生子了。

    但他家中就寡母一人,他又是个混子,谁还敢跟他说亲啊。便是喜欢的姑娘,谈起他都一脸的嫌恶。

    “我,我娘人很好的。以后,以后但凡宁愿我受委屈,都不能让媳妇儿受委屈。我一定会...”

    “难道不是直接把她打趴下么?”侯强还未说完,便直接被叶拾舟那一脸的凝重打断。

    侯强眼皮子一跳,顿时猛地跳起来,结结巴巴道:“打打打,打不得!”一脸惊悚的看着她。

    那眼神跟见鬼一般。不过随即一想,她还能嫁出去?

    侯强狐疑的看着她,见她白生生的小脸上一脸懵懂,又觉得自己多疑了。她不说话不动手的时候还是很有欺骗性的。

    叶拾舟从未纠结过的脸皱到了一起,居然还叹了口气。“那当婆母的最心疼什么?”

    “当然是儿子啊,我说你问这个干什么?”侯强越想越觉得不对,就她那傻样最近是不可能开窍的。居然会考虑这么高深的问题。

    叶拾舟恍然大悟,“啊!这就是母债子偿么?”这样啊。还顺势砸吧砸吧嘴,似乎有些遗憾。

    叶拾舟那一脸的我明白了,让侯强吞了吞口水。

    “母债子偿,不是这么用的。”侯强还是挣扎了一句。

    为毛他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若是认识大胡子,只怕就会知道大胡子内心的那种悲惨了。明明老子给你说的是一个意思,为毛你领悟到的是升级加强版?!

    偏生还是自己亲口开启的,简直是她一路跑偏的见证人。

    叶拾舟听到想听的答案就没再管他,甩了甩手,一副用完就扔的架势。

    不过眉宇间却有些遗憾,早知道就先把宋呈文打残算了。

    算了,横竖以后有的是机会。

    此时远在镇上跟宋母理论的某姐夫,生生打了个寒颤。缩着脖子,颇有一种熟悉的后怕,似乎在哪里见过一般。

    “呈文,你到底有没有听娘说?啊?你给你那媳妇儿说说,你看看周围几家,谁家像你一般连个儿子都没有。如今欢歌都三岁了,那还迟迟怀不上。你看看这像什么样子!”宋母敛眉沉声道。

    那刻薄的样子当真让人心生不喜。

    宋呈文眉头一皱:“娘,你说什么呢,欢歌不是我的孩子么?再说我和朝阳现在还年轻。娘你就别管了。”

    宋呈文看着娘那般说着欢歌,便也带了几分怒气。

    “儿子,她算哪门子儿子?我让你给她取名欢哥,欢迎哥哥的意思,你给我取个什么?丫头片子迟早都是别人家的,就你还当个宝。”宋母很是尖酸的说道。

    趴在窗户下找蛐蛐儿的欢歌儿胖呼呼的小脸满是无措,手中的蛐蛐儿也抓不住了。小嘴一瘪,湿漉漉的大眼睛就要哭。

    转头便啪嗒啪嗒的朝宋家后门跑去。

    ps:团子可以厚着脸皮求票么?团子现在还在第二....后面的来势汹汹,好可怕....求票求票,团子这个月都不打算有任何活动,每天还欠下的更新。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我们一起努力,保住这个位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