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章 沉默的女汉子(十更求月票)

古代逆袭攻略 +A -A

        叶家这几日吊唁的人极多。樂文小說|

    叶老二家虽然落魄了,但叶淮安却是个热心汉子,这村里他帮过的倒是不计其数。

    否则便是刘氏那般作的一个人,只怕这村里早就容不下她了。

    刘氏前些年也确实是个厉害的老太太。两个儿子能文能武,哪个见了不羡慕两句。

    如今刘氏在病榻前起不来,也是村里妇人过来照料着。倒也让人不得不感叹一声。

    临安村当真是民风淳朴,除了那般有深厚隔阂的,平日里却是都不曾计较什么。

    “舟舟,你要不劝你娘回去休息休息,你娘这可都跪了一夜了。”村头的陈婶儿忧心说道。

    周氏浑身就跟被抽了生机似的,整个人都浑身没有半分精气神。整日在灵堂跪着,这脸色也白的骇人。

    叶拾舟正带着两个孩子过去睡觉,两个孩子不知为何却是怎么也不肯离人。便是困得眼睛都肿了,也要跟在人身后。

    叶拾舟不懂她们心里的恐惧,只得让他们在身后做小尾巴。

    叶拾舟轻轻嗯了一声。以前面色平静的她似乎看着也有了些人气儿。

    叶拾舟走上前,蹲下:“你回去睡觉吧。”语气淡淡,并没有半分哀求。

    周氏似乎一夜间就老了似的,身子一下子就佝偻了下来。

    “大哥说的对,其实我的命真不好。你说,他咋就不信呢。”周氏慢悠悠的嗓音有些沙哑,明明毫无起伏的音调,愣是听出了几分绝望。

    她嫁过两次,两任相公相继死亡。对于叶淮安,她更是小心翼翼的护着这个家。

    叶拾舟没听过命硬不硬,但她却知道周氏命理不差,儿孙福极旺。那个便宜爹不知道,所以没吭声。

    也许,是便宜爹命不好呢?这话可不好说。

    “为什么不是我去死呢,淮安那么好的人。都是我的错啊,我的错的。是我克死了他,是我害死他的。”周氏低低哭出声,声音满是沙哑,喉咙几乎出血。

    叶拾舟一身白衣,默默看着周氏。

    “是我害了你们,我不该进叶家门的。”周氏嘴里不断的重复这一句,神色癫狂。

    叶拾舟默了默,试探着伸出手,然后僵硬着身子把崩溃的周氏抱了抱。

    周氏本来便神色恍惚,却被叶拾舟那猝不及防的拥抱怔住。还未反应过来,叶拾舟手掌一劈,周氏便软软的倒了下去。

    恰好进来的宋呈文恰好见得这一幕,见她神色淡漠的劈晕周氏,宋呈文微微缩了缩脖子。

    宋呈文还未说话,叶拾舟便轻巧的抱起周氏往屋里走去。倒把宋呈文吓了一跳。

    堂屋里,丧事已经到了尾声。已经有

    “舟舟,这是周姨拿着的钱袋儿,你收着吧。若是家中有什么用处,便先花着。这是大姐存的一些私房,你也收着。”叶朝阳披麻戴孝的走进来。

    不过几日,人也憔悴了不少。

    叶朝阳压低了声音,朝着门外看了一眼。宋呈文当真是个极好的人,但宋母却很是难缠。

    刘氏这两日也好了一些,只是偶尔还会咳嗽两声。

    她一起来操持,这叶淮安的丧事才办的越发顺利。只是这家里的气氛,到底带了几分沉重。

    叶拾舟只拿过了那腊梅花的袋子,这是那个送信之人带回来的。“我够了。”叶拾舟心想,退亲的一百两银子看来也得走动走动了。

    叶朝阳正想塞进她怀里,门外便叶永安便喊了起来:“要下葬了,叫娘出来吧。”一声娘,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出来了。

    连他自己也没意识到。

    叶拾舟算了算时辰,也有两三个时辰,便让人把周氏唤醒。

    周氏眼神很是迷茫了一会儿,才想起今儿是叶淮安的下葬日,好不容易恢复了血色的脸又白了。

    周氏一声不吭,强撑着身子起身准备。几个孩子也穿了一身白,跟在棺椁后,也幸亏家中还备了棺椁。否则只怕还真要再耽误几天。

    农村有个习惯,便是上了年纪的老人都会习惯提前备好棺椁,有些早的能提前十几年。

    村里几个青壮年抬起棺椁往山上去时,周氏和几个儿女都披麻戴孝的跟了上去。

    叶朝阳想起宋母说的话,脸上有些失落。便道:“相公你便在山上安顿乡邻吧,我上去送送爹。”叶朝阳声音哽咽,低头抹了把泪。

    她是家中长女,曾经叶淮安对她也倾注了最多关爱。

    宋呈文明年要考秀才,便是他不忌讳,只怕回去娘也会不依不饶,便也只能作罢。

    棺椁一路抬着上了山,叶永安偶尔低头抹泪,几个孩子也忍不住嚎啕大哭。

    直到棺材下了葬,骨灰都一一入了土。周氏才浑身卸了口气。

    “娘,以后我便是您的女儿了。”周氏跪倒在苍老了不少的刘老太太跟前。

    她眼中的愧疚不安几乎能把她淹没。

    这些日子刘氏脸上的皱纹多了不少,她一语不发,便任由瘸着腿的叶泽南扶着她下了山。

    叶泽南看了眼山上孤零零的坟头,掩下心中的悲戚。再一次痛恨自己的无力起来。

    “娘,我们回家吧。娘,言言扶你。”叶婉言懂事的想要去把周氏抱起来,小脸因为用力都涨的通红。

    “娘,言言怕,我们回家。娘,抱抱言言。”叶婉言拖着她娘的胳膊轻声细语的喃喃道。

    叶拾舟眉头一蹙,见叶婉言望着她可怜巴巴的样子。

    上去就把人一把抱起,直接甩上肩头。扛着就疾步下山,一点都不带含糊的。

    周氏那哭声顿时戛然而止,连周围一同送上山的汉子们都齐齐一愣。然后对视一眼。

    难怪刚才他们抬着棺椁爬不上那个山坡时,叶拾舟一直在他们身边打转。他们还以为是她怕棺椁落地,让她爹受委屈。

    尼玛,如今想来,这货特么是跃跃欲试,打算自己扛着棺椁上山的啊。

    那群汉子干咳一声,心里居然有了点尴尬。这猴孩子,你就不能婉转点儿?

    叶拾舟一路扛着周氏狂奔下山,居然喘气都没半分变化。

    把不知所措的周氏往地上一扔,便扬长而去。

    周氏被她这一惊一吓,心里那口郁气,竟是突的一下散了不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