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3章 噩耗(七更求月票)

古代逆袭攻略 +A -A

        叶拾舟等人才回叶家,那边整个村子都传遍了。m.. 移动网

    叶老大家孙女以死相逼,叶拾舟大度相让成全那对狗男女。听得知情人都牙疼。

    不过叶小翠经此一役名声是真的坏了,便是她再如何解释人家却也相信眼睛看到的。连袁三妮儿都被她娘关在家里不许出门,免得带坏了名声。

    一时间,那叶小翠虽然得了门亲事,却一下子从人人称赞的好姑娘成了嗤之以鼻毁人姻缘的心机女。

    虽然,她也确实打得这个主意,只是倒霉催的让叶拾舟发现罢了。

    直接让叶拾舟一巴掌扇死在摇篮。

    叶拾舟回家后,身后还跟着十多个少年,人人面色晦暗的看着她不知该如何劝解。毕竟前几年叶拾舟对钱孝礼可是情根深种。

    远远吊在她身影后,黑胖子拳头都捏紧了。心里把钱孝礼倒是给恨上了。

    连周氏都一脸的忧心忡忡。

    “舟舟啊,你若是心里不痛快便跟周姨说说,可别憋在心里,你若是有个什么事儿,我怎么对得起你爹娘。”周氏过来时,叶拾舟才几岁,她是真正把叶拾舟当闺女养的。

    便是叶拾舟背地里收拾叶婉言两人,她都只是暗暗垂泪并未多说几分。她刚嫁过来时叶拾舟并不是这样,那会还是个爱笑又好看的小姑娘,却是她生了孩子后,舟舟才变成这样。

    周氏一直以来就有很深的负罪感。

    叶拾舟心里琢磨着那一百两银子怎么花,见得周氏的忧心忡忡,才恍然回头一望。

    见他们远远跟在身后,面上掩不住的担忧。才鼓了鼓脸颊,指着直接的眼珠子问道:“你看这是啥?”

    周氏一愣。

    “这是眼珠子,又不是瞎。”叶拾舟怒了努嘴,本想说一根指头就能按死他,但又怕吓着周氏。

    她都亲眼看见了,又不是傻,还吊死在一棵歪脖子树上。还是,非常细的那种!!!!

    周氏啊了一声,然后见她毫无异样的转身回去,才神游似的跟了上去。

    黑胖子等人站住脚步,心中喟叹一声,转头看着叶永安定定道:“我敬她是条汉子!”满脸的严肃,语气满是敬佩。

    叶永安呵呵了两声,甩头就走。

    你特么才是汉子,你全家都是汉子!

    待叶拾舟回家没几日,那群二混子就成功用猎物打动了女汉子那颗早已*的心。

    虽然村里也有些传言叶家命不好,但好歹也只是暗地里流传。即便是如此,周氏也气得在屋里好生哭了一通。

    村里人都认定了叶淮安早已死在外头。这都三年了,今年征召的将士都又来了。

    不过今年临安村不在征召的范围内。年后便是春种,每个村子只要上一次征召,下一次便会跳开。这也是国君英名之处。若是动摇了国之根本,只怕还得不偿失。

    半月后,镇上已经开始报名,周氏一早就托了人去打听。

    不知为何,她这几日总是有些焦躁不安。

    周氏几乎****在村头等着,等着那些带回来的口信,以及,心底最不愿听见的噩耗。这几年她也托人打探了不少,却没传回丝毫消息。

    周氏心神不宁,也惹得家中两个孩子战战兢兢,便整日跟在叶拾舟身边转悠。

    叶拾舟这几日调教那群熊孩子,日子过得很是悠哉。当然,仅仅对于她来说。

    除了偶尔同情的眼神,和钱家死拖着不肯给钱的作死行为。一切都很让叶拾舟满意。

    叶泽南虽然从颓废中走了出来,但偶尔间却也是常常发呆似乎有些回忆。却绝口不提曾经之事。

    只是眉宇间常常闪过一丝阴郁,甚至依然不肯见许志光和张榆林二人。

    “你这般避着我们是怎么回事?便是他们知道又如何,咱们都是同窗情谊,我看他们还要只手遮天不成?!”张榆林在外扯着喉咙怒骂了一声,便愤然而去。

    叶泽南都只是静立在门内一语不发。

    叶拾舟见了也只当没见,偶尔望着村头出神。心里念叨着,那退婚的赔偿再不送来,要不自己去取?

    “淮安家的?淮安家的?赶紧的,村头来人了。说是那边征召过来的。”村里与周氏交好的妇人扣了叶家大门,便扯着嗓子喊道。

    屋内的叶拾舟等人一怔,那周氏却是疯了一般踉踉跄跄跑出去,“你说啥你说啥?是不是我家淮安回来了?”

    周氏满脸的紧张,甚至手还轻轻哆嗦着摸了摸鬓间,整了整衣角。

    传话的妇人面容怔了怔,见周氏略微消瘦却少有的精神,顿时便强撑了笑脸道:“还不知道呢,被村长迎进家了。我这赶着来给你报信,一眼都还没瞧见呢。”

    周氏面上止不住的笑容,那般怯弱的妇人竟是带了几分羞涩。“定是他回来了。定是他回来了。”

    周氏转头便高喊了一声:“永安,舟舟,你们赶紧出来。你们爹回来了,咱们去接你们爹。”这恐怕是周氏直起嗓子说的最大声的话。

    那传话的妇人面上越发难看,甚至眼眶都开始微红。却低了头不敢拭泪,生怕被周氏发现。

    这话,她可怎么说的出口。

    待叶永安带着几个弟弟妹妹出来时,周氏已经把身上的衣角都快扯平了。

    一脸的笑容,眉眼间都是喜意。这哪里还是曾经那个连说话都低三下四的周氏。

    叶拾舟却是看了眼那传话的妇人,眉头微蹙。

    又看了眼周氏,叶拾舟小姑娘紧紧抿了抿唇。眉宇间带了几分阴郁。

    挥手让那群大汗淋漓的少年回家,叶拾舟便紧紧跟在周氏往村长家走去。

    如今不过半个月,那群少年看着似乎精气神好了不少。往日里总觉得眉眼间透着几分猥琐和颓废,如今那眼神却是透亮透亮的。

    叶朗,自从叶小翠之事后便再未过来。倒是那群小跟班归于叶拾舟麾下,整日跟着一同转悠。

    这些日子他们不在村里作孽,村里都很是有些不习惯。

    远远跟在叶家人身后,叶拾舟一群人已经到了村长家门口。门口还围着不少人。

    叶拾舟自认不是个心软之人,但此刻,她毫无波动的内心,竟是带了几分沉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