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1章 渣男jian女汇一堂(五更求月票)

古代逆袭攻略 +A -A

        叶拾舟说的话让钱孝礼难堪,但真正难堪的还有钱夫人。

    她以前本想着舍了叶拾舟娶叶小翠,叶小翠好歹家境富裕家中兄弟姐妹俱全。

    但叶拾舟就不同了,家中老弱病残还有几个拖油瓶。又是丧了爹娘的,自然她更看重叶小翠。再者叶小翠嘴巴甜,又惯会讨好人。

    现在闹这一出,那叶小翠她却是不满意了。自己的儿子可是个金疙瘩,在她眼里那就是要做官老爷的。

    钱夫人朝着他使了好几个眼色。“孝哥儿你胡说什么呢,你可是订了亲的。你这样让舟舟怎么办?啊,听娘的,咱不闹了啊。回去便好好念书,给翠儿些补偿便是。”钱夫人温声细语道。

    叶小翠牙根微紧,心中暗骂了一声老虔婆。便也捂着脸低低的哭出了声:“是翠儿无缘,是翠儿没有这个福气。孝哥儿你跟舟舟好好过吧。翠儿断不会纠缠你们。”叶小翠痴痴的说道。那话语颇有一种被人棒打鸳鸯的即视感。

    若是不知情的人,只怕还以为叶拾舟是插足者。

    刘氏听得冷笑:“还真是恬不知耻,难怪能做出那等下贱之事。”刘氏也是冷了心,直接都懒得去看钱孝礼。

    只叹世事无常人心不古。自家一落魄,倒是都恨不得撇清关系了。

    “住嘴!”钱孝礼吼了一声。叶小翠柔弱全身心依赖他的样子,很是激起了他一番保护欲。说话顿时就有些志气昂扬了,那脊背似乎都打直了一些。在叶小翠面前,她总是能让他产生一种骄傲感。

    至于叶拾舟,他压根就不想在她面前谈学业。叶泽南曾经是镇上最会读书的人,谁都不想去丢人。

    “舟舟,你恨孝礼哥哥也好,怨孝礼哥哥也好,但孝礼哥哥却是要对不起你一回的。翠儿是个善良的姑娘,孝礼哥哥断不能毁了她的一生。舟舟,你能原谅孝礼哥哥么?”钱孝礼一脸的深情,只是那青肿的脸太过辣眼睛罢了。

    若是原主只怕要哭晕过去,但叶拾舟是谁?首先,她是个汉子,还是个强悍嘴贱型的汉子。其次,她才是个女人。

    一听这话,当即就恍然大悟道:“自古渣男贱女多薄情,诚不欺我啊。”甚至她还多看了眼钱孝礼,这就是原来书上说的那种渣男啊。

    钱孝礼脸上抽了抽,见叶拾舟那一脸认真打量他的样子就有些毛骨悚然。叶小翠却是满脸的不忍:“舟舟妹妹,都怪我都怪我。我不愿毁了你和孝哥儿姻缘的。”她那低低的抽泣,惹得钱孝礼又瞪了她一眼。

    叶拾舟摸了摸后脑勺,次奥,有啥撸袖子上来干!特么啥意思!叶拾舟对那自行领悟的眼神很是深恶痛绝。

    “不愿毁了那你还亲?当了biao子还想立牌坊。你身为叶家人,当真让人恶心。”刘氏沉着脸。

    叶小翠一张脸涨的通红,只是没人看的出来罢了。甚是羞辱,但又有一种如了愿的满足。钱夫人沉默不语,其实心里也明白,不娶叶小翠进门只怕是不可能了。

    乔氏微微低头似乎这样就能看不到她微勾的唇角。倒是林氏直摇头,却又做不得主。

    “既然要退亲,那就由我们来退!而且,你们既然要毁亲,那也得做出相应的赔偿吧?莫要把我们一家子孤儿寡母当傻子。”刘氏沉着脸说道。

    那钱孝礼不是良人,刘氏虽然对叶拾舟不太满意,但却也不是那种迂腐之人。

    看着屋内那几人的神色刘氏便隐隐作呕。

    “凭什么?我家儿子是要做官老爷的,怎么可能被退亲!名声有污那可是大忌!”钱夫人顿时蹦哒起来。一脸的不悦,仿佛被人侮辱了似的。

    她儿子,那以后是要做人上人的!被退亲,那便是洗不去的黑历史了。

    “哟,都能大庭广众下睡小姑娘,抓人小姑娘屁股了,还有什么不能做?要不咱们让村长,让乡亲们来说说理?我倒要看看,到底谁退亲!”刘氏一张脸都黑了,只觉这些人欺人太甚。说话也有些口无遮拦了。

    “我不要听你说,我要听舟舟说,是我与舟舟退了亲,理当由舟舟来说!舟舟妹妹,你说,你要让孝哥哥退亲,以后没法做人么?”钱孝礼推开周氏,站在叶拾舟跟前。

    那顶着鼻青脸肿的模样还摆出一副深情,叶拾舟拳头都捏紧了。若不是叶永安使劲儿拉着,估计一拳头就能砸过去。

    刘氏嗤笑一声,脸色有些阴郁。但眉宇间却紧紧皱着。

    以前叶拾舟可是一门心思要嫁进钱家,甚至为此那会儿与许家走的极近。每每回家时便阴郁着脸满是愤愤不平。嫌叶家太过落魄。那会儿因着她,刘老太太都没少被人嘲讽。

    连亲孙女都嫌,在临安村刘氏可没少受人嘲笑。这会儿见钱孝礼那个不要脸的还亲自问叶拾舟,刘氏脸都烂了。

    反倒是钱夫人带了几分放心。除了上次,叶拾舟每一次见着她可都是小心翼翼就差供着她了。钱夫人还想,若是叶拾舟真这般识趣,以后孝哥儿做了那官老爷,就纳了她做妾。也算是对得起她了。

    叶小翠低敛着眉,似乎很是愧疚不安的柔弱样儿。

    叶拾舟微微后退一步,总觉得钱孝礼那模样忒欠揍。不过想起曾经跟大胡子聊他的作孽史时,她又偷学了两招。顿时脆生生道:“可以由你来退亲,但是有个条件。”

    叶拾舟一脸的单纯,眼中清澈见底。仿佛一块即将打磨抛光的玉石要破茧而出一般。

    钱孝礼被她眸子晃的微微愣了下,随即才面上一喜道:“拾舟妹妹请说。”他心中还想着,若是拾舟妹妹执意要嫁给他,以后便是他委屈些收了也不妨。

    这个时候的少年总是骄傲又多情的。

    叶永安捏了捏叶拾舟的手,但叶拾舟却没有半分回应。“若是翠儿姐姐能脱光衣裳在临安村跑一圈以证明对你的情意,便由你退亲。”叶拾舟认真严肃道。

    大胡子说了,打人还不算,还得从内部瓦解敌人的联盟。这样才能逐个...算旧账!

    虽然大胡子语毕后还叹了一句,他是在替人开窍顺带助纣为虐。不过叶拾舟直接跳过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