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9章 膈应(三更求月票)

古代逆袭攻略 +A -A

        叶拾舟还没去过村里的祠堂呢。::小说 3w..临安村祠堂里供奉的都是村里先人的牌位。而且还是儿女双全福禄寿极为旺盛那种。

    叶拾舟听得这祠堂的由来时,第一感觉就是星际功德碑一般的存在。

    心里琢磨了一下,低头便对着叶永安道:“我以后死了也要来这儿!”手指指着最顶上的一排,小脸甚是霸气。眼中还带着淡淡的自豪。

    叶永安一口口水差点把自己梗死,手指哆哆嗦嗦指着她咳嗽了半响。几乎要说不出话来:“你,你咋不上天呢。”

    叶拾舟板着脸呵呵了两声,你要看不?我上天能吓死人。

    叶拾舟努了努嘴,跟着一同进了祠堂。祠堂常年不见阳光,大门一开带起阵阵灰尘。

    钱孝礼和叶小翠两人衣衫褴褛的站在堂下,叶小翠几次想往钱孝礼身边靠,都被钱夫人那阴狠的眸子吓退了。

    “说说吧,今儿到底怎么回事?钱公子如今不在咱村里住,本不归我管,但如今与你一起的却是临安村的姑娘。这是若说不清楚,老头子我也只能去书院替村里问问了。”村长话语有些严厉,临安村平日里虽吵吵闹闹,但危害到村子利益却是极为团结的。

    叶小翠之事传出去,对临安村都有影响。这村里还未说亲的下一代还多着呢。

    钱夫人面色变了变,看着乔氏那一脸的怒意不禁捏紧了拳头。只怕你这心里高兴的很呢!

    前几日叶小翠来钱家,可是乔氏授意的。她那会儿想着叶淮安当年本就只说了个叶家闺女,却并未言明是谁,便想着偷梁换柱。

    哪知中间出了这么个岔子。钱夫人狠狠地剜了一眼叶小翠。定是那小贱蹄子勾引了她儿子。她儿子最是恪守规矩,钱夫人垂着眼。

    “村长能公平公正自然好,我们孝哥儿向来是懂事听话的。若是没旁人的引诱,我儿子可不会做出那等不知羞耻之事。”钱夫人一脸的愤愤不平,仿佛自己儿子被人陷害了似的。

    “合着还是我们翠儿能把一个人高马大的男子汉害了不成?”乔氏不屑道。

    如今便是做不成亲家也必须凑成了。叶小翠那事在大庭广众下毫无转寰之地,以后只怕不好嫁人了。乔氏心里也是暗骂一声,这一手好牌也让那个蠢货打烂了。

    “谁知道呢,我们哥儿单纯心软呗。只可惜我们哥儿是订了亲的。”钱夫人忍着气。

    周氏铁青着脸,现在你们都知道是定了亲的了?“舟舟娘在上头看着你们呢。你们便自己闹吧。”周氏只说了一句。

    叶拾舟却是条件反射的仰头看了一眼,上头?黑黝黝的眸子眨巴了半天也没瞧见半个人影。然后望着顶上那个牌位,一脸的势在必得。那是我的位置!

    看得叶永安眉眼都抽抽起来。

    “这事可怨不得我们翠儿,她一个姑娘能做什么。”乔氏掀了掀眼皮子。

    “她还能往男人怀里钻啊,这两人一看就是男盗女娼,现在倒是来狗咬狗了。”刘氏重重的推开门,看着那乔氏便冷哼了一声。

    乔氏气的就要回骂,却被村长呵斥急忙呵斥住。

    “她还会咬人。唔,他嘴就是她咬的。我都看见牙印儿啦。”叶拾舟突地高声说道,语气带了几分娇俏。头上的双平髻一摇一晃的,眼神紧紧盯着两人猛瞧。

    叶永安只觉得眼前一黑,妹纸,你知道自己被绿了么?你现在拥有了一整片森林哦。

    他这会儿感觉那个一脸自豪自己眼神好的妹纸,突然有点蛋疼。

    周氏等人浑身僵直,顺着她白嫩笔直的手指看去,才发现那钱孝礼下唇竟是真有几个牙印儿。

    钱夫人脸色登时变得难看了。连乔氏都有些抹不开面儿,这熊孩子说话当真是能噎死人!

    钱孝礼一脸的难堪,死死地瞪了眼叶拾舟。叶拾舟王之蔑视眼神送去,更是把钱孝礼气的浑身都快抽抽了。

    “咳咳。舟舟眼神可真好。”村长略有些尴尬。但也觉得叶小翠这事做的颇不地道。

    两人本就算是姐妹,如今叶小翠这做姐姐的,竟是抢了妹妹的未婚夫婿。

    叶拾舟最喜欢听人家夸,顿时深以为然。眉眼都柔和了几分,不得不说,村长不小心点中了她的死穴。爱夸!一夸就得瑟!若是身后有尾巴,估计都能翘上天。

    周氏都咳嗽了一声,但心里对钱孝礼却是有些轻视了。曾经还觉得高攀,想着却发现是这等人,难免让人心生失望。

    刘氏淡淡的瞄了一眼叶拾舟,心里本还担忧她不愿放过这门亲事。以前叶拾舟为了钱孝礼可没少做那膈应人的事儿。现在一瞧,倒是顺眼多了。

    “舟舟年岁小不懂事也就罢了,孝哥儿可是个读书人,居然与小翠做下这等苟且之事。你们怎么说我不管,横竖这亲事你们得拿出个章程出来。若是不满意了,咱们便去镇上青天大老爷那儿说道说道。我倒要看看,青天白日的,两人这衣衫不整的做了些啥。”刘氏恶狠狠道,看着乔氏恨不得一口咬死。

    这个老不死的,就是巴不得自家有半点好处。

    “咱们都是被人陷害了,咱们都是被人害了啊。是有人套了麻袋把我和孝哥儿一起捆起来的。”叶小翠突然哭出声,一脸的委屈。看样子也是想保全钱孝礼颜面。

    “所以你就咬他嘴唇了?他还抓你屁股了?”叶拾舟瘪嘴问道。

    叶小翠一怔。

    “住嘴,我竟不知你如此粗鄙不堪!对着嫡亲堂姐也能口出恶言,当真恶毒!”钱孝礼一见叶小翠白了脸色条件反射便回了一句。

    叶永安面色一黑,“恶毒?只怕比不上你一个读书人与未婚妻堂姐**啊。”叶永安冷笑一声,只觉此人恶心得很。

    以前眼睛长在头顶上也就罢了,毕竟读书人都有几分傲气。但现在看来,却是让人不耻得很。

    钱孝礼被叶永安堵得脸色通红,本就青肿的脸越发面目可憎。

    “要我看,不定是你们做那什么事儿的时候被人逮住了呢。”刘氏不屑的啐了一口,倒是把钱孝礼和叶小翠吓得浑身雪白。

    他们,本就猜测自己当时被人发现了。如此一想,更是心中惶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