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章 二到深处自然黑(一更求月票)

古代逆袭攻略 +A -A

        临安村的夜晚安静而祥和,但突然某一天,这种祥和突然被打破了。

    那时,叶拾舟正在屋中啃着那些人孝敬的野鸡。周氏一开门便见门外挂着一排的野鸡和核桃。

    这些时日因着叶拾舟偶尔的打劫和坑蒙拐骗,一家子脸上倒是有些颜色了。昨日叶拾舟在屋中与小叔闹的那一切,并未让刘氏知道。

    但那日晚上开始,叶泽南却突然换下了一身的崭新衣裳,穿上了大哥曾经做活时的粗衣麻布。当时刘氏背着压弯了腰的猪草回来,看着这一幕顿时便眼眶一热。

    “你可是读书人啊,万万做不得这个。娘便是累死也能养活你啊。娘能做,家里的活娘都能做。便是我做不得,这家中也还有你大嫂呢。谁敢说一句闲话!”刘氏放下背篓,抹了把脸上的泪。

    这话听得叶拾舟当即就要暴起伤人,也幸好叶泽南先她一步拉了刘氏在一边:“娘,曾经大哥能做到的泽南也能做到。就是没法给娘挣个诰命回来了。娘,这两年苦了你。”叶泽南面上难掩失落,但那一身的颓废却是散了不少。

    刘氏嘴里低喃怎么使得怎么使得,浑身似乎很是无力。

    叶泽南一袭长衫还能看出几分读书人的影子,他郑重的走到惊呆了的周氏跟前行了个大礼。“大嫂这两年的辛苦泽南没齿难忘。”周氏半响都没反应过来。

    从她嫁过来开始,叶泽南便是叶家的骄傲。少年劲头十足又带了几分高傲,周氏其实这几年与叶泽南的话都并未说过几分。

    周氏双手在衣裙上擦了好一会儿,才满是惊慌略带惶恐的把他扶了起来。“这,这都是大嫂应该做的。”但神色间却有些感动。

    便是叶泽南这几年拖得家中越发贫困,心中的几分怨气都随着这一拜而消散。

    刘氏低头默默流泪好一会儿,叶泽南更是劝尽了好话才止住泪。昨日一夜,只怕许多人都没睡好。但叶拾舟不在其中。

    至少她啃着鸡腿看众人时,似乎就只有她没有黑眼圈。

    反正叶泽南看着她是心里郁闷的,他会承认自己被侄女给打醒了?其实,他心里是隐隐感觉,这小侄女把他当累赘的....真是见鬼的直觉。

    今儿是难得好天气,叶泽南把曾经的书本都搬出来晾晒,院子里倒有些热闹。他如今不用拐杖也能自由行走,只是看着还是有些跛罢了。偶尔他还偷看两眼叶拾舟,不知咋的,他觉得自家这小侄女似乎从未看清过。

    叶拾舟从早上开始心里就一直犯嘀咕,坐着扭来扭去不得安生。似乎遗忘了什么事儿一般。

    “二姐,你屁股底下长钉子了么?”叶婉言哒哒着腿儿跑过来。

    叶拾舟看着她脸上的红晕,似觉有几分眼熟,才“啊。”了一声,脸上满是恍然大悟。

    正当她开口之际,门口便砰的一下被人从外撞开。

    “出事了出事了。”袁三妮儿撞开门,眼中满是幸灾乐祸,只是在进来的一瞬间又收敛了几分。

    再见得叶泽南也在院里更是红了脸,但她还是掩住了那一脸的羞涩急匆匆跑过来。

    “出事了,方才那钱家来人了。村里这会儿可热闹着呢,走走走,钱孝礼今儿可出大事了。”袁三妮儿上前就要拉着叶拾舟走。

    周氏慌忙从屋里跑出,腰间的围裙都还未摘下:“可是孝哥儿有什么不对?”周氏眼中有几分惊慌。

    袁三妮儿眼睛闪了闪,话都还没来得及说,那周氏便拉着叶拾舟等人风风火火的出去了。

    一路上周氏拉着叶拾舟的手都在哆嗦,叶拾舟却是极为不解。

    越靠近许家那条小道,周围的村民便越来越多。甚至不少人看着叶拾舟的眼神还满是同情。

    “来了来了,舟舟你快进去看看。”赵氏也在人群中,当即便朝着叶拾舟等人招手。

    叶拾舟一进去,便瞧得钱夫人也恰好带着人赶到。身后还示威似的带了两个家丁,还有她家唯一的一个丫鬟。

    “让开让开,我家孝哥儿呢。我家孝哥儿在哪儿啊?昨日一夜未归,若是有什么我可怎么活啊。”钱夫人一把推开村民急匆匆跑进来。

    她们昨日在镇上找了一夜,那许家也是彻夜未睡一直在外寻找。钱夫人瞧得叶拾舟正往里挤,微微愣了愣。

    听得这话,在里边的也不知是谁还答了一句:“人家估计那是乐不思蜀呢。哈哈,这小子还挺会玩的。”人群中顿时一阵哄笑声。

    钱夫人一愣,顿时朝里边扑去。待见得那恰好有人在解麻袋,钱夫人眼睁睁看着两个人从麻袋里滚出来。

    紧紧环抱勒的死紧,叶小翠嘴角有些乌青,正趴在钱孝礼脖颈边。两人嘴角那一块都破了皮,也不知是被叶拾舟无意间揍的,还是两人做了什么。

    “我的儿啊。”钱夫人惊叫一声便扑了上去。

    直接粗鲁的把叶小翠从钱孝礼身上推开,那手一使劲儿,肩膀处被钱孝礼抓着的衣裳便‘撕拉’一声直接裂开。

    人群哄然大笑,有人趁机多看几眼也有人连呼丢人现眼,直呼道德败坏。

    那钱夫人脸色难看极了,瞧着钱孝礼鼻青脸肿看不出模样的脸,心里抽痛又气怒。

    “真是枉为读书人,竟是做出这等不要脸之事。坏我临安村风气。”有几个老人沉着脸怒骂。

    叶老大一家也不知怎么回事,竟是这时候才姗姗来迟。一见这场中一幕,登时傻在那里。

    乔氏身后的大儿媳,便是叶小翠的亲娘嚎叫一声便冲了上去。连忙遮住叶小翠雪白的肩膀。嘶声哭道:“天啊,这丧尽天良的,翠儿啊!”林氏几乎要哭晕过去。看着那一头已经悠悠转醒的钱孝礼,更是气怒交加。

    两人抱着自己孩子跪坐在地,饶是乔氏都觉头皮发麻。

    昨日,她是知道叶小翠没回来的。也知道叶小翠去找了钱孝礼。但她向来重男轻女,知道叶小翠那点心思便也只装作不知了。昨日林氏要去找女儿,便是她拦下了。哄着林氏去了镇上姨家。

    但这会儿,两人彻夜未归竟是在这大庭广众下被发现。乔氏都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叶拾舟默默站在一边,看着这无意整出的闹剧。她,其实真的只是想试试钱孝礼这未婚夫的扛揍程度啊!

    至于为什么拖到路口,她只是怕他们饿死而已...次奥!叶拾舟摸着后脑勺,突然感觉事儿大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