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章 挖坑,埋!

古代逆袭攻略 +A -A

  这条幽深的小路很是寂静,平日里人们若无事几乎不从这条道上过。

  若不是这条路对许家来说更为便捷,只怕这条路就荒废了。据说这条道曾经闹鬼。

  此时俩个少男少女腻歪在一起,几乎有越粘越紧的架势,叶拾舟只觉得辣眼睛。怀中有人都不睡,蠢货。

  这货猫着腰,手中麻袋打开了一道大口子,黑亮黑亮的眸子弯成月牙,手腕一甩,那偌大的麻袋便直直的朝着两人头上套去。

  两人本身便粘的紧,那麻袋竟是恰好把俩人套了进去。

  “谁?!”钱孝礼只来得及呵斥一句,便被叶拾舟一脚踹了个狗啃屎的模样。

  那叶小翠却是惊叫连连,似乎很是惊慌。那钱孝礼还被她的声音吓了一跳:“别叫别叫!”钱孝礼声音有些着急,他可是订了亲的。

  叶小翠被他抱在怀里,闻着他怀中淡淡的油墨香,比起村里那些汉子一身的汗渍好闻多了。心里顿时多了几分小九九。似乎很是委屈声音带着几分娇憨和浓浓的鼻音,让人听了脚都软了。

  但钱孝礼这会儿哪里注意这个,心中颇有些惊慌道:“不知是哪位弟兄,钱某乃这临安村人,身上略有积蓄,兄弟若是缺钱大可拿去便是。”钱孝礼被捂在麻袋里看不得人,只以为是遇上拦路虎了。

  其实他心里还希望是拦路虎呢,若是他今儿的事捅出去,对他读书人的声誉可是极其麻烦。

  叶拾舟瘪了瘪嘴,小脚把麻袋口踩着。心里却是失望至极。说好的英俊不凡潇洒威武呢,说好的力可撼山河,威武可比日月么?你特么的日成动词了吧?叶拾舟表示极其失望。

  想当年那络腮胡子至少还跟她打了个平手,嗯,还有那络腮胡子吃的也多。在她的三观里,打得过她不算还得能吃。

  想起钱孝礼这个白面小生,叶拾舟便一脸的哔了狗了。上前就是一顿狠揍,还专挑脸揍。直揍得两人哎呦哎呦哭的鼻涕眼泪直流。

  叶拾舟觉得以前的原身,嗯,眼睛绝对是被眼屎糊住了。就这么个玩意儿,还当个宝?

  钱孝礼在麻袋里气的破口大骂,见没人应声又是好话哄着,但却只是换来一阵更猛烈的暴打。

  叶小翠只觉浑身都在发疼,呜呜的哭出了声。偏生也不知那钱孝礼是有意还是无意,竟是好几次都躲在了叶小翠身下。两人重重叠在了一起,若是解开麻袋,估计这姿势也是刺眼的很。

  两人紧紧抱在一起没有一点间隙,叶拾舟直接趁此机会把麻袋口系的死紧,也还好这麻袋有缝隙不至于憋死。

  叶拾舟发泄了一通,才发现特么两人的钱袋子居然没拿出来,心里拔凉拔凉的。但她更悲伤的是,自己未婚夫居然是这么个玩意儿。无奈的摇了摇头,倒也把钱孝礼放下了。

  把两人拖到了路口显眼处,麻袋里还传来阵阵shenyin声,叶拾舟甩着腿就扬长而去。那一身的绿衣裳,衬得整个人都绿了。头顶一片森林啊。

  偏生自己还傻乐傻乐的,当真是傻的紧。但她把两人以这个姿势困起来,就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了。

  待叶拾舟晃晃荡荡转了好几条小道转去许家时,那许娇容直接门都没开便让她回去了。

  路上偶遇回家的村民问道:“舟舟可见到你的小夫君了?”语气有些调侃,但并无恶意。

  若是往常的叶拾舟便会羞红了脸然后跺跺脚走开。这会儿的叶拾舟却是绷着小脸脸上没变化半点,眉头轻蹙,一脸的认真道:“想来是拾舟不懂礼数,家中多了头大白猪也没给婶儿送些去。以至于舟舟连门都没进到,舟舟这就回去跟奶奶商量商量。”

  这货说假话还一脸的认真,倒唬住了一群人。

  一路上不管遇见谁这货都停下来胡吹两句,还没到家,那许家扬言要叶家大白猪,不给就不让叶拾舟进钱家门的事儿就传遍了。

  其实,她的本意只是想甩出自己不在场的证据而已啊....天知道给许家挖了个怎样的大坑。那被她套了麻袋的两人,更是在临安村掀起了一场狂风骤雨。

  待她回家时,门口站了十多个大大小小的少年。

  其中一拨以叶朗为首,几乎都是十一二岁。

  另一拨以黑胖子为首,各个人高马大的大约十六七岁。只不过如今他们的姿态放的极低,在门口站作两排很是恭敬。也亏得叶家离村里远,不然人人见了都得绕道。

  叶朗脸上还有些别扭,但这种别扭一见到黑胖子等人就尽数灰飞烟灭。甚至还蛮有气势的挺了挺胸膛,似乎想要比那群人更有震慑力一些。连带着后面那群熊孩子都屏气凝神站的笔直。

  叶拾舟见门前那拉风的两队人,摸了摸后脑勺。“叶拾舟...小爷我...”

  “大姐好!”叶朗正迈着步子说着话走上前来,便听得后边一阵响亮的声音直直喊了出来。吓得他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在门前。

  转头惊悚的看着那群人。尼玛,你们开玩笑的吧?开玩笑的吧?!次奥!叶朗只觉浑身血液倒流,指着他们半响没说出话来。

  黑胖子站出来,脸色有些尴尬。谁知道特么碰上这群小崽子了啊。不过黑胖子是亲眼进过叶拾舟的几次出手,更何况上次还算是叶拾舟间接救了他。这般一想,心里倒好受了一些。

  叶拾舟默了默,突然觉得自己这小身板长的太矮丢了气势。特么人人都比她高了一个头啊摔!

  叶拾舟淡淡的恩了一声,装模作样的挥了挥手。“嗯,山上摘核桃去吧。去吧去吧。”堂而皇之的指使起人来了。

  叶拾舟说完就错过身进屋去了。那群人面面相觑,还是黑胖子深知她那尿性。干咳了一声道“走走走,今儿咱们把那山给荡平了。”

  那侯强却是多想了几分,又挑了几个人出来。摸鱼的摸鱼,抓野味的抓野味。看得叶朗那群熊孩子一愣一愣的。

  不多时,门前便散了个干净。

  第二日一早,叶家门前堆满了核桃和秋枣。叶拾舟默然。

  第三日一早,叶家门前堆满了核桃秋枣以及四五只还在扑腾的野鸡。叶拾舟眼睛微微亮了亮。眼神直盯带肉的。

  第四日一早,叶家门前便只剩三桶鱼,其中那大条大条的鲤鱼还在其中跳跃。叶拾舟紧抿着唇,随即默默点头。

  姐不会为五斗米折腰,但五斤肉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