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章 这片森林被你承包了

古代逆袭攻略 +A -A

  叶拾舟曾经是个软软糯糯的小姑娘。

  那时亲生娘亲未死,家中还算富裕。后来生母病死,她不过才几岁。周氏进来,小孩子便理所应当的认为是后来者夺了母亲的位置。更何况,旁边再有人说三道四。在孩子心中极容易产生负面心理。

  孩子本就讨厌她,若是旁边还有人赞同,就更是坐实了周氏的品性。叶拾舟觉得周氏夺了她母亲的位置,生的孩子又让她产生了极其恐惧的心理。仿佛连爹爹都要被抢,每当她作妖试图引起叶淮安的关注时,无一例外,都是一顿好揍。

  而这一切,她也会怪到周氏头上。无数次循环,她就真的成了众人眼中的顽劣孩童。

  那会儿这何静�只是稍微一句话,言语中便暗暗替周氏上了个眼药。叶拾舟年纪小不懂。但旁边那些妇人却都听了个明白。

  不过叶拾舟那话,却是说的何静�脸色涨红,几乎都要滴出血来。

  “舟舟,你说什么呢。何姨下次可要不理你了。”何静�如今不过三十来岁,正是极其有风韵的时候。平日里穿着打扮也极为注意,甚至隐隐有朝着叶拾舟生母相似的模样。

  前几年叶拾舟可是亲昵她的很。

  叶拾舟默默瞥了她一眼:“爱理不理。”小手一摊,极其娇俏。

  偏生那脸长得好看,又带了几分呆愣。让人生气都生不起来。

  几个妇人偷笑不已,都笑何静�偷鸡不成蚀把米。也感叹周氏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叶拾舟与人辞别,一路上想了想。才小大人似的摸了摸下巴,拐角一转,便朝许家跑去。

  那孝哥儿听说去了许家。

  不过叶拾舟可没兴趣看劳什子未婚夫,她不知窜进了谁家摸了根麻袋。然后栓在腰间,潜伏在树林子里。眼神灼灼的望着眼前那条许家的必经之路。

  也不知等了多久,女汉子包里带的糖都吃了个干净,闲的要叼着片树叶才能稳住躁动不安的心神。好一会儿才听得外边传来一阵阵银铃般的笑声,语气中还带了几分羞涩。

  叶拾舟一愣,黑乎乎的小脑袋躲在树林里看不到她半分。眯着眼儿瞧去,只见前边小道上两个身影由远及近的走了过来。

  月白色长衫的少年走在前,那少年嘴角含笑眉宇含情,似乎很是专注的听着旁边女子轻语。眼中还隐隐带着几分少年特有的高傲,腰间缀着一块淡墨玉佩,在腰间轻轻晃荡。衬得他身形越发有几分倜傥。

  旁边的女子一脸羞涩,似三月的桃花盛开娇而不俗,低头唇语间眼波流转,很有几分顾盼生辉的模样。这年纪的女子,便是不施粉黛也能让少年看花了眼。

  叶小翠隐隐朝着钱孝礼的身旁靠近了一步,身旁的少年嘴角轻勾,仿佛并未发觉一般。叶小翠更是开心。

  “孝哥儿你也莫要生气,拾舟妹妹想来也是气急了。虽然额角破了相,但舟舟妹妹对你的心意可不曾有半分变化。那日钱伯母只怕也是受了委屈,哎。”叶小翠声音低柔,言语间尽是关怀。

  钱孝礼眉眼闪过一抹不屑:“你也莫要替她说好话了。定是她叫你来的吧?你这傻丫头,常常都让她给糊弄了。”钱孝礼眼前闪过叶拾舟的模样,便一阵阵嫌恶。

  叶拾舟长相可人,曾经他也是极其喜欢这个妹妹的。但后来叶拾舟眼神越发有侵略性,每日都防着叶小翠等人,让他很是不喜。

  在他眼里,叶拾舟便是善妒又心机深沉,叶小翠却是温婉可人让叶拾舟欺负却又大度原谅她的单纯女子。

  此时叶小翠眼中闪过一抹惊慌,似乎很是埋怨自己被人发现了似的。眼中含泪满是祈求道:“孝哥儿莫要让舟舟知道,舟舟,不愿让你知道的。小翠,不能失去她这个妹妹。”叶小翠跺了跺脚,仿佛着急的很。

  “是是是,你这傻姑娘,就你向着她。把她当妹妹。”如今十六的钱孝礼已经知晓人事,见这般一个如花似的姑娘受了委屈,心都软了。

  心里一慌,便伸手替她拂去眼中的泪。修长的手指触碰上肌肤的那一刻,两人齐齐一怔。

  叶小CW微仰头,看着那个在阳光下散发着光芒的男子。心里微微一颤,浑身都似软了似的。脸上顿时带上一抹羞红,却并未退后半步。

  钱孝礼呆呆的望着粉面桃花的叶小翠,他似乎都能感觉到叶小翠狭长的眉毛轻轻煽动他的手心,也煽动了他的心。钱孝礼喉头轻轻一动,少年微凉的手直接抚上她的脸颊。两人齐齐一颤,叶小CW抿着唇,欲说还休,很是动人。

  叶拾舟埋头在树林里,心里却是想着要不要打断这俩野鸳鸯。讲真,她其实就是来鉴定一下传说中的未婚夫战斗力的。通俗点说,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跟你干一架。

  叶拾舟忧伤了,心里直叹两人磨磨唧唧。天为被地为床,直接推倒三两下就完事,非的磨磨唧唧跟个娘们似的。心里直接给钱孝礼来了个差评!

  不过这货却是忘了个事儿,这会儿她脑袋上都快绿出一片森林了啊摔!绝对比她那身衣裳绿多了。

  那两人怔住了好一会儿,脸都快烧起来了,这才恋恋不舍的挪开手。两人目光对视,流连其中,若不是这地方两人无法驾驭,还真不知会不会出什么岔子。

  叶小翠粉色的唇紧抿着,只觉心里狂跳,随即浑身一软,那身子直接就朝着钱孝礼身上倒去。

  “小心。”少年一惊,直直的抱了个满怀。少女娇软的身子斜靠在他怀中,一股姑娘身上特有的馨香充斥他的鼻尖。钱孝礼耳根顿时通红,眼神都有些飘忽起来。

  两人胸口咚咚咚直跳。叶小翠仿佛越发娇弱,几乎整个人都靠在了他身上。

  若是旁人在此只怕要大呼有伤风化。但叶拾舟却是嘴唇翘的老高,推倒他推倒他推倒他!更坑爹的是,她想的居然是她推他!尼玛,你以为全都跟你一样么!这天下的汉子还能翻身么?

  叶拾舟眼神有些幽深,轻轻解下腰间的麻袋。差评,不予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