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章 当头棒喝

古代逆袭攻略 +A -A

  叶拾舟端坐在桌旁,小脸满是虔诚的啃着属于自己的肉饼子。

  桌上的人都有些安静,只能听见她咯吱咯吱的咬着饼子,脸颊鼓囊囊的。偶尔还能听见她吸溜一口桌上的南瓜粥,吃的那叫一个认真。

  叶永安干咳一声,叶拾舟没反应。

  这会儿几乎都能看出叶泽南那暴怒的脸色已经到了发作的边缘。

  周氏最终没忍住:“舟舟啊,周姨不爱吃饼子。要不把这个...”

  “给我么?”叶拾舟抬起乌溜溜的眸子嘴角还带着两颗饭,迷迷糊糊问道。

  “呃...”周氏滞了滞。

  “你小叔还没有啊?周姨不爱吃这个,要不就给泽...”周氏试探着问道。其实她本想说你不是还有一个么,不过叶拾舟那护食的样子她又不太敢。

  “不给他!”叶拾舟突然一脸严肃道。随即坐直身子,在叶泽南即将爆发的脸色中指着周氏幽幽道:“你做家务了,大哥和弟弟妹妹喂猪打猪草了,奶奶做地里的活了。”然后说着指了指自己:“我给钱了。”

  然后看了眼叶泽南,一语不发。

  瘸不是你躲避一切的借口。

  叶拾舟很较真,什么样的位置得对应的待遇,那才是应该的。在她眼里,叶泽南是所有人眼中的顶梁柱,但却也是最颓废最拖累家里的一个。

  曾经他还安好时,家中倾其所有供他念书。便是他成了落魄山鸡,叶家照样倾其所有于他。如今他腿瘸,却并不影响什么。但他依然常年还享受着家人的关照而不做出努力。

  叶拾舟看不起这样的男人。甚至她都不屑理会这样的弱鸡。

  叶泽南脸色暗沉,周氏却是心头猛地跳了一下。她是知道这个小叔子有多心高气傲的,否则也不会在家躲了这么多年。

  果不其然,那边叶泽南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一脸的阴沉:“所以,你是指责我吃白饭了?”

  叶泽南声音低沉又阴郁,仿佛叶拾舟一下子触碰到了他的逆鳞一般。他在家这一年多,刘老太太和周氏从未在他面前说过半分不是。

  一如当初他还风光时的模样。

  叶拾舟淡淡的喝完最后一口粥,直接站起身。脸上满是冷静,瞧着叶泽南很是有些嫌弃:“不,你是吃软饭的。吃女人软饭的。是吃这一屋女人软饭的!”说完轻哼一声,迈着小短腿儿就跑了。

  叶世平傻眼一般的看着二姐逃离。然后条件反射的拉着妹妹从座位上退开来,刚刚退开,便见叶泽南青着脸咆哮一声直接掀翻了桌子。满桌碗筷叮当作响,一屋子静的可怕。

  叶泽南大口大口的喘气,眉宇间的那丝颓废顿时显了出来。“滚,滚!全都滚!你们都想看我笑话是不是,你们都嫌弃我是个瘸子是不是?!滚啊!”叶泽南怒吼,脖颈青筋都冒了出来。可见被气到了极致。

  叶泽南手掌微颤,叶婉言抱着饼子躲在周氏身后。叶永安虽然脸色难看,却到底一句话没说。曾近,他与叶泽南关系最好。一同读书习字,叶泽南甚至是他最崇敬之人。

  但后来,他不是了。

  周氏满心忧虑,但心底却是有几分期盼的。这个小叔子一直是家中的骄傲。曾经她就是嫁进叶家,周围人也是隐隐羡慕的。

  叶永安看着叶泽南,低低的说了一句:“小叔,莫要把袍子撕烂了。”说完,也拉了周氏出门。

  周氏拧不过他,也低叹一声跟着出去了。叶泽南这般高傲,定是不愿她们看见如今这般模样的。

  叶泽南浑身一僵,这才低头看着身上暂新的衣袍。那是他曾经念书时最喜欢的料子,穿着最是衬得人清朗俊俏。价格更是不菲,这么一件,就是家中几月的开销。

  叶泽南脸色一变,浑身僵的似乎半点动弹不得。他的衣裳,便是家中落魄如斯,似乎都是一件件崭新的。而大嫂和家中几个孩子,衣裳甚至都打上了补丁。

  细细想来,他的一切,似乎从未变过。

  叶泽南苦笑一声,心里说不清什么感受。只是沉甸甸的,让他喘不过气来。摸着自己干瘦的左腿,叶泽南心里被剜了一刀似的。这条腿,血脉全都被堵死了。

  叶拾舟这会儿才懒得理会他,横竖她的意思已经表达清楚了,反正你想吃软饭老娘是不同意的。叶拾舟都想好了,下次刘氏再给小叔开小灶,她就过去抢了自己吃。

  如今秋收过去了,村里几乎都开始闲暇起来。偶尔上山打些核桃,似乎就已经是极其正经的农活了。

  “要是咱们以前那座山还在,现在还能上山打猎呢。那座山的物资可最是丰饶。那野兔子,一抓一个准。还有大笨鸡,都不带跑的。”一些妇人倚在村口嗑瓜子,手里还做着绣活。

  一块帕子也是几十个钱,倒是村里小姑娘和妇人间能挣的小零活。

  “舟舟你又去找娇容啊?你这孩子消息可真灵通,那钱家孝哥儿刚过去呢。你是不是也要去看你那小夫婿啊?”有几个妇人满是笑意的问道。如今瞧着叶拾舟倒很是有些善意。

  还有个面色有些蜡黄的妇人看着叶拾舟眼睛亮了亮:“舟舟,姨给你做了件秋衫,你看看喜欢不?你周姨平日里还要给两个弟妹做衣裳只怕也忙不过来,姨就给你做了一件儿。”那妇人笑着就要上前给叶拾舟比划。

  周围几个年轻妇人面色都有些诡异,却也只是笑而不语。

  叶拾舟微微侧身退开:“你给你自己相公做吧,周姨给我做衣裳了。给我做了,她才给弟弟妹妹做。”叶拾舟点着小脑袋道。

  那妇人微微一愣,这才苦笑着道:“姨命苦,相公都死了好些年了。哪像你周姨那般命好,有你爹照看着呢。”说着又看了眼叶拾舟。

  叶拾舟却是正儿八经的看了看她眉宇间,然后点点头一脸肯定道:“说的也是,你额头无光,印堂发黑,双眼暗淡无光,这是晚年孤苦的征兆。”叶拾舟说的一脸肯定,说完还嘀嘀咕咕了一句“还好我爹娶了别人。”

  满脸的朕心甚慰即视感。

  那妇人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噎死过去。看得周围几个妇人憋笑憋得心口直疼。

  这是村那头的寡妇,那时刘氏看中的便是她。后来叶淮安执意娶了周氏。

  极其很大程度来说,曾经的叶拾舟仇恨周氏,与这妇人也有几分干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