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章 强行改变

古代逆袭攻略 +A -A

  叶拾舟心中的悲伤他们不懂,但叶永安也不想懂。

  他上前就拖了那二傻子妹妹带着刘氏踉踉跄跄跑了,尼玛,那么一头石狮子不会要赔钱吧?叶永安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叶拾舟好不容易回神,又开始惦记方才浪费的肉包子了。刘氏浑浑噩噩很是狼狈,叶拾舟嘴里嘀嘀咕咕:“早知道我就把包子吃完再扔了,那么多肉...”叶拾舟碎碎念的吧啦吧啦了好一会儿,直听得叶永安额角青筋都猛跳。

  叶永安就差仰天长啸了,爹啊我对不住你,不该放任妹妹随便长长的!叶永安心口拔凉拔凉的,偏生自己还打不赢。

  “奶,方才你去学院干啥啊?若是小叔知道了只怕要怨你。”叶永安这才想起刘氏的事儿,顿时把怀里一个肉包子递给她。

  这还是方才从叶拾舟虎口夺食抢来的。

  刘氏头发散乱,出门时一身洗的干干静静的衣裳这会儿也脏兮兮的。想来在那南院门口没少推搡。叶泽南自从去年年初被人抬回来,就绝口不提曾经在书院之事。

  甚至还不许任何人探视。便是村里许家许志光和张榆林两人是多年好友,却也在登门时被打了出去。那时叶泽南之事在村里闹的沸沸扬扬,各种难听的话都有。叶泽南却从未说半分,只每日阴郁的看着腿,越发颓废。

  刘氏本来的脾性也变得古怪起来,三两日就以出去拿药为名去镇上书院闹一番。有人捅到叶泽南身边,叶泽南当时便发了怒。吓得刘氏再没敢提。

  如今却是又开始了。

  刘氏没注意叶拾舟紧盯着她手上包子的眼神,只带了几分紧张和严厉道:“回家不许告诉你小叔!半点也不能透露出来!不然我打断你们的腿!”刘氏脸色一紧,又成了那个恶巴巴的婆子。

  叶拾舟撇了撇嘴,暗暗看了眼她的腿。谁打断谁还不一定呢。

  叶永安忙挡住了她的眼神,还偷偷瞪了她一眼。

  “那你整日来镇上干什么?知道小叔要闹还来。你看看你这闹的,便是榆林哥他们都没法做人了。这里可是书院!”叶永安拔高了嗓子,见刘氏一脸执着也是气闷的很。

  “这事你就别管了,回去别乱说。总有一日,那个小贱人要见我的!”刘氏眼神有些绝望的狠辣。她可怜的泽南啊!!

  那些丧心病狂的,那个水性杨花的贱人!

  叶拾舟看着刘氏冲天恨意的精气神,很是吃惊。要是有这劲头,只怕临水村那几个汉子也能掀翻啊。

  叶永安嘴唇动了动,便也没再说。只是眼神到底带了几分复杂,他常在镇上走动。关于叶泽南的传言,他也听得几分。很难听,只怕那心高气傲的小叔听了更是受不住吧?

  如今天色低沉,已经带了几分夜色的幽暗。刘氏在叶拾舟灼灼的目光下吃了那肉包子,这才在路边摊上借了一盏纸灯笼。打算就着月色赶路。

  叶拾舟却是觉得有些无奈,便是闭着眼她都能不撞上一块石头回家。

  不过回去时,叶拾舟在镇口微微默了默。还是掏了几十个大钱买了六个烧饼,用油纸包着。还带了几串糖葫芦。

  刘氏也知道她从许家坑了银子回来,心里虽然痒痒,但看着她那额头还是作罢。

  只是见着她花钱大手大脚,训斥了一句:“你这样子钱家还看得上你?你还是早做打算吧,也莫要挂死在钱家了!也怪你们自己命苦,摊上我们这个家!”刘氏越说越不是滋味儿。

  叶泽南那腿当年因着家中无银,很是耽搁了些日子。如今便是好了也是跛子,科举这条路只怕也是不行了。更何况,叶泽南如今颓废的几乎不愿踏出家门一步。

  家中的日子,难过啊。

  想起那个小贱妇那时说的话,刘氏就气的浑身发颤。这不是毁了自己哥儿么!!

  叶拾舟默默瞄了她一眼,看得上?呵呵哒。

  三人走后不久,那群喝着酒的少年们才从酒肆里出来。远远看着叶拾舟悠悠的走远了,一个男子咂巴砸吧嘴:“元照兄,你们镇上的闺女都长这样?这丫头片子还挺好看。哈哈,等大了些,想来更娇艳。”

  元照把他歪歪扭扭的身子扶正,想起叶拾舟故作老成,头上双头髻却一蹦一蹦的极其可爱。便抿了抿唇:“你大可去试试。”我怕你这小身板还不够她一脚呢。

  身后那些二混子们也哈哈作笑,那喝醉了的男子只当众人赞同,还得意洋洋的评头论足,那作死的样子若是叶拾舟见了,估计不死也残。

  元照让人扶了喝醉的男子回客栈,望着那走远的小姑娘却是没忍住一笑。

  叶拾舟几人走了大半个时辰才到家,周氏还在院里就着月色卡擦卡擦开着核桃。在院里佝偻着背影,叶永安推开门时微微怔了怔。

  周氏一听响动顿时抬头,都夜晚了,鼻尖还有些细细的汗。“回来了?饿不饿?方才我捂了几个窝头,你们先吃着。”

  周氏还问着叶永安冷不冷,叶永安似乎有些不习惯,脸上有些躲闪。但见的周氏那一脸的汗,又站住了。

  家中两个孩子已经睡了,几人点着油灯摸摸索索才洗刷完。

  叶拾舟把烧饼揣到了怀里,没拿出来。

  叶永安看着周氏,微微蹙了眉。但叶拾舟那模样,他又不敢开口。只闷闷的恩了一声,回自己屋里睡了。

  第二日一早,刘氏便下地了。昨日她买了些菜种子,趁着天气还能种一茬。

  吃早饭时,叶拾舟郑重的把烧饼一人分了一个。至于糖葫芦,就她和两只小家伙有。

  桌上刘氏不在。叶泽南虽然面色阴郁但这段时日也出来吃饭了。桌上有六人。烧饼也有六个。

  叶永安见得那烧饼时率先皱了眉。

  缺一个。

  两只小家伙眼睁睁看着她肉疼的分烧饼,然而...在叶泽南时却直接跳了过去。叶泽南脸色瞬间一垮。筷子捏的紧紧的,常年不见太阳的脸上有些青。

  叶婉言捏着烧饼直接啃了一口,那芝麻或者肉香简直让她笑弯了眉。嘴里包的满满的,还不忘瞪着眼睛来了一句:“二...姐姐,泥翁了小,叔!”叶婉言嘴里鼓鼓囊囊的,吃的很是满足。

  如今见着叶拾舟,哪还有半分惧怕。虽然二姐不常笑了,但两个小家伙却偏生更喜欢她现在这样。

  叶拾舟眼睛都没眨,一人一个。发完就直接坐下啃着饼儿。

  叶泽南一张脸已经黑了。浑身都泛着阴郁气息。俊俏的脸上竟是带了几分难堪。

  一桌人都僵了,周氏更是拿着烧饼不敢下嘴。

  妹纸,你这样赤果果的歧视真的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