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章 隐见不同处

古代逆袭攻略 +A -A

  临安村是个极其安宁又祥和的村落,村民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生活很是有规律。

  此时叶拾舟一路走来,就遇上不少从山间回来的村民。方才在村口的一幕,村里都传遍了。村民们试探着与叶拾舟打招呼,叶拾舟愣了愣,倒也回应了。脸上反倒是没了那些势力和鄙夷的样子,颇让村民们诧异。

  不过又看她小胳膊小腿儿居然能把那土匪村长揍一顿,不少人还是不可思议。

  村民在身后指指点点,叶拾舟也并不在意。

  村长家是在村头,那红墙青砖的很是宽敞。是个连着院子的农家小院,但比起村里的似乎崭新了不少。

  叶拾舟家是前几年叶淮安在时盖的,房屋还算是能过的去。但比起村长家也差了一头。更何况叶泽南那伤腿,家中能贱卖的几乎都卖了。更是显得萧条。

  “来,舟舟进来坐。爹在屋里等你呢,放心吧,没事的啊。”赵氏怕叶拾舟害怕,还慰问了一句。赵氏是村长家的三儿媳。便是那读书人的娘子。

  此时张榆林正穿着一身长衫过来,见赵氏进来脸上也带了几分柔和。“舟舟快过来吃些糖果,这是你子贤弟弟留下的呢。”

  张榆林很是高兴,方才在村口叶拾舟出的那口恶气,几乎让他拍手称快。如今村里大肆渲染读书,几乎家家户户砸锅卖铁也要供出个读书人。村里劳动力自然便更比不上临水村,但这些读书人心里可都存了一口气呢。

  赵氏见了也只笑眯眯一下,并未多言。她在外从不质疑相公的话半分。

  身后跟着进来的袁三妮儿和叶小翠,张榆林也招待了两句。但到底不是那般热络。

  叶拾舟点了点头,拿了两颗糖果。直接便扔进了嘴里,惬意的眯了眸子。让张榆林两口子倒是好笑的很。这还是个孩子呢。

  叶小翠低头不经意间掩去了那抹鄙夷。只是端坐着并未上前吃糖。

  叶拾舟进了里屋,两个姑娘便在外等着。

  叶拾舟进去后才发现,那堂屋里居然站了不少人。村长和里正沉脸站在前头,底下便是黑胖子抿唇不语。上次一同去偷獐子的二混子几乎都在此了。

  方才还在自家砍柴呢。叶拾舟心想。叶拾舟嘴里啃着糖,眼睛亮晶晶的。本就生得娇小,这般一看更是显得年幼。

  “来啦?过来。”村长见了微微一愣。在他印象里这孩子一直便是高傲着用鼻子看人,自觉自己要嫁去镇上做老爷太太的。方才在镇上又是那般厉害,这会儿反而才像个小姑娘的样子。语气,也不由软了下来。

  叶拾舟哒哒走过去。里正是个白发老头子,正闭眸杵着拐杖在一旁喝茶呢。倒不似村长那般生气。

  “拾舟丫头,今儿村头的事,你做得好。都是村里人,说谢也是客气了,村长今儿...”村长才说了一句,叶拾舟便蹭的抬头。

  “怎么谢?”叶拾舟瞪大了眼睛,她还以为过来挨骂呢。

  村长一哽,干咳一声。心想这猴孩子咋这么不会说话呢,我就是跟你客气客气!“说这个就见外了,村长找你主要是想问问,你知道他们偷那獐子去哪儿了么?”村长回头瞪了眼黑胖子。

  叶拾舟默默看了众人一眼“不知道。”语气坦然的很。

  底下那群小子脑袋低垂,似乎很是有些丢脸。他们之前上山时让人给发现了。结果今儿这一出闹出来,方才就有人把他们举报了。

  按照他们以前的尿性,那就是脖子一伸,只当你说啥都放屁。今儿在叶拾舟面前,只觉丢了大脸一般。

  村长看着她,只能看见她顶上的脑袋瓜。一脸的语重心长,“拾舟丫头,是不是他们威胁你了?你别怕,村长给你撑腰。之前有人给村长爷爷说了,这群猴崽子把你带上了山。给爷爷说,谁偷了獐子,藏哪儿了?”

  村长瞪了黑胖子好几眼,那侯强还一脸的苦瘪。威胁,特么到底谁威胁谁啊!!还獐子呢,都被那货给三两刀拆吧拆吧分了。

  她还占了大头!!!

  叶拾舟也有些懵逼,转头看那群二混子。见他们直鼓鼓的盯着自己,心里不满了。“我跟你们去了么?”

  众人齐刷刷一个机灵,齐声道:“没去!”那声音绕梁三日,把那老里正都给吓了一跳。

  叶拾舟回头就双手一摊,满脸的无辜:“我没去。”

  村长一愣,急声道:“那丫头说看见你过去了啊!”你这孩子,说好的威武不能屈呢。

  丫头?叶拾舟眉眼一动,点了点头。“她瞎啊。”那理直气壮的让黑胖子都脸红。

  村长气得很,在那堂屋里急躁的走来走去。指着叶拾舟半响没说出话来。

  “你们,哎。你们就是偷了那獐子村长爷爷也不会怪你们。咱们村子本就与临水村有间隙,如今事情因你们而起,村长爷爷就怕他们暗地里算计你们。”村长叹了口气,见着那十多岁的顽劣少年也心焦。

  其实两个村子迟早都要闹翻,如今不过是个导火索罢了。村长心里也明白。

  叶拾舟默默翻了个白眼,你倒是不怪罪,但獐子你定是要让我们吐出来的。别以为我傻!

  “要来便来。真当咱们村汉子都是死的么?就是他们霸道,所以大家才都惯着他们!便是真有什么事,他们趁火打劫才是正经!”黑胖子脖颈上青筋乍现,便吼了一句。

  身后的二混子们也气愤的应和。

  村长正额角猛跳之际便听得叶拾舟泼了盆凉水:“说的好像你们打得过一样。”她居然还啧啧了两声。

  场面忽的一滞。

  村长心中暗急,这丫头说话可不是得罪这群二混子么。这村里谁家见了他们不摇头关门的。都是一个个愣头青,又极其冲动的性子。哪知半响过去,方才还急的脸色涨红的二混子们,纷纷低着头一副忏悔状。

  倒把村长看得惊诧不已。

  老里正慢悠悠的睁开眼,吸了口旱烟,满足的脸上褶子都皱到了一块儿。“孩子们都回去吧,此事不怪你们。”老里正如今快八十了,是村里最长寿的老人。村里几乎人人见了都得叫一声太爷爷。

  如今这个年代,能活到八十那是极其稀少的。他说的话,几乎便等于下决定了。

  村长见老里正发话了,便只叹了口气,挥了挥手,把那群人放出去了。

  众人谢过了太爷爷,便盯着叶拾舟瞄了一眼。叶拾舟这才走到了他们前头,虽然不太显眼,但黑胖子的脚步都没越过她去。

  太爷爷摇着头笑了笑,浑浊的眼睛中有几分长者的睿智。见村长还唉声叹气,只哼着小曲抽旱烟了。

  这村子,还是年轻人的天下啊。老了老了。太爷爷笑眯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