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章 中二少年心

古代逆袭攻略 +A -A

  叶拾舟在村口闹出那一幕,在村民眼中留下了极重的印象。

  甚至还有人拿她与她爹的劲头做比较,这会儿才发现,那叶拾舟以前竟是没露出半分会功夫的底子。

  众人也只是感慨,破船还有三千钉,那叶老二家果然还是不同凡响的。大儿子精于武,二儿子精于文。人家那打算,现在看看果然是高瞻远瞩。连女儿都练得一身不错的功夫。

  村民在心中暗自猜测,只是以前叶拾舟那性子也没什么人接触过,实在无法考证。便也只是嘀嘀咕咕要不要去叶老二家走一遭。

  如今有身功夫那可是顶好的事儿。人家镇上的武馆招收学生,束�都快极得上书院了呢。

  叶拾舟看那白白胖胖的猪很是喜欢,亲自牵着那头大猪往家里赶去。倒是那几麻袋的核桃让那些小少年和二愣子们一块儿扛了。

  叶朗一群小少年还有些激动,屁颠屁颠跟在黑胖子一群人周围。心里对叶拾舟满是崇敬,居然连村里恨得咬牙切齿的二混子们都不敢在她面前造次了。

  叶朝阳和周氏已经被人背回了家。大大小小的少年们有十七八个,浩浩荡荡的朝叶拾舟家里走去。

  村里人纷纷见了都觉诧异,又轻轻蹙眉。虽然这些日子没祸害村子了,但总归都是一群不好管教的。其中好几人还曾在县衙大牢待过。

  都是镇上有名的好吃懒做又无赖的小子。以前叶永安跟那些人称兄道弟,村里人都生怕惹了麻烦。现在见他们浩浩荡荡往叶家去,这还是头一遭。毕竟,那黑胖子方才可是为村里惹了祸。

  “你先去村长那里吧。东西我帮你搬过去。”叶永安突然想起方才的事,把黑胖子拦下来淡淡的说了一声。

  以前唯他马首是瞻的少年,如今眼中已经没了那些崇拜。反而有几分淡漠。能把自己妹妹扔在山上还妄想拖他妹妹下水的人,叶永安...呵呵。

  黑胖子怔了怔,也知道自己闯了祸。扛着核桃的手紧了紧,面上的青肿越发难看。见曾经的兄弟们眼神都有些冷,心中要有些憋屈。只是见着叶拾舟那毫不犹豫牵着猪没打算理会他的样子,又只能低低应了一声:“恩。”眼神瞄了眼叶拾舟的背影。

  把东西放下,才往村长家里走去。他闯了祸,跪祠堂只怕是免不了的。想来家中也会遭连累。

  他闯过的祸不少,但还是第一次让临水村打上门来。他也知道,自己犯了村中的忌讳。

  且不说黑胖子内心如何的纠结,叶拾舟脚下却是极其轻快的。家中有存粮,心不慌。

  到了屋门口,那边刘氏今儿去了镇上给叶泽南抓药,早早便回了家。那叶二爷家又在山脚下,事情也没传过去。只是今儿不少人来门口溜达,让她有些诧异。

  只是看的叶朝阳和周氏被人抬回来,微微变了脸色。“怎么回事?”刘氏脸色难看,急忙跑过去看了好几眼周氏两人。刘氏如今不过四十来岁,鬓间头发却都熬白了。

  叶婉言两个孩子更是吓得要哭。抱着周氏差点要落泪。那委委屈屈的样子,让这些妇人忍不住摇头。宋欢歌也是大眼含泪抱着叶朝阳一个劲儿往她娘脸上亲,亲亲就不痛了。

  那几个妇人脸上带了几分热络,不似平时的讥讽。笑道:“没事没事,只是晕过去了。刘姐姐啊,还是你命好。儿子没靠上,那孙女却是个顶厉害的。今年想来也能过个好年了。”想起那头白花花的猪,这些妇人就眼红。

  但看看刘氏如今穿着粗糙,脸面的沧桑心里才好了一些。自己好歹儿孙满堂衣食无忧。这才又有了些优越感。

  刘氏不懂,但几个妇人想来是怕遇上叶拾舟,便也急匆匆告辞。倒把刘氏给整了个摸不着头脑。

  但自家现在如今落魄如此,人家也没什么好图的,刘氏也没多想。只是拿了家中仅有的几个鸡蛋,谢过了人。

  刘氏虽然不喜周氏,但叶朝阳好歹是亲孙女,倒也上前把两人放到了屋内。让叶世平去烧火,兑了两碗糖水鸡蛋。

  那边叶泽南听得屋外吵嚷,便也探出个脑袋多看了几眼。手中的诗书翻了几页。

  正当刘氏几人忙活的时候,那边叶拾舟便也牵着猪进门了。恩,是她拽着猪拖进门。见着一个软萌软萌的小姑娘拖着头猪,还真有几分视觉冲击力。

  至少刘氏是愣在当场的。特别是那猪本来卡在门口不愿走,叶拾舟一个眼神横过去,那猪便哼哼唧唧连滚带爬的进了猪圈。

  唔,空了两年的猪圈了。如今多了一对即将待产的兔子和一头猪。屋中也算看得过去了。

  刘氏端着糖水半响没回过神来,直到叶永安带着一群人扛着麻袋进屋,刘氏才猛然惊醒。

  东西堆了半个院子,一眼望去齐刷刷站了十七八人。又高又矮,但各个都是村中人人敬而远之那种。

  叶拾舟回来时愣了愣。眉头一蹙:“叫人。”

  “奶奶好”十多个少年整齐一片声音,颇有几分声势浩大。

  刘氏脸色微僵,连带着那三个孩子都愣愣的看着院中一切。尼玛,好玄幻啊。

  “奶奶,您家中还有什么要做的事儿么?”那瘦高个侯强以前便是黑胖子的军师,眼光也最是毒辣。这会儿直接顺着杆子往上爬。

  一群少年眼神灼灼的望着刘氏,刘氏那心里还有些慌慌的。

  “砍柴,锄地,洗衣,扫院子。”小欢歌掰着手指头一个个数道。偏着脑袋数了半响想不起来还有啥。

  叶拾舟默默添了一句:“喂猪?”猪可不能瘦。

  叶永安还没来得及制止,那群兄弟便各个兴高采烈的出去了!!那麻利劲儿,只怕在家爹娘都没见过。

  连叶朗那个娇生惯养的也拍着胸脯,脸蛋红扑扑的。拉着几个四一二岁的小少年们意气风发道:“咱们一定要比他们做的更多!”眼中满是决心。

  更离谱的是,那群小子居然郑重的同意了!

  刘氏站在门口一愣一愣的。端着的糖水鸡蛋至今没放下。

  叶永安见妹妹那一脸的孺子可教,突然觉得脑门疼。总觉得自己这群兄弟,要走上一条不归路了。

  妹纸哟,你这是要做啥咧做啥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