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章 被包围

古代逆袭攻略 +A -A

  “舟舟,舟舟快过来啊。东西不要了,你赶紧过来啊。”周氏吓得浑身发凉,使劲儿想要挣脱出去把叶拾舟拉回来,力气大的叶永安几乎拉不住。

  叶朝阳虽然不懂弟弟的意思,但却是明白自家那些樟子肉的。心中焦急的不行,但叶永安和那几个二愣子直接把她禁锢住了,气得叶朝阳几乎要破口大骂。只当他要出卖妹妹。“叶拾舟你这个蠢货,赶紧我给回来!”叶朝阳眼睛通红,浑身都在发抖。

  周围村民虽然吓得够呛,但却也觉得叶永安这孩子当真太冷血了一些。竟是有些妇人也在背后指指点点,只可怜那叶拾舟摊上这么个哥哥。

  叶永安黑着一张脸,真心想咆哮出声,就你们这样的,还不够我妹妹一脚呢!

  张村长站在一群汉子跟前,心里稍有些底气。叶拾舟便是再不济也是村里人,当即便道:“拾舟丫头啊,你可赶紧回来啊。张伯伯做主了,这些核桃谁都不敢动你的!保证如数奉还。你快回家去。”村长看着那从喉咙里发出咆哮声的恶狗渐渐逼近,鼻尖都冒起了汗。

  叶拾舟默默看了眼村长,心中微叹。其实村长若是不说这一句,她很有可能会见死不救的。

  她没吭声,但却放下了手中的核桃。慢悠悠的靠在麻袋上,一副哀伤的样子。

  倒是那临水村的老头子见得临安村如临大敌的熊样笑出了声。“老张啊老张,你说说你,怎么还是这般怂呢。我这村里的大狼们可不轻易伤人。若是没做那亏心事,你们怕什么!”老头子语气满是无奈,却又带着几分讥讽。

  听得那张村长身后的青壮年们全都握紧了木棍。

  “俺们大狼可听话了。既然你说你没偷,那就让我家大狼嗅嗅。若是没偷,那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临水村村长大手一挥。丝毫不提自己冤枉了临安村该如何。

  仿佛这般霸道行径早已做了无数遍。

  “你这话说的好笑,咱们村便是任由你们欺凌的!你们也莫要欺人太甚,刘老头,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张村头几乎咬牙切齿了。拳头捏的死紧,几乎能听见叽咕叽咕的声音。

  这周围的村子,有几个没受胁迫的。便是官差来了,也不过是打着哈哈,当真是让人恨得咬牙切齿。

  临水村刘老头笑了笑,没再说话。在他眼里,自家村子是千好万好,哪会求得上别人。只跟着身后努力呵斥大狼的守山人道:“放它们过去,莫要胡乱伤人。”语气很是有些不经意。

  似乎伤不伤人对他来说都不在意。

  横竖你们打不过,我就是霸道咋的了。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越是忌惮,有些人却越是蹬鼻子上脸。

  这些大狼全都未曾用绳索捆住,都只是靠着守山人嘶声力竭的呵斥才微微停住几分。饶是如此,十多条恶狗围在一起龇着长长的獠牙吼叫,也不禁让人浑身发颤。

  守山人手心里有些冷汗,不知是被恶狗的气势骇住了,还是担忧小狐狸。眼看着就要吼不住那些恶狗,才眉头一皱道:“去,把人给我咬出来!谁若是先找到,奖励它一只活鸡!”守山人话语有些狠。

  倒是临安村的村民被吓得退了又退,若不是怕那些狗突然扑上来,她们甚至想要转身逃走。

  狗本就是极有灵性的动物,许多时候都是因着人的喂养才随了主人。这临水村人霸道无耻,更何况这些是山中狼崽子所产下,更是带了几分野性和凶性。

  那一身黑亮的绒毛几乎在日光下反光,长长的獠牙滴答滴答着口水,眼神满是即将猎物的凶狠。这哪还是家禽的模样。因着平日里活鸡活鸭喂养,更是充满了野性。

  这会儿一群似狼似狗的动物虎视眈眈往村头进来,几乎让人头皮发麻。叶拾舟就那么大喇喇的站在中间,连村长都不禁抹了把冷汗。

  有心想要拉她一把,身子微微一动。那边好几条恶狗便眼神凶狠的看着他,似乎只要再多动一步,便能上前撕咬他。

  村头挤满了人,却各个屏气不敢呼吸。瞧着那群饿红了眼的恶狗在村头不停地徘徊,所有人心中都是微颤的。同时也升起一股子羞辱感。

  黑胖子站在叶拾舟不远处,瞧着十多条狗越走越近,浑身都在打着抖。额间上布满了细细的冷汗。

  “哈,还说不是你小子偷的。那你说说我家大狼为何全都找上了你!”那守山人瞪着眼睛怒吼道。想着那油光的小狐狸,就心口生疼。

  哪知话音未落,那十多条恶狗竟是直接从哆哆嗦嗦的黑胖子跟前错身而去。连个眼角都没留下,只流下几滴垂涎的口水。

  守山人喉咙顿时一下子被堵住,整个人都跟见鬼了似的。瞧着眼神阴狠的大狼们,渐渐聚拢,把中间那个绿衣裳的小姑娘围在中间。那冒着寒光的獠牙,更是露了出来。

  周氏吓得惊呼一声,眼神猛瞪着似乎受了惊吓。顿时软软的一瘫,倒在地上。还好被身旁的妇人及时抱住了。饶是如此,那周氏一双手指甲都深深掐进了肉里,可见内心的恐惧。

  叶拾舟被团团围住,这一幕不止临安村的村民愣住了。连临水村的刘老头都眉头狠狠皱了皱。

  “大狼,做什么呢!赶紧干正事去,信不信老子打断你的腿!一群小畜生!”村长一开口便带了几分匪气。连他身后的汉子们都有些不解。

  老头子瞪了眼守山人,只以为是哪里出了差错。

  “老刘头,你又玩什么鬼把戏!赶紧把拾舟丫头放了!难不成拾舟丫头还能扛着你两百斤的猎物下山?!”张村长也急的满脑门汗。亲自抄起一根木根,浑身都绷紧了。

  让临水村老头子面色一变的,却是那些狗并未听从他的指令。竟是望着叶拾舟,前肢微弯,似乎要发起攻击。

  这一幕,不禁让人心头俱震。看着那绿色的单薄身影伫立在十多条恶狗中间,所有人都呼吸渐渐加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