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章 村口

古代逆袭攻略 +A -A

  叶拾舟嘎嘣嘎嘣的啃着秋枣,甜的眼睛都眯了。

  腰酸背疼的小少年们看着满地装满了的麻袋,脸都绿了。秋收了,一切都是为了哄老子来你家做农活啊!!

  八麻袋核桃和秋枣,便是家中有两三个青壮年估计也得忙活两天了。这特么才半个时辰。

  叶拾舟吃的欢快,那群少年们却是摸着被砸红了的脑袋瓜子直叹气。一个个耷拉着脑袋,被叶拾舟奴役是一回事,但看着叶拾舟那一脚一个脚印的踹在树上,其实更让人心惊胆战好么。

  看着她一手捏碎还带着青壳的核桃,当真是后脑勺都冒着凉气。

  “舟舟,周姨先把这背篓的核桃带回去,你若是想吃什么便跟周姨说,周姨给你...”周氏满头大汗从山那头寻过来,生怕叶拾舟跟村里那几个孩子打起来。哪知一见地上的麻袋,便愣住了。

  她背篓里的核桃是和叶朝阳一起打的,便是这加起来估计也没有半麻袋。周氏看着地上堆了小山高满满当当的袋子。

  “这是...”周氏问道。语气还有些惊疑不定。便是山上汉子也得忙活两天呢。

  叶拾舟怒了努嘴,“嗯?他们孝敬你的。去,跟着搬下去吧。”那被点到的少年面色一僵,看着地上的麻袋脸都皱巴巴了。

  叶永安在妹纸虎视眈眈的眼神下也扛了一袋,饶是他跟着叶淮安练了几年,也被那满满的一袋压得差点踉跄着倒下去。周氏心中虽然惊骇,却也上前帮忙,叶永安不愿在妹妹面前失了脸面。忙后退了几步。

  但也并未对周氏恶语相向。

  几个少年对视一眼满是苦笑,偏生又有些不一样的感觉。似乎想要表现表现。便两人一袋,一起抬了走。

  余下的两袋,周氏笑着道:“待会儿我多跑几趟便罢了。我去把你姐叫回来,也好一块儿下山去。”周氏望着那些麻袋,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这么多核桃,也就当年叶淮安有本事打下来。

  叶拾舟瘪了瘪嘴,上去便利落的扛起一袋,再悠哉哉的扛了另一袋重上来。那两袋核桃,估计也有两百斤左右。便是看着,拿核桃估计比叶拾舟都重了。

  周氏大惊:“使不得使不得,这可使不得。万一闪了腰。舟舟快放下,待会儿周姨多跑两趟。你可是姑娘家,莫要伤了身子。”周氏急的说话都语无伦次。

  以前叶拾舟对她不曾假以辞色,她都把叶拾舟当做亲闺女,更何况如今叶拾舟性子改了许多,周氏已经满足得很了。便是日子清苦些,她也能忍。

  叶拾舟还不太适应人家的亲密,微微侧开身子,干咳了一声:“再来两袋我也能搬。我又不是弱鸡。”最后一句略小声。但那几个少年却是脸色齐齐一黑。

  有一种人,让人见了就想揍。

  叶拾舟不愿再多说,自己个儿便扛着小山高的麻袋往山下走去。周氏急的满脸通红,却又奈何她不得,只得急匆匆去找了叶朝阳一块下山。

  叶朝阳回来时也一副见鬼的神情,见着她扛着东西如履平地的模样,简直心都颤了。爹,这是有人继承你的力大无穷了么?

  莫说叶拾舟一路轻轻松松下来,便是后面那群少年手都勒出血了也没好意思停下歇会儿。丢人啊...叶永安只觉得自己都是凭着那口气一路前行的。还不由得庆幸叶拾舟并未走上山时的山路。

  下山时并未碰见多少人,但村口却是堵得越发厉害了。远远地就能听见汉子们的吵闹声。

  叶拾舟一群人浩浩荡荡扛着麻袋的模样颇为壮观,不少在外围的村民都吓了一大跳。其中也不乏早上一起上山的,那背篓中却只堪堪半篓子。估计是为了下来看热闹。

  “这是天上落核桃?你家咋这么多?”许家大媳妇儿杨氏眼红,酸酸的问了一句。

  这会儿村头人不少,围在里边的汉子闹得很厉害。外围的妇人们却没什么事儿。

  叶永安这会儿正不得好气,更何况这人还是许家人。前几年叶拾舟可没少受那家人挑拨。顿时便回了一句:“地上捡的,满地都是核桃呢。”这杨氏最是嘴碎,当年便是她相公征兵回来,她就满村谣言他爹战死了。

  杨氏一听便眉头一簇:“我说你这叶小子,你不说便不说,唬我这妇道人家做什么。便是你偷的抢的,那也不****的事儿。”杨氏撇了撇嘴。看着那核桃,当真是眼红的很。再想起前几日叶拾舟坑去的钱氏银子,说好是自家人分了的。她这心都疼了。

  这叶家早就成了破落户,哪里来的这么多核桃!妇人心里微微一动。

  后面的少年们都陆陆续续到达了,见叶拾舟早就扔了麻袋坐在上边啃秋枣,这才松了口气全堆到了一起。叶拾舟挤在人群中,竟是也没被人发现她扛了两袋。

  “你才偷的抢的!这是我捡的!”叶永安本想说自己打的,可一想妹妹还在后面坐着呢,顿时老脸一红。

  “哟,你捡的?你能捡着七八麻袋?莫不是谁家藏在那里还未搬回去的吧?就你家一个瘸子,几个老弱病残也能打核桃。呵!”杨氏一脸的尖酸刻薄道。

  “你也少说两句,叶家也不好过。”赵氏从人群中挤出来劝了劝。她公公是村长,这会儿正在里边跟临水村闹着呢。

  不过她一转头见得那堆得老高的核桃也是一惊。见周氏和叶朝阳也背着篓子过来,心里才压下了那一点点的羡慕。

  有时候人家若是发了横财,人人都有几分不平和刻薄。

  便是她自认比周氏过的好,却也忍不住比较几分。人之本性罢了。

  “叶家不好过就能偷抢了?这些东西,按我说定是咱村里的!我家相公一早出门这会儿还没回来,估计是让这几个兔崽子捡了便宜呢。”杨氏一脸嘲讽。当年叶家有多风光,如今叶家就有多落魄。

  “许家的,你这说话可要凭良心。你莫要因为当年我家永安不顶替你相公而心生埋怨。我相公已经征兵走了,永安便不是我亲儿,我也断不会让他顶替了你相公去!”周氏沉着脸,当即便发了火。

  她性子弱,但对叶永安两个孩子却是极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