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章 打核桃的正确方式

古代逆袭攻略 +A -A

  周氏和叶朝阳两人穿着一身旧衣裳,站在那山脚处久久无语。

  听得底下村长和临水村的纠纷,周氏更是忧心忡忡的看了叶拾舟好几眼。叶拾舟那人惯是个脸皮厚的,一点也没有承认的打算。

  承认啥,那些肉都给黑胖子堵话了。还想要让她出去不成?叶拾舟心里门清呢。拿了东西必须得办事。

  叶拾舟挺着脊背一脸理所应当的走了。那上山的步伐,比周氏等人还要快呢。身后那群熊孩子也哼唧了两声,跟了上去。

  叶朝阳叹了一声:“走吧。这些事你又哪里管的了。”她拉了周氏一把。如今好不容易见得叶拾舟两兄妹不再抵触周氏,叶朝阳这个姐姐不想再多说什么。

  有什么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叶朝阳背着小背篓,往山林里走去。

  这个时节,正是打秋枣和秋核桃的时节。这临安村背靠山林,只要家里有几个劳动力,几乎就饿不死人。叶拾舟上山时,总是能碰到来来往往的汉子和媳妇儿成群结队的上去。

  “叶家丫头,你也上山啊?你小叔腿可好些了?”村长家的大儿媳问道。便是上次在村头截住叶拾舟的那个妇人,赵氏。

  叶拾舟默了默:“好多了,都有人来门前抢回去做小相公了。”她脑子里就记得那么一幕。叶泽南又不常出门,她顺口就是那么一句。

  赵氏脚下一个踉跄,提着麻袋的她差点摔倒。身后几个妇人都三三两两的笑出了声。吴氏那个霸道的,想要占人家嘴皮子便宜。如今可算是栽了。

  “你这丫头,可莫要再说了。到时候袁家可不依,你家又没个顶梁柱,可要吃亏的。”一个和善的妇人笑的肚子疼,见她没了往日的势力和尖酸,脸上带了几分懵懵懂懂。反而心一软,提点了两句。

  叶拾舟分得清好赖,虽然不懂她们笑些啥。但也领了情。反倒是后面那群熊孩子直瘪嘴,有本事让这群老娘们看看你的本性!

  “这些孩子也跟你上山打核桃?”赵氏问道,见这都是村里几个顽劣不堪的孩子,眉头微微一皱。

  叶朗正想反驳,叶拾舟便回了一句:“助人为乐。”眼神略带威胁的看了眼叶朗,你敢反驳试试!信不信我能让你成个乐子?

  叶朗这一刻,很难得的懂了她的脑回路。憋得脸色一红。若不是那群妇人走远了,估计要当场翻脸。

  叶朗气哼哼的,但摸着怀里还剩下的一钱银子,倒也忍了那口气。他是男子汉,拿了好处怎能不还人情!

  叶拾舟身后跟着一群小少年,周氏和叶朝阳想着她们估计是来玩耍的。便也自己找了块高高大大的枣树,在树下打着枣。她们家没个男人,树顶上的枣几乎都只能干看着。

  核桃树更是不敢想,便是临安村,每年到了打核桃的季节,也会从树上摔几个人下来。便是村里的爬树好手也不敢掉以轻心。

  “唔,就这里吧。这里的树又高又秃,村里不少人都不敢爬。树上的枣比别地都多。你在树下等我,哥上去给你摘核桃去。”他们带了竹竿,但更多的其实还是人力爬上去。

  叶永安挽起了袖子,有心想要在妹妹跟前露一手捡回点身为哥哥的颜面。

  叶拾舟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从自己的小兜里摸出了好几根麻袋,也不知怎么塞进去的。扔给小少年们,一脸的理直气壮道:“装满。”语气慢悠悠的,望着树上密密的核桃眼神都眯了。

  叶永安眼睛一抽,差点给跪了。你是专坑哥来的不?

  “要装自己装,小爷是来监督你们的。”叶朗小手往后一背,便扔给了那群小伙伴。他的小伙伴们并没有想象中那样撂挑子不干。反而一脸激动地拿着麻袋,眼睛都快发光了。

  看得叶朗心口子直疼。尼玛,当老子瞎呢还是当老子死了!叶朗小少年抿着唇,想要吐血。心里纠结死了。想要帮忙吧,又觉得丢了面子。不帮忙吧,可特么都上山了。

  叶朗憋着气站在一边。

  倒是有几个小少年也出来咋呼道:“我也会爬树,我也能上去摘。”眼神亮晶晶的,自从上次叶拾舟抖钱夫人那一战,这些家伙得了便宜,心里可都念叨着呢。

  叶拾舟瞄了他们一样,幼崽,好好待着吧。

  倒是叶永安想要爬树,被叶拾舟一把拉了下来,差点一个倒仰倒地上。看那架势,想来小时候也是会爬树的。

  “你干啥呢?你一个姑娘家不是想爬树吧?我给你说,你这样会嫁不出去的。”叶永安从地上跳起来,唠唠叨叨想要行驶自己作为哥哥的权利。

  哪知话还未说完,头顶上劈里啪啦的大核桃便砸了下来。吓得叶永安抱头东窜西窜,砸的直嚷嚷。在地上蹦�着到处躲避。

  等那阵核桃雨过去后,只听得那核桃树旁的妹纸轻飘飘说了一句:“智障。”说完,又是一脚朝大腿粗的树干踹去,那高状笔直的树干顿时一阵摇晃,劈里啪啦落了一地核桃。

  若是细看,还能看见那核桃树干上隐隐的裂痕。但也只是浅浅一层,并未伤及本身。叶拾舟估计还记挂着明年呢。

  叶永安微张着嘴,瞪大了眸子。跟那群孩子站做一排,活生生一排二傻子。

  叶朗吸溜了下口水,看到那凶残妹纸一脚脚朝着一排树干踢过去,突然觉得牙疼。

  枣树核桃树,你们咋就没挺住呢。

  叶永安憋了半天憋得脸通红,才愤愤的提着袋子捡满地的核桃。耳边还能听见一声接一声的劈里啪啦声。那是核桃和秋枣落在地上的声音。

  与那踹树干的咚咚咚声在林间交错。还惊起了林中小鸟叽叽喳喳的闹着。摇晃的树干,齐刷刷的抖动。不绝于耳。

  半个时辰,叶永安跟一群少年们才抻着腰颤巍巍的扶着腿站了起来,看着一地装冒了尖的麻袋齐齐黑了脸。

  所以说,你准备了八个麻袋,是一早就算计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