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章 带把

古代逆袭攻略 +A -A

  叶永安从门外冲进来就拉着叶拾舟的手,一脸的紧张。

  如今初秋已经有些转凉,那叶永安竟是满脸的汗。面上还有几分紧张。

  叶朝阳一见这弟弟就眉头狠狠地皱了一皱。“你看看你如今像什么样子,若是爹还在不打断你的腿!”叶朝阳如今为人妇好几年,以前两个弟妹虽然不像话却也不似如今。爹走了这几年,家里越发不像样子了。

  便是她如今,处境也有些麻烦。叶朝阳眉眼闪过一丝烦闷。

  叶永安紧拉着想要挣脱开的叶拾舟,听见大姐的怒骂反而没发火:“我这个样子好着呢,十里八村的小姑娘见了我都脸红。”叶永安若是不浑,其实那张脸还很是有欺骗性的。

  要说好看,这叶家的相貌都随了叶淮安。周氏相貌平平,但那俩孩子却也浓眉大眼可爱的紧。叶淮安那人,让人一眼望去很难想象那是庄稼汉子。

  这会儿叶永安说完这话,心里却想的是。还打断我的腿呢,你的腿都差点让这死丫头踹断了。偏生这话说出来没人信,他也就瘪瘪嘴,就此作罢。

  周氏上来打圆场:“好了好了,大安好着呢,昨儿若不是大安,我还没法安安生生的回来呢。”周氏叹了口气。说着又看了眼叶拾舟,其实叶拾舟那一手才真正吓着她了。

  但昨儿她亲自验证了,倒也没多想。

  叶朝阳听完默了默,咬牙道:“也就是爹不在,若是爹在谁敢欺负我们!”

  她身后的小欢歌却是冒出个脑袋嘟着嘴道:“大伯母也不能欺负我们!外公打!打他们!”欢歌一脸的气愤,小胖脸都气红了。

  周氏一听顿时凝眉:“欢歌你说什么?给外婆说说,爹爹这次怎么也没来?”周氏方才在厨房便问了,以前叶朝阳走哪儿都是宋呈文跟着,今儿回来时叶朝阳脸色也不好。问她却又不说话。

  欢歌咬着下唇,眼眶慢慢有些红:“奶奶说欢歌不带把,她不喜欢欢歌。她不让爹爹来。外婆,什么是带把的啊?”欢歌仰着脑袋问道。湿漉漉的眼睛甚是可怜。

  周氏一听这话就沉下了脸。叶朝阳眼睛一红,就低头走了出去。面上满是铁青。

  叶永安却是蹭的一下跳起来:“我要去宰了他丫的!敢嫌弃我姐,当年是谁特么跪在门口求我爹嫁给他的!我要去宰了他!畜生!宋呈文是死的么!那个老虔婆,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叶永安气得脸上都拧巴到一块儿了。

  他是不听话,甚至叶朝阳也常常骂他。但对于这个似姐似母的大姐,他再如何心里也是存了一分敬意的。当年母亲去的早,几乎都是叶朝阳拉扯着几人。

  叶永安蹦�着要去拿菜刀,吓得两个包子眼睛都直了。

  倒是叶拾舟极其认真的半蹲下来,与小欢歌对视。星际公民准则,请公平对待每一位幼崽的问题,不能伤了他们那可怜的自尊心。

  叶拾舟蹙眉想了想。带把?默默的�了�,这玩意儿是什么?不过一想却又极其严肃道:“没有你可以抢啊,抢不到就给他剁了。这样大家就一样,就不会嘲笑你了。”对,就是这样。叶拾舟瞪着双乌溜溜的眸子与小家伙对峙。

  倒是叶永安气冲冲拿了菜刀出来,一听这话差点摔个踉跄。心里那口气,嗤,的一声就让叶拾舟给戳了个洞。

  “我的个亲妹妹啊,别乱教!别听她的,别听她的啊。欢歌咱别听你二姨的。她她,她自己都没有!”叶永安急的脸都红了。总觉得胯下生出了一股子凉意。

  小欢歌方才一听叶拾舟那话,却觉得有些痛快。特别是大伯娘家的小子每次推她,背后还恶人先告状让奶奶怕她的时候。这会儿一听大舅舅的话,顿时跺着小脚道:“娘说你不是好人,不能听你的!”

  说完便屁颠屁颠的跑出去了。那摇摇晃晃的小身子,看得叶永安心口拔凉拔凉的。他家一定不会再出一个凶残小侄女的,一定不会!

  叶拾舟默默瞥了他一眼,心里直嘀咕,。到底她没有什么啊!她堂堂女战神居然没有!!叶拾舟这脑子,哪懂得古代这含蓄的满是忌讳的语言。

  倒是叶永安一脑门的黑线。妹纸,你这样带孩子大姐知道么?你会被大姐打死的。

  叶永安扔了那破刀,脸上很是难看。那宋家的亲事是爹当年找的,宋呈文也确实是个好的,家境很是殷实。甚至村里人都常说,这门亲事若不是仰仗着他爹,只怕那宋家也不会娶一个乡野村妇进门了。

  哪知爹才走了两三年,那老太太就作妖了。

  宋呈文是读书人,自然不会跟自己娘计较什么。看今儿这情况,受委屈的只怕是他大姐了。

  叶永安神色有些落寞。连带着叶世平两个孩子也气氛低沉。

  叶拾舟最受不得这脾气,当即便扛了几十斤肉进来厨房。

  两只胖灰兔子被叶婉言可怜兮兮的求着她,然后抱走玩耍去了。还顺带在唯一的鸡圈里做了个窝,叶拾舟眼睛都瞪圆了。叶婉言却抱着兔子,看着二姐能把她连人带兔一口吞下去的样子吓得浑身都僵了。

  还好周氏红着眼睛和叶朝阳回来了。

  周氏没再问东西怎么来的,只狠了狠心,在那大块肉上割了三四斤肥腻腻的,打算熬点油出来,炖个肉菜。剩下的先撒上盐放在一旁腌着。

  那边西厢刘氏闻着味儿出来,见得几十斤肉眼睛都直了。但一旁虎视眈眈的叶拾舟却也让人脑仁疼,刘氏这才压下了想要把肉扛自己屋里的打算。

  刘氏虽然不喜周氏,钱财也紧紧握在自己手上,甚至嘴上骂骂咧咧说着难听的话。但叶拾舟被毁了容时,她可是二话没说就掏了钱。家中那只老母鸡就是证据。

  刘氏哼了两声,便回了西屋给叶泽南擦拭身体。

  叶拾舟一步也没离开过厨房,双手环抱,眼睛几乎能把锅里戳个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