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章 叶朝阳

古代逆袭攻略 +A -A

  叶拾舟可不知道自己伤了那群少男心,在她眼里,只要没失足就好。在星际,可是要关爱失足少男少女的。人人都有义务引导他们回归正途。

  叶拾舟曾经遇上也引导过几次,不过每次...都出了那么点小意外。

  比如炸了整条街让她们无家可归?比如让那些关照她们的臭男人下半身不举?反正叶拾舟在那儿,就是个炸弹,走哪儿炸哪儿。甚至当年还有某星主舍生取义打算娶了她,可惜,让这货一腿就踹了出去。

  至今那颗饱经沧桑的心想来都在滴血。

  我,我特么谁想要跟你决斗来着!擦!!注孤生!所以说,就她那不开窍的脑子,就是个注孤生的命。俗称单线条生物。

  这会儿她还留了几分心眼,一路抄小道提着两只兔子和五十多斤带骨肉回家。脖子上还吊着俩獐子,一副土流氓的模样。一身血糊糊的,颇有些吓人。

  在山上下来时,还听见底下乔氏撕心裂肺的怒骂声。“谁家缺心眼的偷了我家菜啊!这丧尽天良的!”

  “等老娘找出来,不得给你们这些贱人脱层皮!这杀千刀的,你吃就吃,连老娘的地都坏了啊。还是幼苗你们也下的去手!”乔氏叉着腰,对着山下所有人痛骂。

  说完还踹了那大狼狗一脚:“你这个畜生,连点地都看不住,就知道吃吃吃,畜生!”那句畜生简直是恨得咬牙切齿。也不知是在骂狗还是骂人。

  那狼狗却是失去了耐性,这本就是狼崽子和狗结合被人圈养出来的。怎么都有些野性,顿时便龇牙咧嘴的冒着寒光一副攻击状。

  可把乔氏给狠狠地吓了一跳。

  听着底下的叫骂声和汪汪声,某人提着猎物没有半点心虚。反而砸吧砸吧嘴,也不知在想些啥。

  叶拾舟下了山,还未走进院子,就听见家中两个双胞胎嘻嘻哈哈在打闹。身后跟了个小闺女,估计才两三岁,走路摇摇晃晃的,脸上随时笑眯眯,像个白面团子似的。这是叶朝阳的女儿。

  两个双胞胎颇有些心不在焉,偶尔朝门口多看几眼。闻着家中的烧鱼味儿,又不住的吞唾沫。

  那烧鱼可有三四条,足足有四斤多。周氏烧了一半,剩下的估计打算让叶朝阳带走。叶朝阳虽是前妻所生,但周氏对她,比起亲生女儿只怕也不差。

  “小姨,小舅...抱抱...”宋双歌还不足三岁,说话含糊却又带着几分孩子特有的天真。踉踉跄跄朝两个双胞胎跑去。

  叶拾舟推门进来。

  三个小鬼正玩得高兴,冷不丁一个全身血糊糊还扛着肉,抓着不断挣扎的兔子的叶拾舟进来。那三个小鬼吓得半响没敢动。

  “娘啊,有鬼。”宋双歌也不知哪里学来的,三岁的小朋友默默说了一句才往自家小姨和小舅身后躲。还悄咪咪的探出个脑袋去瞧叶拾舟。

  “饿狼来啦,要吃小朋友啦。小姨小舅,我们快跑快跑。”小双歌瞪着大眼睛,抓着那双胞胎的衣角直往后躲。眼神看着叶拾舟略有些害怕。

  但却也没害怕到叫出来。毕竟,平日里的叶拾舟,在几个孩子眼里更恐怖呢。曾经叶淮安揍她一次,她就报复到弟弟妹妹身上。甚至连喜欢周氏的叶朝阳所生的侄女,都不能幸免。

  叶拾舟平日里的形象,可比现在好多了。

  倒是叶婉言和叶世平虽然怕怕,但眼神透亮。拖着小侄女往前走,三人纠缠做一团。“肉肉,二姐姐带了肉肉。你要叫二姨。”叶婉言甚至把小双歌拖了出来。

  三只包子抬着脑袋望着叶拾舟,闪亮闪亮的眼睛看着她。叶拾舟只觉手脚都僵硬不知怎么动作了。怎么办?她怕自己动作太大会把这几只幼崽吓死亦或是捏死?

  天知道女战神就怕这脆弱的幼崽。

  “干什么干什么呢?杵在门口做什么?你们可不准出去玩啊。”叶朝阳凝眉说了一声,手上还拿着刚清理出来的野菜。见得门口的叶拾舟,顿时一愣。

  叶朝阳见得她呆板的小脸微微一愣,随即便注意到她一身的血。面上升起一股子怒气,一下子冲了上来。“你就是这般自暴自弃的,你在外做了啥?你看看你那一身!叶拾舟,你还要丢人到什么时候!”叶朝阳气得直骂。每次回来,叶拾舟都会搅得一家子食不下咽。爹在时便没少挨揍。

  里边周氏休养了一夜也好了许多,只是看着还有些憔悴。一听叶朝阳的怒骂便急匆匆走了进来。见了叶拾舟也是吓得魂不附体。“舟舟啊,你可是哪里伤着了?是不是哪里疼,不怕不怕,周姨带你去看大夫。咱们走咱们走...”周氏吓得声音都在颤抖。

  倒是叶拾舟默默眨巴眨巴眸子:“这是它的。”扬了扬手上那五十多斤獐子。提着东西就往屋里走。

  几人一愣。倒是叶婉言和叶世平抓着小双歌迈着小短腿儿追了上去,有肉有肉!跟着二姐姐有肉!

  周氏却是惊疑不定,但想起昨日看到的胎记这才又放下了心。忙拉着叶朝阳追了进去,还不忘把门关紧。

  “你哪儿来的?你哥呢?”周氏问道。

  叶拾舟听得那句哥,便抿了抿唇。外边正往家里赶的叶永安只觉得浑身微微一凉。

  “断后。”叶拾舟淡淡道。眼神都能把厨房门戳个窟窿。

  叶朝阳却是个急性子,前几次她回来时这妹妹可没少折腾。昨儿有人带话说是周家来闹,她这才急匆匆赶了回来。但想起昨日相公和娘的脸色,叶朝阳又憋了口气。

  “你从哪儿得来的东西?你是不是偷的?你偷谁家东西了?我打死你,爹娘怎么教你的!”叶朝阳见她悠哉的坐在那儿就气不打一处来。说话都快咆哮了。

  周氏拉了拉她,叶朝阳才微微小了声音。

  叶拾舟眼睛一瞪,满是控诉的看着叶朝阳!!你这是侮辱我的智商侮辱我的拳头!我要什么都是抢,凭什么要去偷!

  小姑娘红艳艳的脸紧紧绷着,眼神极其严肃。手上还不自觉地戳着桌子,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叶朝阳总觉得那桌上有两根手指印儿。

  叶拾舟对于叶朝阳她是有印象的,当年亲娘死了。叶朝阳可是对两个弟妹极其爱护。

  叶拾舟原身讨厌她,也只是因为她渐渐不再讨厌周氏,不再跟自己同一阵营。也兴许是长大了,开始理解周氏的缘故。但叶拾舟那会儿不明白,连带着亲姐姐一块儿憎恨了。

  这会儿叶拾舟却是想着,自己要不要一拳过去证明自己没有偷的事,至少她是用抢的。某人觉得这很光荣,很光明正大!

  也幸好。门外叶永安紧赶慢赶的跑了回来。这才解除了女汉子即将到来的暴力行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