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 疑虑解除

古代逆袭攻略 +A -A

  牛车自从进了村,那些猫猫狗狗就瞬间仓皇而逃。

  方才还吵吵闹闹的村口瞬间就安静的很了。

  几人下了牛车,周氏红着眼一一给人道谢。想来第二日只怕还要请吃个饭。

  村长眉头微皱:“淮安家的,你娘家那般始终不是个事儿,只怕迟早还会把主意打到你头上。你们平日里可得警醒着些,若是有事便来村头找我。便是日子难过,咱们村里能伸手的也就伸一把。”村长叹了口气。

  这刘氏自尊心强,自从叶泽南伤了腿,便极少与村里人接触。更何况那叶老大家又这般刻薄,当真是日子难过到了极点。

  周氏低头轻轻恩了一声。家里如何她做不得主。

  看着周氏远远走去,村长才忧心忡忡的回了家。那叶二家如今过的都是什么日子。一家子人离心离德,根本就不在一条心。

  叶永昌碎了一口:“一群丧门妇。”

  待众人散尽,叶拾舟也没说一句话。只是算着自己兜里还有多少银钱,算着能多吃几顿大骨头。方才回来时她闻着人家屋里飘出的骨头香,眼神都绿了。

  周氏脚下略有些匆忙,牵着两个孩子也没跟叶拾舟说话。也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

  倒是回到山下叶家院子时,平日里从不亮灯火的刘氏却是点亮了堂屋的灯火。

  一听院门中的响动,刘氏脚步略有些急促的出来。走到门前又停下了,“我老叶家是造了什么孽,娶了你这么个儿媳妇!累的人安生不得!”刘氏眼神在几人身上一扫,见人都是好端端的,莫名的松了口气。

  但话语却是戳周氏心口子。

  周氏怯怯的低了低头,当年叶淮安娶她时,刘氏便不乐意。谁都不愿与一群水蛭样的娘家做亲戚,更何况周氏早已是第二嫁。那刘氏见自己好端端一个大儿子,娶了个寡妇,心里早已不满的很。

  只是一家子都是叶淮安做主,老太太又有个做秀才的儿子,这才没不依不饶。

  “娘,你可吃了饭?媳妇儿这就去做。”周氏呐呐道。

  刘氏话还未骂完,一听这话就跟泄了气似的。这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便是刘氏也骂的没劲儿了。

  “等你回来做,只怕早就饿死了。也不知道我这辈子造了什么孽啊!摊上这么一家子人。”刘氏心里有些酸。

  大儿子生死不知,小儿子断了腿。这一家子都找不出一个立的起来的人。

  刘氏骂骂咧咧两句,这才披着衣裳回了自己的西屋。

  叶拾舟愣愣的看了两眼,毫不犹豫的就转身去灶台找吃的了。回来时,果不其然,锅里温着下午时的饭菜。叶拾舟端上了桌,那三人这才拿了碗筷坐下吃了。

  叶拾舟没吃,只是摸着肚子想着方才两笼屉包子的味儿。摸了摸兜里,就塞给了那两只弟弟妹妹。

  连带着周氏都有一个。

  周氏一愣,张了张嘴,却一句话都没说。眼神总是似有似无的在叶拾舟身上徘徊。倒是两个孩子耷拉着的脑袋瞬间抬了起来,高兴的直乐呵。一口咬下去,小脸上满是满足。

  叶拾舟忽略周氏那探视的眼神,自顾自的回房休息了。今儿废了不少精神力,两笼屉也没啥用。叶拾舟哀伤啊...也就摸着怀里还有的一两多银子才能睡个好觉了。

  继续把床扛起来徒手在墙头挖了个洞放下去,眼睛转了转,竟是难得的闭了眼睛假睡。

  外边洗洗刷刷好一会儿,她能看到周氏做事时的心不在焉,也看到她哄睡了两个孩子,也看到她瞧了鸡圈唯一的那只鸡。然后,在叶拾舟门外站了好一会儿。

  久到叶拾舟都快没了耐心时,周氏终于推开了门。见叶拾舟齐齐整整躺在床上睡觉时,还吓了一跳。谁特么睡觉齐整的两只手脚都对称了的?!直直躺在那里,乍一看可不得吓死人。

  周氏心里狂跳,蹑手蹑脚的摸了摸叶拾舟。沉默半响,似乎深深地吐了口气。然后掀开了叶拾舟的衣裳,然后顺着手臂摸上了她后腰,就着月光,细细的瞧了瞧。

  一颗红色的血痣跃然而上。周氏这才重重的松了口气,心里那块大石头落了地。周氏坐了好一会儿,这才给她掖了掖被角,脚步轻快的出去了。

  待她出门后,叶拾舟瞬间睁开那蹭亮的眼神。嗤,老子连基因序列都改成了一样,何况这本身就是原来的身体。

  某汉子眨巴眨巴眼,继续保持原样躺尸整晚。

  第二日一早,周氏便准备好了早饭。从刘氏那里低三下气讨了几块腊肉,往昨日帮忙的村民家走去。

  刘氏骂了几句,倒也出了门。如今快到冬日了,那叶泽南的腿越发难熬。刘氏每日这心里都跟刀割似的。今儿又去大夫那里拿药了。刘氏摸了摸怀里的银钱,这个冬日只怕都撑不下去了。

  她们背后是叶拾舟悠悠的双眼。我打赢的,为毛肉没给我?!叶拾舟的双目几乎能把那几块腊肉灼穿。浑身都充斥着森森的怨念。

  昨日叶永安便拖着疲倦的身子回来了,走的几乎要断腿。两个时辰啊!!不过摸着怀里又送回来了的二钱银子,叶永安忍不住偷偷瞧了妹妹好几眼。

  正当他偷瞧了好几眼时,叶拾舟竟是直接走到他跟前。手一摊,默默的看着他....的胸口。

  对于银钱的味道,某人真是到了发指的地步。

  叶永安憋了一口气,脸都青了。这才从兜里掏出来,这是昨日那群兄弟的拜师费!拜师费!!

  放在叶拾舟手上,一句话还没说那家伙就毫不犹豫的转身走了。

  一个都没开打,居然还想要钱?!两人的脑回路,压根就不在一条线上。

  此时的叶拾舟,还没听说过雁过拔毛这个词儿。

  “我我我们今儿要去那野塘子里抓鱼,你你你去么?”叶永安结结巴巴问道。也不知为何,如今他看着自己妹妹,总有一种脑袋凉飕飕的感觉。这会儿的他,哪有还有半分在外二流兮兮的样子。

  叶拾舟默了默,想着今儿一早的腊肉,整个脑子都是混混沌沌的。“去!”语气有几分雀跃。

  肉,肉!肉!!

  后面两个小跟屁虫也偷偷摸摸跟了上来,叶永安本想呵斥,哪知叶拾舟眸子一扫,顿时就说不出话来了。

  “明日估计大姐要回来,去捞两条小鱼也好。”叶永安说了一句。

  叶拾舟不解,并未搭话。明日,实际是叶拾舟和叶永安生母祭日。

  每年这个时候,那外嫁的叶朝阳都会回来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