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 抄家伙

古代逆袭攻略 +A -A

  镇上围观的民众几乎都纷纷退散,有些心地好的,倒是神色匆匆的往衙门跑去。

  “这是我周家家务事,便是官老爷来了都只能看着。今儿谁若是说了不该说的,那可就别怪我不讲理。”周长治转头扫了一眼,那浑厚又霸道的声音顿时让人脚下一怔。

  那周家几个兄弟一看便是混不讲理的。那想要离去的妇人顿时就颤颤的笑了一声又停住了。官老爷再大,可不会时时刻刻护着升斗小民。

  周长治冷笑意一声。他们周家在村里都是人人忌讳,不讲理又霸道。在这镇上见人人都怕自己,反而心里有些自得。

  村长想要去拦,却被他一把推翻到了地上。

  “你是自己过来还是我带你走?莫要不识抬举!”周长治站在几人不远处,看着周老二一人就能扛住两个,颇有些得瑟。

  他们周家别的没有,那把子力气却是使不完的。

  “你周家当真无法无天么?这是临安村媳妇儿,如今你这些臭不要脸的东西也就只能趁着叶淮安不在抢人了么?当年叶淮安在时有些人可是像孙子似的!”屠三叔抹了把额角的汗,他就是个耿直脾气。见周老二一群人铁定了心要带人,心里也凉了凉。

  当年叶淮安在村里可是个狠人。

  那周家的一家子混不讲理,却愣是没敢上临安村半步。如今没了叶淮安,这叶家可是麻烦了。

  周长治一听这话就冷了脸,当年叶淮安可是让他恨得牙根痒痒。便是那个汉子目光深深的站在那里,周长治都能感觉到那刺骨的压力。

  天知道外界开始传叶淮安死了,他多想放两挂鞭炮。不过他还是忍了许久,直到今日。哈,那征兵的全都回来了,所有人都不知叶淮安所踪!可不就是死了么!

  “抢人?本就是我周家人,何来抢。亦或是,你有本事你把人带回去啊?莫不是屠三哥也想要那齐人之福?”周长治面上满是猥琐,说的屠三叔几乎红了脸。

  “混帐东西,你算什么敢编排老子!”屠三叔只恨自己没带那口大刀来!

  周氏一张脸苍白,见众人拦不住,浑身的悲戚几乎快要把她笼罩。

  周长治挽着袖子就疾步上前朝周氏方向狂奔而来,屠三叔有心想拦,却又被周老二牵绊住了,顿时急得一脑门汗。

  见那叶永昌鬼鬼祟祟的躲在外围,真是杀了他的心都有。连村里妇孺都护不住,算什么爷们!

  “滚滚滚,娘,娘快走。”叶婉言抽泣着直往叶拾舟身后躲,孩子的喊叫声顿时乱做一团。

  那周氏更是眼泪直流,偏生叶拾舟站在她跟前不肯挪动一步,这才让周氏没有直接瘫软下去。

  只是看着周长治那肥硕的身子冲过来,周氏心都凉了。

  “拖油瓶滚犊子!”周长治猛冲过来便朝着挡在前面的叶拾舟推去。

  一个两百多斤的大汉力气有多大,足以把一个成年男人直接掀翻。哪知他全力掰着叶拾舟肩膀推过去,擦,居然没动。

  周长治那冲过来的脚步有些没刹住,当即便愣住了。明明还能感觉到那细弱的肩膀,偏生就是没法撼动半分!

  他定定的看着叶拾舟木木呆呆的站在他身边,眼神毫无波动的看着她。“你在挑战我?”叶拾舟及其认真,也极其震惊。

  在星际混了几...额,不能暴露年龄。混了那么多年,往往都是她走哪儿哪儿人空,居然现在还能体会一把被人挑战的滋味儿?叶拾舟整双眸子都亮了。

  人群外一群二愣子诧异的看着叶永安:“你妹妹眼睛亮了。”言语及其肯定。甚至还重重的点了下脑袋。

  见着眼神都快发光的妹妹,叶永安不知该做何表情。其实在叶拾舟伤脑子以前,他对这个妹妹都只有敬而远之的。谁知道她背地里啥样儿。

  周长治还未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就听得这一句,顿时嚣张的大笑:“挑战你?哈哈,我呸!你算什么玩意儿!”眼神还在叶拾舟身上猥琐的扫了几眼。

  那满是侵蚀性的眼神让叶拾舟很是不喜。

  叶拾舟默默看了他一眼,自问自答:“很好,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接受你的挑战!”在她们那块儿,打架是合法,也是要双方同意。

  话音一落,叶拾舟便如离弦的箭一般迅速出击。一脚往后略微一退,随即右腿便精神力包裹着一脚朝周长治胸口踹去!

  周长治那大笑都还没来得及收回,就被叶拾舟一脚踹飞,只觉眼中景色迅速倒退,随即轰的一声。砸断了对面摊贩的木桌。

  叶拾舟扭了扭脚腕儿,只觉这一脚出去估计又要两只鸡才能补回来了。

  喧喧嚷嚷的街头有一瞬间的安静。静的连一根针落下的声音都能听见。

  叶拾舟慢慢上前,身后是一片儿惊呆了的百姓。

  尼玛,我肯定看错了,我肯定看错了!

  为毛他们会看到一个软糯的萌妹纸一脚踹飞了彪形大汉?!次奥,还是爬都爬不起来那种。

  看着那在碎木屑上边挣扎了好几下都没爬起来的周长治,众人看着叶拾舟的眼神略显诡异。

  连周氏都一副被雷劈了样子。

  村长绷着一张脸没半分表情,年纪大了,都出现幻觉了。呵呵!

  周长治捂着心口,脸上的震惊迟迟落不下去。他似乎都能感觉到自己胸口有什么东西卡擦一声碎掉了。

  “老二,给我抓住她,我要活剥了她!贱人!”周长治呲牙咧嘴的说出一句话便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额间满是细细密密的冷汗,一张脸煞白。

  叶拾舟脑袋偏了偏,“以多欺少?”叶拾舟默了默。虽然她不在意,可她觉得自己似乎风头太盛了。

  她不喜欢别人这样的眼光。你不服,你就上来干一架!但在一群弱鸡的这种眼神下,她觉得有些不舒服。

  周老二也是被方才的变故惊呆了,看着她的眼神有些阴狠。“欺少?那又如何!你个小娘皮有点把戏!”周家人能让整个村子忌惮,可不就是因为不要脸!一家子男人都五大三粗,打架又狠,谁都不愿招惹。

  此时周老二对着个丫头下狠手,可没半点愧疚。

  叶拾舟看了看他,又看了眼周老大。“好吧,我满足你们的要求。”叶拾舟很是直接,打架嘛,随你挑!

  右手一抬,一声脆脆的响指在众人耳边响起。以及叶拾舟呆滞又满是淡漠的声音:“兄弟们,抄家伙!”

  小小的姑娘一脸萌态,偏生却表情略显呆滞的站在中央,这一刻,她丝毫不知道自己有多瞩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