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章 要搞事的节奏

古代逆袭攻略 +A -A

  村长急得一头汗,在那叶二家门前都快踹门了。

  方才还是隔壁村的捎话回来,说是周氏让人在镇上让人给拦住了。虽然这叶家这两年情况着实不好,但怎么也是临安村的人。断没有让人给欺负了的事。

  叶世平一听这话就白了脸色,顿时把柴火一扔就踉跄着跑出去了。

  “张叔,我娘怎么了?”叶世平着急忙慌问道。吓得浑身都在发颤,叶婉言紧随其后跟着跑了过去。脸上挂着两行泪。

  村长抹了把头上的汗:“你奶呢?叫你奶出来,赶紧跟我来个人去镇上瞧瞧。”村长一见这院门口几个孩子便眉眼直跳。

  叶世平抿着唇止住即将脱口而出的哭泣:“我奶进山了,现在都还未回来。”

  “村长爷爷,我娘怎么了?我要娘,哥哥我要娘。”叶婉言姑娘家胆子本就小,这一下子就哭了出来。

  “哎,咋早不进山晚不进山,这会儿我上哪儿去找人啊!”村长急得团团转,那边叶拾舟默默的从锅里夹了两根菜。

  缺盐少油,还带着几分烧糊了的味道。叶拾舟嚼了两下,就抿着唇不肯再吃了。

  叶拾舟只静默了两秒,便毫不犹豫的转身进屋又把还未放热的银子掏了出来。抱着那厚重的木床,不费一点劲儿。没周氏等于没吃!周氏地位瞬间上涨,蹭蹭蹭到了第一位。

  “村长带我们去吧,村长我们要去看娘。”叶世平怯生生的眸子让人看了心里难受。村长想起那报信之人说的话,倒也皱着眉同意了。只皱眉刘氏竟然不在家,想着那烂摊子,村长就头大。

  那周家,可是从来不讲理的。

  正急匆匆带着两个孩子要出门,那边叶拾舟单手抓了看戏正起劲儿的叶永安过来,悠哉悠哉的跟在了身后。

  叶世平也不知为何,看着两人跟上来,才心里安定了一些。到底年岁小,拉着妹妹便上前勾住了叶拾舟的手。

  “二姐,是不是外婆家又来人闹了?他们是不是要把娘带回去卖了?”叶世平想想外婆家那群人,就头皮发麻。

  以前有爹爹在,那些人可是从不敢登门。

  叶拾舟搜索了半天也没想起他外婆是谁,便闭嘴不语。

  随手从兜里掏出一钱银子,眼神漠视良久,似乎能把银子戳个洞一般。“去把你那群哥们叫来。银子归你们了。”叶拾舟顿时移开了眼神,次奥,再看她怕自己忍不住剁了叶永安的。

  叶永安拿着那一钱银子迟迟没回过神。

  那两个孩子却是受了启发,顿时眼睛一亮。眼神灼灼的看着叶拾舟,那还挂着眼泪的脸哦,可怜兮兮的。就是叶拾舟这种目前还找不出啥母爱的家伙,都干巴巴的移开了眸。

  叶婉言拉了拉叶拾舟的小手,然后挥手让叶拾舟弯腰下来。叶拾舟不解,僵着脸便埋头下来,“吧唧。”一口。

  叶婉言拉着瞬间石化的叶拾舟,一脸的羞答答和期盼。“拾舟姐姐,你给我们好不好。我们,我们只有娘亲了。”叶婉言说着就啪嗒啪嗒流眼泪。

  叶拾舟抿了抿唇,蹭的一下直起身子。眼神波澜无惊心里却是瞬间炸开了。次奥,次奥,她被亲了?她被亲了?!!

  叶拾舟似乎僵硬的连走路都要飘忽了,软萌软萌的小脸上绷得死紧,一脸的生无可恋。

  叶婉言倒是没发现她的异样,只拉着她的手直摇晃,心里反而没有一丝惧怕。

  叶拾舟脑子混混沌沌的,就从兜里又掏了一钱银子出来。“你有多少个哥们?”

  叶永安捏着那一钱银子整个人都觉得玄幻了。“十几个。”他们那十几个可是这周围村里最混的混子。就是在镇上收保护费估计都没人敢吭声那种。

  俗称,祸害。

  叶拾舟绷着脸又递给了他一钱。“带来,抄家伙。”这等话,直接脱口而出。

  随即便拉着两个孩子木木的转身走了。把叶永安惊得跟雷劈了似的。

  尼玛,他妹妹,居然要买凶揍人!叶永安抽了口气半响没回过神来。

  脑子里那个,叉着腰一脸不屑说他是泥腿子的身影,似乎越走越远了。在他印象里,这个妹妹可就是个势力的主,随时一副我以后是要做当家太太,尔等泥腿子都配不上的模样。

  叶永安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同时还有几分莫名的自豪,我居然也有用武之地了!抓着二钱银子,第一次得到重用的二混子们,高兴的很!

  二钱银子不多,但这是第一次有人花钱请他们啊!!那群整日无所事事,走哪儿哪儿空的二愣子们,都是一群爷们,谁还没个英雄情怀啊。这也是叶拾舟认准了男人的本性。

  叶拾舟跟着村长上了牛车,牛车上还有几个汉子。似乎也是村长找来撑场子的。一般村里随你怎么闹,但若是在外边,整个村里可都是不能被打脸的。

  几个汉子都长的很是高壮,一看便是常干力气活。其中有个精瘦精瘦的男子冷哼了一声。

  “就你们家事多。一个妇道人家不好好在家呆着,整日出去串个啥!如今还要我家来收拾!老叶家真是欠了你们的!”叶永昌碎了一口,见着叶家几个孩子便狠狠地皱眉。

  “叶家的说啥呢,一笔写不出两个叶字。这都是侄儿侄女,我看你也有点长辈的样子!”村长吐了口旱烟,就见不得听这话。

  叶永昌哼了一声到底没再说话。心想这算啥叶家人,姓叶的可都死光了。这几个小崽子都是些克人的!

  叶拾舟也没吭声,能打她绝对不瞎比比。打口水仗,那历来就是她作风。

  两个孩子性子弱,自然低着头也不敢反驳。只是眼里越发有些晶莹。倒是有个汉子看不过去了,“来来,三叔抱。”一个精壮汉子说了一声。便把两个孩子提到身边去了。

  这是村头做屠夫的,虽然凶神恶煞的有些吓人。但性子却好。家里这么多年了也没个孩子,见着孩子就欣喜。

  几个人紧赶慢赶的才上了镇里。下牛车时夕阳都开始西斜,但却掩不住纷纷攘攘的人群。

  收摊的收摊,忙着叫卖的叫卖。

  叶拾舟第一次来镇上,看着与星际与众不同的一切,那黑黝黝的眸子里满是晶莹。

  “土包子。”叶永昌觉得丢人,啪嗒着嘴说了一句。以后他家翠儿说不定也能嫁到镇上呢。

  几人都没兴趣多看,只抱着两个孩子脚步匆匆的往镇东头跑去。走了好一会儿,才听得那边街角处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声。

  还有男人怒骂和纠缠的声音,过路人群和小贩指指点点围成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