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 女汉子的彪悍准则

古代逆袭攻略 +A -A

  叶小叔颓废了近一年,对家里人事都有些不了解。若是周氏在,只怕就能发现叶拾舟性格的变化。

  但叶拾舟这人霸道惯了,众人只怕也只当她受了刺激。

  叶小叔拄着拐杖,见叶拾舟眼神直白的看着他....的腿。便干咳一声,又慢慢的挪回了屋。但却并未倚靠在床上,反而看着很有些精神。若是刘氏在,估计得高兴坏了。

  但屋里这群混小子,谁注意这些啊。

  叶拾舟吧嗒吧嗒嘴,摸着肚子想到底什么时候才吃饭。见一群人眼神灼灼的看着她,这才无辜的眨了眨眼睛。

  叶拾舟慢吞吞从兜里掏出个钱包:“钱伯母失礼忘了给大家酬劳。我顺带帮了她一把。大家以后记得感谢钱伯母。”

  她这钱袋子一拿出来,周围小伙伴们的眼神瞬间就亮了。眼神跟X光线似的,次奥,她啥时候顺的!还有,亲,你这一脸的表情不要太正经!

  “钱伯母是个有礼的,定是会谢谢拾舟姐姐的美意。”睁眼说瞎话谁不会,顿时就有熊孩子帮腔了。

  叶朗不好意思,就只绷着脸又偷偷瞄几眼叶拾舟。

  叶拾舟从兜里倒出其中的银裸子,呵,这一数,还有一两多银子呢。

  叶拾舟默了默,朝两双胞胎挥了挥手。那俩孩子顿时屁颠屁颠的冲过来,可高兴了。就是连那群熊孩子都对着他们咧嘴一笑。

  “你一钱,你一钱,你一钱。唔。你二钱。。”叶拾舟把那群排着队的孩子一人分了钱。颇有几分分赃的架势。

  剩下最后几钱,叶拾舟给了叶朗三钱。剩下的就是自己的劳务费了。两个包子得了一钱。

  “有异议么?”叶拾舟装模作样的问了一句。

  “没有!”一群十一二岁的熊孩子捂着兜,整个人都激动坏了。虽然不懂叶拾舟分钱的原则,但谁都没意见。若是来时心里还堵着一口气,这会儿却是看着叶拾舟跟财神爷似的。

  连叶朗都不去追究她抢了自己老大的位置。三钱,他居然有三钱!不得了了!叶朗身子站的笔直,也不知为啥,在叶拾舟跟前总是带着几分不由自主的紧绷感。

  若是细看,就能发现一群孩子对叶拾舟竟是有了几分信服。明明,她什么都还没做,就坑死了一群人。

  叶拾舟慵懒的挥了挥爪子:“今儿干得好,回去吧。下次我再叫你们。”一群孩子这才依依不舍的出了门。

  这心态,估计他们自己都没发现。

  临出了门,叶朗才瞬间回神。不过摸着怀里的三钱银子,倒也没想回去理论她居然指挥自己的事。反而眼睛一瞪,艾玛,他是不是知道啥了不得的大事了。

  几个拿了一钱银子的孩子,都是在旁边干瞪眼打威风的。拿了二钱那个,貌似在钱夫人出门时勾了一脚,他嘛....一盆粪淋上了钱夫人脑袋!

  叶朗走路晕晕乎乎的,感觉自己这三观受到了冲击。所以,这是出力最多拿的多么?

  一扇新世界的大门缓缓朝他打开...

  叶拾舟自己个儿数了数存款,一个镯子,一两多银子。脑子里自动兑换了多少只鸡鸭,还算了算自己方才用掉的那点精神力要吃多少鸡才能补回来。

  “拾舟姐姐,我们能不能把银钱放在你这儿啊?”叶婉言鼓起勇气说了一句。

  叶二爷家一直是刘氏当家,她们手上那点东西自己可留不住。

  叶拾舟看了她们一眼,这才嗯了一声。

  两个孩子高兴得很。便统统交给了叶拾舟。两件首饰和二钱银子。到时候能偷偷给娘亲了。

  叶拾舟揣进兜里,然后进屋关门一气呵成。

  在自己睡屋里转悠了一圈,然后默默地上前把整架床抬起来,放到一边。在床头的实心墙壁下直接用小爪子掏了个洞,把东西放进去。才慢悠悠把床抬回来。看不出一丝痕迹。

  女汉子拍了拍手,丝毫不觉得自己有朝着守财奴进发的迹象。

  刘氏也不知是不是有啥事儿,晌午时间早过了都没回来。不过一屋子老的老小的小,也没人出去找。周氏要傍晚才能回来,饿的叶拾舟眼睛直冒绿光。把两个孩子吓得走路都靠墙偷偷摸摸。总觉得那眼神能把人瞪个窟窿。

  两个孩子终于受不住她那眼神,才摸到了厨房。恰好叶永安也一身泥的回来了。

  叶永安见屋里还没热气儿,正要怒骂,便见着叶拾舟看谁都恨不得一口吞下去的眼神。顿时一句话就吞进肚子里了。

  “二妹你也在啊?那老不死的呢?我告诉你,你可别怕,外边那些人是嫉妒你的亲事呢。”叶永安半响了才憋出一句。

  他方才回来时就遇见几个混子在议论叶拾舟被人退亲,他没忍住冲上去跟人打了一架。虽然这妹妹不咋滴,但叶永安还是有些护短的。

  至少他再过分,对这一母同胞的妹妹却从未苛刻过。只是以前的叶拾舟势力,本也不愿与叶永安这个二愣子接触。

  叶拾舟幽深的看了他一眼,这才嗯道。

  那一眼仿佛让叶永安产生了一种荣幸的感觉。真是哔了狗了。

  “你去帮忙。”叶拾舟努了努嘴,见他没动直接上前拉了他进厨房。

  叶永安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子汉,居然被瘦弱的叶拾舟禁锢着半点动弹不得。直接扔进了厨房。

  看着屋里四溢的烟火气,却迟迟得不到吃,叶姑娘表示,我要生气了!

  叶永安动了动嘴,但看着她额角那刺眼的白纱布,又瘪了瘪嘴进去了。把两个踩着凳子做饭的孩子还吓了一跳。

  叶永安烧火,叶拾舟随意的拿起了刀,把案板上所有带切的食材都蹭蹭蹭两下切成了均等分。

  叶婉言看着这一堆犹如用尺子比划着切出来的菜,莫名的有些诡异。

  几人都忙碌着,叶拾舟三两下弄完就抱着手臂望着锅。这让几人莫名的感受到了几分压力。

  千盼万盼的一锅炖终于要出锅,叶拾舟整个人似乎都活跃过来了。那幽深不见底的眸子,都带了光。

  正要开饭,便听得院门外一阵急促的叫声。

  “叶家的,周氏在镇上出事了。你们赶紧来人跟我去一趟!”那村长急得满脑袋汗,就差在门外直跺脚了。

  这话一出,叶拾舟望着锅的脸色,顿时黑了下去。颇有几分山雨欲来的架势。这屋里,都带着几分淡淡的压抑。

  饶是叶永安性子野,都吞了吞口水倒退好几步,离那绷着一张脸的呆萌妹妹老远。似乎就是这样,还能感觉到她浑身的黑气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