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黑萌带偏史开启

古代逆袭攻略 +A -A

  叶泽南一出现,这门口的情况顿时就有些尴尬了。

  说闲话碰见正主,这特么蜜汁尴尬啊。偏生说闲话的正主一脸的看热闹不嫌事大。还迈着腿儿噔噔噔跑到叶泽南身边,语气颇有些正儿八经又严肃:“有人要抢你回去做小相公了。你赶紧跑吧。”

  眼神灼灼的看着叶泽南。

  在叶拾舟脑子里,看上谁是真的可以抢的,毕竟在她眼里,吴婶儿是代表她女儿的。然后她女儿又曾经求娶不成,按照女汉子的脑回路,可不就是该抢了么。

  咔吧一声,叶泽南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漠视那些探视的眼神,便听得周围似乎什么东西被击碎了。

  叶泽南出事近一年,这一年多他整日窝在家里几乎不再出过门。脸上带着些不常晒太阳的青白,被叶拾舟这么一打岔,差点没忍住笑出来。

  “我打死你个小贱蹄子!居然敢这般败坏我家妮儿的名声!谁瞎了眼能看上他?谁瞎了眼能看上一个瘸子!”吴婶儿气的脑子发麻。听见周围几个妇人暗暗的笑声,更是觉得浑身都不舒坦起来了。

  挽着袖子就要上前,几个熊孩子表示汗颜。为毛觉得这女人不经意间惹祸的能力能甩他们好几条街?还是分分钟就能抓人痛脚的那种!

  叶朗内心很纠结,他觉得自己不能眼看着叶家人被揍,但一想想自己昨日才被打趴下,这心里又犯嘀咕了。

  但听了这话,叶泽南却是脸色瞬间垮了下来。曾经好歹是临安村的风流才子,也是刘氏这辈子的骄傲,如今却成了一家人的痛脚。

  那周围几个妇人都有些皱眉,还有个上前拉了拉吴婶儿。“你说这些做什么,走了走了。我家那口子还等着回去做晚饭呢。”妇人门有些下不来台。

  你跟叶家有仇,可特么当着我们闹什么闹。何况又是一起来的,这不得罪人的事儿么。

  村里的妇人虽然爱看八卦,但底线却是有的。到底都是些淳朴的性子,人家这院里残的残,小的小。

  吴婶儿气哼哼的甩了下手,丝毫不肯领情。那几个妇人都下不来台了。

  两边还未反应过来,那黑白分明亮的�人的叶拾舟顿时眼睛一鼓。连她自己都没发现自己带了几分呆萌,手指还往后指着:“她说谎,她就是来抢人的!不然为何老问我叶家的事儿,不做叶家人为何管我叶家事!我告诉你,我是不会承认袁三妮儿是我小婶的!”

  叶拾舟说话掷地有声,都没打过怎么能嫁!叶拾舟对打架执念颇深啊。

  “你,你你。。。”吴婶儿浑身都在抖。若不是她身子状况良好,估计得让叶拾舟这不要脸的话气晕死过去。

  她当年垂涎叶家出了个秀才,便整日想着结亲结亲。人家都说结不了亲也不能结仇啊,但吴婶儿家里没个儿子,就一心把闺女疼成了个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宝贝。

  自家孩子自己看得宝贝,但也不能要求人人都把她当宝吧?那会儿刘氏也没有直接拒绝,只是暗地里透露了下暂时不愿结亲的心思。也并未伤了和气和面子。

  哪知吴氏却秉着一口气要结亲,还时常在村里风言风语,明明没有半点结亲的迹象,却愣是把自己当亲家对待了,气的刘氏没少骂人。那袁家好歹是个未定亲的丫头,刘氏也是女人,便顾忌着袁三妮儿的名声并未在外给吴氏难堪。

  哪知这事还没说清呢,那边叶泽南便被人一身血的抬了回来。断了一条腿,原因没人知道。知道的刘氏也不愿再提。

  当晚,那吴氏便满村子转悠,哎哟,那刘氏就是福气薄,克夫克子,现在连小儿子前程都克。还好咱们三妮儿没定亲呢。

  一番话说的人张口结舌,转头就给了刘氏一刀。

  吴氏这辈子就生了个闺女,没生个带把的,本就让家里老太太骂了。自然更是卯着一口气要把闺女当小姐养,到时候就盼着嫁个有钱人家做太太呢。这心思一重,还四处算计,自然就惹人恨了

  这会儿她心肝宝贝的将来要做太太的女儿,她家闺女还是黄花大闺女呢,居然在她最里就成了倒贴!!还是倒贴那个瘸子!!

  吴氏当场便暴怒了。撸着袖子就要上来撕烂叶拾舟的嘴。

  叶拾舟眼里精光闪闪,哪里有半点战神的傲气,哎,迫于形势啊,就是跟村妇打架她也不嫌弃的!

  “怎么,吴婶儿还要来打我叶家人,报曾经拒亲之恨了?”叶泽南懒懒的靠在门边,眼神默默的看着吴氏。

  这一年多,他被人踩的不少。但当面,还是第一次。

  气怒,但更多的却是心疼。也不知这一年多他颓废的躺在床上,让娘在外受了多少闲言碎语。

  吴婶儿冷哼一声:“哟,秀才大老爷呢,我袁家可高攀不起呢。”眼神不屑的瞄了眼。我家妮儿可是要做太太的,你个瘸子算什么东西。

  “看不起何以议亲四次?泽南至今还记得令媛生辰八字,若是吴婶儿执意,泽南明日便请媒婆上门。吴婶儿你看这样可好?”叶泽南脸上带着几分温润的笑,却说的吴氏老脸涨的通红。

  你说你没议亲,但生辰八字都还在人家手上呢。这就特么尴尬了。

  叶拾舟瘪了瘪嘴,脸上的郁气渐重。颇有几分欲求不满的架势。她现在把小叔打死还来得及跟人干一架么?

  “哎哟,今儿这天可都晚了。叶家小子,咱们都是农户人家,这一日两顿饭可少不了人。袁家的,你不说要给你家妮儿做点炖汤喝么?还不赶紧回去,到时候可炖不出味儿了。”旁边一个妇人拉了吴氏一把,这才笑着道。

  这读书人说话就是不一样,哎,就是可惜了。妇人隐隐憋了眼叶泽南的腿。

  叶泽南面上表情不变,眼里却有些阴郁。

  吴氏顿时回神,不知道为毛她似乎觉得那叶拾舟看着她的眼神就像,家里那狗见了肉,恨不得咬死。加上以前她就怵那叶泽南,哪知腿成了瘸子,人家这脑子可没瘸。

  顿时就干笑着道:“那倒也是,我家妮儿三两日就要炖汤喝的。都让我给惯坏了。”便随着几人出了门。

  那几人对着叶泽南点了点头,才闷着气出了门。

  一出门,便不再理会吴氏各自腿脚加快走了。吴氏心里受了气,自然也没注意到自己被排斥。

  反倒是院里的叶拾舟,眼里毫不掩饰的失望。看的众人心里直嘀咕。你是真盼不得打起来么?

  叶泽南也说不清怎么的,以前对家里这几个侄儿侄女是颇有些看不上的。叶永安顽劣,叶拾舟势力,两个包子可怜兮兮却又软弱的很。

  今儿这一看,家里还真是不同了。

  消瘦的他看了眼叶拾舟黑乎乎的脸色,“不费一兵一卒智取,才是胜者。”难得心里也存了几分要教导侄女的心思。

  叶拾舟默默的看了他一眼,他居然从中看出了心痛,看出了失望!次奥...

  “一板砖上去不是更快么?”叶拾舟悠悠的叹了口气,尔等凡人怎懂女汉子的悲伤。

  一片落叶打着旋儿从众人身边穿过....

  叶泽南不解,但那群熊孩子却是齐齐打了个寒颤。

  所以说,披着萌妹子外衣的黑萌汉子,是最坑爹的。

  当然,众人不会知道的是,某人已经在暴力的道路上策马狂奔,并且,将会成功带偏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