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 满满的恶意

古代逆袭攻略 +A -A

  钱夫人脚步有些站不住,被那一群狼崽子猛盯着,心里都有些颤颤的。脚下顿时直直的后退了一步。

  捂着心口,看着叶拾舟,看着那群不知哪里来的混小子,心里泪流满面。突然感觉到了浓浓的伤害...

  钱夫人心里疼的直抽抽,眼瞅着叶拾舟一脸的防备。那手心里抓着镯子,心里拔凉拔凉的。

  这群混孩子别以为她不知道,都是临安村贼闹腾的熊孩子。她若是敢抢回来,估计不出半个时辰,整个临安村都能传遍。

  钱夫人干巴巴的扯着嘴角,僵硬的笑回了一句:“钱伯母跟你闹着玩呢。东西你好好收着,那是送你们姐弟的。伯母哪里能要回来啊。伯母不差这点钱。”钱夫人还打肿脸充胖子,心里都快滴血了。

  叶拾舟默默看着她,似乎很是感慨她的大方。然后对着几个混小子道:“还不谢谢你们钱伯母,钱伯母不差这点钱。钱伯母,你也别太慷慨了,到时候孝哥儿念书也要花钱。你就看着给吧。不过是些混小子罢了。”叶拾舟对着几个孩子一脸的严肃,转头看着浑身石化的钱夫人,偏又一脸语重心长。

  钱夫人.....呵呵呵呵呵呵!!

  叶朗年纪大些,本又机灵,顿时便眼神一闪。“钱伯母给我们的,管你什么事儿。谢谢钱伯母。钱伯母你真好,我奶奶常说你们家可是大富大贵之家,是老爷太太的命呢。”叶朗巴巴道。

  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

  周围的小子们一见叶朗开口,顿时巴巴的上前。一个个拉着钱夫人钱夫人的叫着。黑乎乎的爪子拉得钱夫人一个踉跄,那特意穿的崭新衣裳,到处都是手印儿。

  “我也要我也要。谢谢夫人。”

  “还有我还有我。”一群熊孩子还流着鼻涕,一听有钱拿,眼睛都绿了。满脸崩溃还咬牙切齿的钱夫人,被一群熊孩子包围,差点哭晕过去。

  “别扯别扯,哎呦我崭新的衣裳啊。”钱夫人心底起火,若不是顾忌着脸面,估计当场就要指着鼻子骂泥腿子了。

  看着叶拾舟一脸正经的站在旁边,还指挥着两只包子也加入要钱的行列。钱夫人眼睛一番,直接噗通一声,软软的倒了下去。

  嗖的一下,熊孩子全部躲开。瞪着眼睛看着地上的钱夫人。

  叶拾舟偏了偏脑袋,其实她真不是故意要整钱夫人。方才钱夫人来看她,她要礼,她觉得这是理所应当。至于这变故...

  她其实就是觉得你有我有不如大家有,再说又不是出在自己身上。某个呆萌女汉子一不小心就暴露了本质。

  甭管在各种环境下,就是老娘还不熟悉你们的风俗人情咋的了,老娘就是不吃亏就是不吃亏!人都呆成这模样了,还记得给自己谋福利呢。

  叶拾舟安静的站在院里,偏生那文文静静呆呆愣愣的样子没一人敢忽视她。

  连那群小鬼自己都不注意,眼神齐刷刷看向了叶拾舟。似乎在等待指示一般。叶婉言和叶世平脸上红扑扑的,一手按着兜里的首饰,一手捏着拳头垂在身前。心里还有些淡淡的遗憾,咋就晕了呢。

  被人欺凌惯了的叶世平,这会儿竟是涌上了一股难言的爽快。甚至看到身边这群常常揍他的土霸王们,他都不觉得害怕了。

  看着他们在叶拾舟面前颇有几分装孙子的模样,叶世平激动的眼睛都快放光。

  二姐被人挖了脑袋居然这般厉害,早知道他就一锄头过去了。小家伙满脑子晕晕乎乎的。

  众人都只道她被人退亲又毁了脸面性情大变,反而觉得有些同情。自然也并未往深处想。

  叶拾舟见着这眼神,整个人都站直了几分。嗯,颇有当年阅兵式的感觉。

  某人故作深沉的压了压嗓子,“嗯,夫人可能是病了。你,去把后面粪池里的东西舀过来点。夫人若是好了,肯定能重谢我们的。”叶拾舟一脸的肯定。

  嘴角却不屑的撇了撇嘴,小样儿,呼吸沉稳有力,还装晕呢?

  叶拾舟眸子动了动,然后眉眼一眯。

  这几日吃了不少鸡,补了不少元气回来。她的精神力也渐渐有了增长,想当年的3S啊,如今就特么是个弱鸡。

  叶拾舟凝起一股细弱的精神力,幻化出记忆中那些她看不懂的山精妖怪,试探性的朝钱夫人走去。

  在众人眼里也就觉得周围突然凉了一些,但在半眯着眸子装晕的钱夫人眼里,却是一个白色飘忽的影子朝她慢慢踱过来。钱夫人心想,尼玛,又是哪个不要脸的贱蹄子想占便宜。

  心里正想着,便见那白乎乎的影子朝她脸上摸了过来。“食言而肥的人肉质最好,真香啊。好香啊...”那几句好香啊,甚至都能听见吞口水的声音。那白色影子都凑到了钱夫人脸上。

  在众人并未注意的时候,叶拾舟默默吞了口水。昨晚的鸡肉,好香。

  钱夫人心里一堵,只觉得那手在自己脸上凉飕飕的。正微微眯着眸子偷瞄了一眼,顿时便瞪大了眼睛,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起来。那脚下虎虎生风哪有半分病态。

  “娘啊,有鬼啊!”钱夫人尖叫着嘶吼了一声,便一脸狰狞的往大门口跑去。脚下还差点一个踉跄拐了脚。那胖乎乎的身手却利索的不行。

  哪知那一个转身,便噗通一声。便撞上了捂着鼻子拎着粪瓢的叶朗。

  漫天粪水便如天女散花一般狂撒而来,给钱夫人来了个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渗透。

  钱夫人那惊恐的面容,顿时保持着原样傻在当场。那脚步一前一后更是仿佛被定住了一般。

  便是周围的小伙伴,都倒抽一口凉气微张着嘴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

  若是用比较文艺的词句,那便是:这一刻似乎连风都停止了涌动,仿佛这就是永恒。

  叶拾舟默默的后退了一步。四十五度深沉的望着天空,我说这是个意外,你信么?

  某人一脸的无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