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憋死你憋死你

古代逆袭攻略 +A -A

  叶拾舟本就把原主的记忆接了个半懂不懂,对于许多情理之中常理之外的东西有些模糊。

  就比如她此刻,是真心认为钱夫人不会空手而来。其实,她还真不是故意要坑她。只因这女汉子还完全不懂人情世故。

  这会儿她一脸的理所应当,倒把钱夫人急得脸色通红。钱夫人最是好面子,特别是回到曾经自己住的村子,那简直是走路生风,脸面上都有光。还总有一种高人一等的感觉。

  虽说士农工商,商排在最末等。但实际在许多人眼里,那手头上有钱才是正经。

  钱家在临安村人眼里,那就是老爷太太。与土里刨食的那不可同日而语。

  更何况钱家小姑奶奶还嫁给了村里徐家的,徐家在衙门干了一辈子。又摊上个有些银钱的商户,这两家人平日里可没少炫耀。

  这钱夫人,最在意的,自然也成了面子。

  “你们几个孩子这般大的年纪还穿金戴银啊,要不钱伯母给你们些碎银子,到时候拿去买糖吃啊。要不人家该说你们不懂规矩了。”钱夫人脸上都快拧巴到一块儿。手上还顺势摸了几个铜钱。

  几个泥巴腿子谈什么钱啊。往日她来时那叶拾舟可是卯足了劲儿在她跟前转悠。难不成,是叶拾舟知道什么了?

  钱夫人后脑勺惊起一股冷汗。

  “长者赐不可辞,不收才是不懂规矩。”叶拾舟目光定定的看着她。就差亲自动手上去扯下来了。不行,听说这边要以礼相待。女汉子心里按捺住。

  叶婉言眼睛眨巴眨巴,顿时神助攻开启:“伯母不把我们当自家人么?上次姐姐送了你一根簪子你还说我们是自家人不用拘泥啊。”小小的孩子最是天真,偏生把那钱夫人说的脸色一红。

  还恼怒的瞪了叶拾舟一眼。

  “伯母舍不得便算了吧。横竖姐姐现在被人磕破了脑袋,听说也迟早要被人退亲。人家都说要出陈世美了呢。”叶世平抿了抿唇,话语一出,把那钱夫人差点没气个倒仰。

  陈世美?!次奥,谁特么嘴贱!

  这群穷沟子的东西,居然敢这般编排她家孝哥儿!钱夫人心口猛地起伏起来。手都快哆嗦了。

  若说钱夫人死穴在哪里,便是那她得意的儿子。说起来,对叶家不满意这门亲事的,第一个便是她!在他眼里,自家孝哥儿那就是青年才俊,如今却要娶一个死了爹娘的绝户女。最重要的,还是个破落户。

  钱夫人紧咬着牙,哪里还记得自己被叶小翠激出来找叶拾舟的目的。她这会儿只觉心里起火,只觉自己家被人看了笑话,整个村里都等着她钱家把叶家蹬掉看笑话呢。

  钱夫人干笑两声,“不就是首饰么?伯母给!伯母可是最大方的,你们出去可要给外人说,这些首饰,都是伯母给的!!”钱夫人只觉得自己肉疼。但只要自己今儿不给,一出门就有人说她儿子陈世美,还打肿脸肿胖子,钱夫人就绝乌云罩顶。

  两个孩子笑眯眯的应了声,心里还满是不可置信。卧槽,她们居然从视财如命的钱夫人手指缝里拿到东西了!

  叶拾舟却是一脸的淡定。那钱夫人眼神飘忽,进门时还左顾右盼满是不屑,那气势汹汹的样子一眼就能猜到来意。

  既然如此,那割她两斤肉,岂不是应该!

  叶拾舟猛然间又想起自己似乎还订了亲,啊,定亲就是有配偶。在星际,配偶是要根据武力值来决定的。这一想,叶拾舟顿时浑身一绷,眼神灼灼的看着钱夫人。

  小手直接从钱夫人不依不舍的怀里扯出那翠绿的镯子,看也不看不眼塞入怀里。横竖是一堆破石头。

  “下次把孝哥儿带过来。”语气不容置疑。

  钱夫人正肉疼的紧,一听这话,眼睛都绿了!啥玩意儿,你还想见我儿子了?!

  钱夫人正想贱种之类的怒骂回去,不过转眼一想,那若是真要动那等心思,由自己儿子来劝岂不是更容易。

  当年定亲只说了是要娶叶家姑娘,但却未具体定到叶家哪个闺女头上。但当时与钱家有恩的,本就是叶老二爷和叶淮安,众人也理所应当认为是叶淮安家的叶拾舟。那会儿大女儿叶朝阳可大了好几岁便未作他想。

  如今钱家想要悔亲,这可不就是个机会。

  “行,钱伯母下次定把哥儿给你带来。拾舟啊,你这镯子不如带在手上的好,到时候给那些没见过世面的瞧瞧。”钱夫人疼的脸上直抽抽,眼神眨也不眨的看着叶拾舟随意扔在怀里的镯子。

  就差没昭告天下,老子给你送东西了。还是值钱货!!

  叶拾舟淡淡的瞄了她一眼,“这么丑我为什么要带?”别欺负她个外人不懂。

  钱夫人一口气顿时堵住,几乎是咆哮着问道:“那你要镯子干嘛?”此时钱夫人满脑子都是电闪雷鸣。看着叶拾舟那张脸,恨不得上去抓烂!

  不戴不戴不戴?!不戴她还怎么显摆!钱夫人浑身都快哆嗦了。

  这天杀的东西,为毛这么多年她会觉得这死丫头好拿捏?亏她还想着若是不嫌弃,干脆就把这丫头纳了算了!

  钱夫人也算是心大,在她眼里这没了爹娘的孤女,自家能给个依靠都算是极好的了。还一副施恩的模样。

  叶拾舟哪里管她心里弯弯道道,一脸你是不是傻的样子,直接道“卖钱啊。”卖钱好吃肉!

  钱夫人只觉脑子轰的一声,指着叶拾舟哆哆嗦嗦,半响没说出话来。

  叶拾舟看了她一眼,然后小手朝门口一挥。门口那群熊小子顿时集体一僵。为首的叶朗更是狰狞着脸,真想给自己一巴掌。

  叫你嘴贱,叫你脚贱,还非得过来。这下被抓包了吧?!!

  看着叶拾舟凶残的样子,叶朗心累啊。

  一群熊孩子耷拉着脑袋一排排站了出来。平日里嚣张的熊孩子乖巧的站坐一排。只见叶拾舟在钱夫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下,朗声问道:“你要把方才送了的东西要回去?”

  一群孩子顺着叶拾舟的视线齐刷刷盯着钱夫人。钱夫人一口老血涌上来,差点晕死过去!

  次奥,谁家熊孩子这么欠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