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装逼遭雷劈

古代逆袭攻略 +A -A

  钱家曾经也是临安村的村民,不够后来钱家老太爷一家搬迁去了镇上。开了好几家杂货铺。

  钱家曾经家境不好,叶老二爷更是时常帮衬的。连带着叶淮安也与钱家有些恩惠。钱家那会儿还未发迹,一激动便与刚出生的叶拾舟订了亲。

  钱家这几年生意越发好了,因着叶淮安为人凶狠又有几分胆气,钱家虽然背地里有些后悔,但对亲事倒也没说什么。只是为了彰显自己的富态,偶尔回临安村一趟,都是坐着马车一路张扬。

  每当那时都从叶家门口一晃而过。连个招呼都懒得打。

  后来叶淮安征兵上了战场几年未回,那钱家更是不闻不问。人人都道钱家这门亲事只怕要作罢了。毕竟叶家都快穷的揭不开锅。

  如今叶拾舟被钱家的侄儿伤了脸,那钱家又自诩富贵人家,只怕这亲事更是悬了。

  叶拾舟也是因着这几年钱家的不闻不问,对家境更好的叶老大爷那边才百般谄媚。甚至在徐家都伏低做小,毕竟徐家大嫂可是钱家嫁出来的大姑奶奶。

  这不,一大早的钱家马车一进村,临安村的百姓便多瞅了几眼。

  见那马车更是直接朝叶二爷家过去,都对望一眼,眼里有些八卦的味道。

  叶拾舟这两日吃的油水足了一些,那干巴巴的小脸才恢复了些血色。当日那脑袋可是流了不少血。村里的老大夫还断言活不过三日。周氏那会儿才壮起胆子杀了鸡,刘氏虽然对这大儿媳一家不太耐烦,到底也只骂了几句便作罢。

  叶拾舟蹲在院里晒太阳,看着两个包子抓着虫子给鸡吃,杵着手便愣在那里。心里还数着数,心想那几个熊孩子到底来不来。若是不来,自己是爬墙过去揍呢,还是怎么的。

  “小叔是怎么伤了腿的?”叶拾舟突然问了一句。

  两个孩子一愣,叶婉言颇有些怕怕的看了她一眼,想起这两日没怎么挨揍,心里又没那么惧怕了。而且这几日拾舟姐姐还给他们肉吃。

  两个孩子看了看西屋那边紧闭的门窗,六岁的叶婉言压低了嗓音道:“奶奶没说,不过听外边人说是因为一个姑娘。奶奶不让我们说。”叶婉言神色也有些失落。家里最明显的变化便是从小叔伤了腿之后开始的。

  当时村里闹的很厉害。毕竟是村里年轻一辈儿唯一的秀才。

  叶泽南当时是被人从镇上抬回来的。据说老太太当时就吓晕了过去。

  叶拾舟呆呆的点了点头,难不成那姑娘比她还厉害?叶拾舟眼睛亮亮的,颇有几分期待的样子。心里还盘算着去跟那姑娘干一架的机会有多大。

  叶拾舟神色一动,微微坐直了身子看着门外。

  两个孩子正不解的时候,便听得门外熟悉的那声“吁。”车轱辘停下了。

  两个孩子脸色一变,隐隐瞧了眼坐在小机子上的叶拾舟。今儿周氏去镇上交绣品了。刘氏照常去给小叔抓药。

  平日里钱家一来人,那叶拾舟便要穿着过年才穿的新衣裳,拿出家里顶好的东西招待钱家人。每次钱家空着手来,走时都还提了不少东西。

  那些多是周氏的嫁妆。

  钱夫人一下马车,脸上勾起几分疏离又客气的笑便踏出了马车。“拾舟你.....”钱夫人面色一怔。

  每日听得车轱辘便候在马车前像个下人似的叶拾舟,哪有半个人影。

  钱夫人面上有些崩不住,朝着车夫尴尬的笑了笑,便阴着脸下去了。心里还怒骂了一声,这杀千刀的东西,居然也敢摆谱了!

  钱夫人最享受的便是人家谄媚的笑容。那叶拾舟每日低三下四的模样,在她心里,实际还比不上家里唯一的丫鬟。

  所以说,有些人就是惯的!

  按着如今叶拾舟的尿性,估计上去就是两巴掌。惯不惯再说,先打醒再说话。

  钱夫人心里带气的推开了门。见三人好端端的坐在院里,心里更是对叶拾舟的不满又上去了几分。

  想起昨日叶小翠在她身边叫着夫人夫人的伺候,心里这口气才吞了下去。

  “哟,拾舟你都好多了。你这孩子,伤了脸咋不告诉伯母一声。哎哟哎哟,可心疼死伯母了。那杀千刀的传话丫头,都说你病的起不来了。”钱夫人一进门便一脸心疼的道。说话间还不忘提提自家买了个丫鬟的事儿。

  叶拾舟坐着没动,只恩了一声。

  钱夫人面上差点板不住,便走进问道:“周氏和你奶奶呢?”手上还略微嫌弃的样子捏了捏鼻子。仿佛真是哪里出来的官家太太。

  “去,给我倒碗糖水去。”钱夫人还不忘使唤叶婉言。

  平日里她来时都是叶拾舟指挥周氏,兑一碗糖水,还不忘卧俩蛋。那一碗糖水卧蛋,钱夫人每次都吃的干干净净,还一脸极其嫌弃的模样。总是惹得叶拾舟把周氏又给骂了一顿。

  叶婉言看了眼叶拾舟,心里有些委屈却又不敢在她面前造次。

  叶拾舟瞥了她一眼,“钱伯母是来看拾舟的么?”语气悠悠的,眼神眨也不眨的看着钱夫人。

  却绝口不提给她煮糖水鸡蛋的事。

  钱夫人瞪了叶婉言一眼:“钱伯母不来看你,难不成还来看旁人人啊。你这孩子难不成还跟钱伯母生分了?”钱夫人暗暗瘪嘴。

  心里倒是盘算着怎么开口提那亲事。

  今儿的叶拾舟不知道为什么,总让她有些毛骨悚然。

  叶拾舟左看她一眼,右看她一眼。上次她可瞧见了,那村长家有人去探病,可提了大包小包。这一想,她顿时精神一振。张口便道:“你们这孩子,还不赶紧谢谢你们钱伯母?钱伯母大包小包的来看你们,也不知道说声谢谢。”

  叶拾舟一语既出,断不会让人有打断她话的机会。顿时看着钱夫人瞪大的双眼道:“伯母不必麻烦,让他们自己去搬东西便是。不劳烦你,你是来探病的客。”

  叶拾舟小手一扬,便把那俩昏昏沉沉的猴孩子要带出去搬东西。可把钱夫人给惊了一跳。

  “拾,拾舟啊。你这孩子,你以前不说不要礼物的么?还说钱伯母来这儿就跟来自己家一般,不用客气。”钱夫人脸都快憋绿了,才回了这么一句。方才那气势顿时就落下去了。

  两个包子瞪着圆滚滚的大眼睛,看着叶拾舟一脸的希冀。姐姐威武霸气万寿无疆!

  叶拾舟看着她深以为然,轻轻恩了一声点了点头:“伯母我喜欢你手上那个镯子!”语气笃定,一脸的理所应当。

  回头还看着两只包子问道:“你们看上啥了?钱伯母是自家人,不用客气!你们若是客气就是跟钱伯母生分了。”说着还重重的点了下头。只差拍着胸口说东西随便挑了。

  “我喜欢那个耳坠。”叶婉言当即便跳了起来。直接指着傻住了的钱夫人耳朵。

  叶世平是个男孩子,稍微矜持一些。严肃道:“伯母不要太破费,伯母不要的簪子首饰项链什么的,都可以。晚辈不嫌弃。”

  三人瞪着冒光的眸子,站坐一排直直的盯着钱夫人。还异口同声道:“谢谢钱伯母。”

  钱夫人愣愣的站在那里,浑身僵硬。被堵得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捞到半句。脸上那显摆的笑容都还没来得及收回去。

  钱夫人手脚冰凉,心里拔凉拔凉的。突然感觉到了天雷滚滚。每次出门为了装逼,她可都是带的真货啊!!!钱夫人感觉自己有些肉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