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钱家来人

古代逆袭攻略 +A -A

  临安村本是个及其安静祥和的村子,今儿这一晚,却注定让许多人难眠。

  村里的狗叫声狂吠,不少人家都亮着灯火。但无一例外,家里都有个心肝宝贝的孙子哭的哇哇的。

  袁三妮儿家家户户都走了一趟,第一家便是叶大爷家。

  进门时正见着乔氏再给叶朗擦药,旁边叶朗的娘正低头抹着眼泪。显然是乔氏怪她没看好孙儿。

  袁三妮儿在门口站了站,这才深吸了一口气,略微惊呼道:“叶朗,那拾舟真的打你们了?我还以为她跟你们开玩笑呢,你再怎么也是她弟弟啊。”袁三妮儿瞪着眼睛似乎很是诧异的走进了院子。

  叶大爷家条件不错,家里青瓦砖房,红墙白面。袁三妮儿没忍住多看了几眼。乔氏眉头猛的一皱,“三妮儿,你说谁打了我家朗哥儿?”乔氏这个胖老太太眉眼间有些戾气。

  叶朗本来神色恍惚,偶尔看一眼墙边,偶尔看一眼周围黑乎乎的树林子。白日里挨了打又受了惊吓,本来就烦躁的很,一听这话顿时炸毛:“你说谁打我了?袁三妮儿你别给我满嘴屁话!信不信小爷明日就带着人揍你一顿!”

  叶朗顿时跳了起来。次奥!被叶拾舟打已经丢人至极,连在小伙伴面前都抹不开面子了,如今袁三妮儿还敢给他捅家里来!这不是作死么!

  袁三妮儿才刚踏进院子,本来还一脸的迷惑,一听这话顿时僵住了。嘴角一抽,见叶朗那黑着脸,似乎她再敢多言一句话便能一觉踹过来。

  顿时往后移了一步,“我我,我不知道她真要。。。”脚下没注意踩着块石头,一个踉跄差点倒栽下去。

  “滚犊子!小爷的事轮得到你管!你个娘们,大半夜的来我家干啥!”叶朗一个十一岁的少年,说话没羞没臊的,三两句便把袁妮儿气的脸色通红,眼珠子在眼中滚了又滚。

  乔氏本欲上前问问,却见那袁妮儿跺了跺脚,捂着脸便冲出去了。

  乔氏追了两步没追下来,便皱着眉回来了。心想这袁家的孩子就是比不得自家姑娘。

  想想自家几个姑娘去镇上了,乔氏便舒了口气。她家姑娘生得好,偏生没有叶拾舟那个好命!不过想想叶拾舟那门亲事,乔氏又眉眼飞扬。

  此事若是成了,自家丫头那可就能嫁到镇上做官太太了。

  “朗哥儿,你不是说你身上是跟村里....”乔氏又问了一句。

  “你咋呼个啥,谁还敢打我不成?那袁妮儿可不就是看叶拾舟要退亲了,想占个便宜么。这你也信。”叶朗神色不太自然的瘪了瘪嘴,不过天色太暗,乔氏也没注意。

  至于占个便宜,他就是和顺口胡诌。

  偏生乔氏眼睛一瞪,顿时就信了。叉着腰好一通骂:“这袁家真实黑心眼儿的,还敢来我面前煽那阴风了。看老娘明天不过去撕了那小贱蹄子。”乔氏心口堵着气。旁边叶朗的亲娘坑也不敢吭声。

  反正自家大姑娘叶小翠送去了镇上,有她小姑帮着,说不定与钱家还真能成事。

  叶朗见奶奶这般骂,便也没做声。只低着头回了自己屋子,偏生还不敢走那些黑暗的地界儿。专挑了那亮堂的灯下走。仿佛一个不注意就有人要从灯下跳出来揍他一般。

  不知道为毛,他今儿挨了打回来,满脑子都是叶拾舟那阴森森的眸子,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这一晚,在临安村一直当小霸王的他,失眠了。梦里又是那抵挡不住的拳头。

  连带着那些小伙伴更是哭爹喊娘的噩梦了一整晚。

  叶拾舟躺在那硬邦邦的炕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放空精神力,恰好便见得叶朗怒骂袁三妮儿那一幕。叶拾舟才歇了要去爬墙头揍那几个混小子的心思。

  毕竟失眠就要给自己找点事做。打架神马的,简直不能更棒了。

  叶拾舟闭了眸子,这才沉沉睡去。

  村里的小霸王们丝毫不知道自己又逃过一劫。

  第二日一早,周氏便热了那清汤寡水一般的粥,给叶拾舟的那一碗照样浓稠。

  还有一小碗的鸡肉顿芋头,肉香让几个孩子狠狠的吸了吸鼻子。叶拾舟淡淡的看了眼周氏,一猜就知道是她偷藏了鸡肉给叶永安。

  叶永安呲牙咧嘴的高兴的很,一个人直接把那碗便归到了自己身边。“咋的?看啥看?昨儿不是挺能耐么?”叶永安瞪了眼两个双胞胎,把那双胞胎吓得顿时移开了眼眸。

  周氏垂眸坐在一旁,却不敢说什么。

  叶拾舟悠悠的看着他的碗,那蹭亮的眸子几乎能把碗给她瞪个洞出来。

  不过叶永安这次聪明了,愣是一个人啃了个干净。顶着叶拾舟毫无情绪的目光,心里发毛。

  “舟舟,周姨今儿要去镇上把绣品拿去卖了。回来周姨给你买肉包子。”周氏低声说了一句。

  旁边两个孩子的目光满是失落,每次带了包子回来,最后都被叶拾舟和叶永安抢了。

  不过这会儿叶拾舟总算是点了点头,深深的看了眼那二混子大哥。

  熊孩子不听话,果然还是欠揍啊。

  临安村村口,脸上涂的花花绿绿的熊孩子们集合到了一起。

  叶朗绷着脸站在中间,总觉得自己这一脸的药有些损他大哥的风范。但想想昨日叶拾舟让他们去叶二爷家院子,他这心里就哔了狗一般的难受。

  “老大,咱们去还是不去啊?”有个熊孩子顶着药水怕怕的问了一句。

  几个孩子眼睛毫无意外的全是黑眼圈。可见昨夜内心的煎熬。

  叶朗正待板起自己老大的面子,便见几个熊孩子眼睛亮亮的望着村口:“看,钱家的马车来了!”

  只见那通往临安村的土路上一辆马车摇摇晃晃过来,在这只有牛车的村子里,别提多大的体面了。

  马车摇摇晃晃在众人面前停下,一个含羞带笑的女子下了马车。“多谢钱伯母,翠儿回去定是要让娘亲自道谢的。伯母快过去吧,翠儿待会儿便去通知娇容妹妹。”叶小翠羞红了脸,看着那马车眼底满是艳羡和势在必得。

  马车内传来一声低低的嗯,便驾着马车离去了。

  叶小翠站在村口,一身桃红色的衣裳衬得她更是美艳动人。十三的少女总是娇俏宜人的。

  “嘿,老大那不是你姐姐么?”有人戳了戳叶朗。

  叶朗虽然才十一岁,但每日在那些妇人中间转悠,懂得却也不少。昨日姐姐未曾回来,他也没注意,但昨儿奶奶本气怒,却一直隐忍不发。只怕是有好事了呢。

  叶朗有些不高兴。

  “马车好像去叶秀才家了。不会是要去退亲吧?”有个小鬼捂着嘴,满是惊恐。

  次奥,那女汉子被退了亲不会更凶残吧?!所有人背后一凛。

  叶朗定定的看着他姐嘴边的笑,转头便向叶拾舟家里走去。背后叶小翠跺了跺脚,便冷哼一声回去了。

  叶朗是叶家的心头肉,这村里谁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