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 家境艰难

古代逆袭攻略 +A -A

  叶家院内鸦雀无声。

  一群人都跟见鬼似的呆愣在原地。直听得门外叶永安扯着嗓子怒吼,周氏才蹭的一下反应过来。

  “给我开门,叶拾舟,你这个死丫头!居然敢踹我,还敢把我关在门外!你给我出来!看我不揍你!”叶永安气的脸色通红。那叫一个丢人啊。他居然让妹妹给踹出来了!

  叶永安把门踹的哐当哐当响,家里两个包子吓得直往周氏背后躲。倒是周氏很是不安:“舟舟啊,你哥他还小,不如咱们先让他进来吧?马上可要开饭了。”

  周氏不说这一句还好,一说开饭。叶拾舟顿时眉头猛地一凛,那圆滚滚又没有情绪的眸子,可把周氏给吓住了。

  “那那那...”周氏话还未说完,便被叶拾舟顿时打断。

  “不准给他留菜!”叶拾舟脆生生的声音还有些冷硬。

  即将十四岁的男子,在这里都差不多能娶妻生子。叶拾舟只要一看到叶永安那吊儿郎当的模样,就忍不住手痒。毕竟,连打架这种头脑简单的事儿都不会,啧啧....

  “喂,给我开门。叶世平,给老子把门打开!小心哥以后揍你。”叶永安一个个威胁,叶拾舟却丝毫不放在心上。

  “开饭。”淡淡的坐在桌前,脊背挺直。

  倒是刘氏看了她一眼,再看看门外还不停踹门的孙子,轻哼了一声,难得的没骂周氏和几个孩子。只是见得院里那些糟蹋了的菜秧子直心疼。嘴里骂骂咧咧把乔氏又给咒了一通。

  叶婉言迈着小短腿儿前前后后帮周氏盛饭端菜,见刘氏阴郁着脸站在院里,怕怕的怔了怔。然后瞧了眼叶拾舟,这才拖着比她还高的背篓过来。

  放在刘氏脚边,怯生生道:“奶奶,菜。”那比她还高的背篓被她拖得踉跄。

  刘氏一看,那满满一背篓的青菜,还有不少瓜果和豆角。比起院里还多了不少,竟全是成熟的。

  “这是哪里来的?这周围,可就大娘家种了青豆角。”周氏端着盆子,中间是满满的鸡肉。不知从哪里挖了个芋头,也一起烧在了里面。整个院里都散发着鸡肉特有的香味。

  “你们不会去摘了大娘家的菜吧?”周氏面色一沉。放下背篓,看着几个孩子面色有些难看。

  叶淮安念了些书,对几个孩子管教极严。便是叶永安这两年学坏了,却也顶多是到处祸害,并不敢做那些损了声名之事。

  周氏一句话吓得两个孩子脸都白了。

  叶拾舟看了那鸡肉一眼,见迟迟端不过来。直接上前从周氏手中接过盆子,隐约见得灶台上还留了个碗,便知道给刘氏和叶泽南留过菜了。

  刘氏气周氏和几个孩子,便去了西屋那边。平日里都不愿过来。

  “我摘的!她该赔的!”叶拾舟语气平平,却一脸的理所应当。并且毫不让人质疑。

  周氏嘴巴一动,叶拾舟继续板着脸道:“她以后祸害了什么,就去她家搬什么!”

  尼玛,老子一家都穷的叮当响。你特么还趁火打劫!叶拾舟便是以前干惯了那没天理的事儿,也从不断人后路的。

  叶拾舟眉眼动了动,想起那乔氏偶尔眼中闪过的心虚,心里有些狐疑暂且不提。说不得到底谁欠了谁呢。

  叶拾舟一番话堵得周氏半响没吭声。虽然知道她说的没错,可忍让了这般久,周氏着实有些消化不来。倒是两个孩子一脸的喜气,倒腾着小短腿儿,把背篓拉到屋里藏起来。面上有些喜滋滋的。

  在临安村两个孩子家境本就贫寒,哥姐又是无良的,别说护着只怕揍他们最多的便是叶拾舟和叶永安。平日里都是懦弱惯了的。

  今儿乍一下做了这等大事,似乎脊背都挺直了。

  刘氏见得那背篓的菜,想来便是煮成菜粥也能吃好几天。这才住了嘴没再继续骂。她本来就是个厉害的老太太,也只是因为如今没了儿子,没了依靠才变得向人低头。

  那一背篓菜,说实话,她心里痛快着呢。想着乔氏到时候气急败坏的样子,刘氏便心里一阵清爽。也不由得多看了两眼叶拾舟。

  刘氏脚步轻快的端了饭菜进屋,眉眼松开了一些。屋里的叶泽南都多看了她一眼。

  要知道他腿废了之后,娘可是再未露出几分笑颜。叶泽南面色阴郁的看了眼腿,手掌捏的死紧。都怪他,拖累了家里!

  外边一桌人高兴的吃了饭,两个孩子把烧的鸡骨头都卡巴卡巴嚼碎了,吃的津津有味。

  周氏心里那抹忧愁才散了一些。

  周氏偶尔抬头看一眼外边,听不到外边叶永安的踹门声,又叹了口气。这家里,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想起叶淮安走时对她说的话,周氏低着头轻轻红了眼眶。

  临安村都是吃两顿饭的。这一顿已经是半下午,吃完差不过也已经日落西山。但刘氏是个闲不住的,小脚老太太吃了饭便趁着天未黑赶着背了些柴火回来。

  家里如今就剩一只鸡,刘氏这心里随时都有种恐慌感。家徒四壁,小儿子的腿又耷拉着动不得。

  倒是叶拾舟吃完饭闭了好一会儿眼睛,睁开眸子时眼神清亮,似乎比起白日里还更要摄人。两个孩子在山后抓了好一些蚯蚓,嘴里还嘀嘀咕咕,等生了鸡蛋要吃鸡蛋糕。

  叶拾舟一个人站在门边,默默的盯着门。心内数着三二一。叶永安鬼鬼祟祟从院门溜进来时,便见得木桩子似的她。眼神悠悠的恰好望着进门的他。

  吓得浑身一抖,心肝子都差点凉了。

  “叶叶,叶拾舟,你要吓死老子啊!”叶永安顿时咋呼起来。十三四岁的少年捂着心口,大大的呼了口气。尼玛,吓我我了。

  叶拾舟默默地看着他,摊开了手。

  叶永安一怔,在那眸子下莫名的有些心虚。顿时干巴巴道:“我我我,我打赢了。不过鱼,忘了拿回来。”叶永安此时一身都是泥,空气中还有淡淡的泥腥味儿。

  嗯,烤鱼的味道。

  叶拾舟不知为毛,总觉得这玩意儿就是烤鱼的味道。吞了吞口水,眼神凉凉的。这才转了身,看都懒得再看叶永安一眼。摸了摸兜里的一两银子,略略心安。心想老子还好有钱,不然非揍死你个熊孩子不可。

  她背后的叶永安不知为毛,总觉得自己似乎逃过了一劫。这感觉,次奥,真实哔了狗了。

  此时早已月上柳梢头,临安村却亮起了不少灯火。比起往日的安静多了几分喧嚣。隐隐还能听见不少熊孩子咋咋呼呼的哭喊声,那叶朗这个小霸王更是坐在床边吧嗒吧嗒的流着金豆子。

  乔氏忍着酸疼眼巴巴的给他上药,那猴孩子却死活不肯说谁揍了他。偶尔还惊悚的瞧两眼墙头,似乎在他不经意间就有人敢翻进来给他扔砖头一般。

  袁妮儿这会儿却眉眼带笑,脚步轻快往那还亮着灯火的家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