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 恶狗也怕恶人

古代逆袭攻略 +A -A

  叶老二家如今可算得上是家徒四壁。

  自从叶泽南伤了腿,叶淮安又没了音信,一家子的支柱便轰然倒塌。

  在这个时代,没有一个带把的儿子傍身,是极为艰难的日子。曾经刘氏也是村中数一数二风光的老太太。便是她死了相公,却又拉扯起了这个家,便能看出她的能力。

  可未曾想过老天爷再次给她开了个玩笑。直接成了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大儿子传言战死沙场,最有出息的小儿子竟是伤了腿。

  为了那十两银子,这两年家里可算得上是砸锅卖铁。

  刘氏见乔氏气冲冲的走了,一张脸顿时又耷拉下来阴郁了起来。看着小儿子漠然的坐在床边,心里一阵刺痛。

  如今小儿子也十八了,前两年没伤腿,这十里八村的谁不打听着消息过来探探她的口风。每日这家里的门槛都要被媒婆给踏烂了。

  现在年纪大些了,伤了腿,直接把刘氏从制高点狠狠摔了下来。十八了,她最能干的小儿子,愣是连个说亲的都没有。便是有,那也不过是些歪瓜裂枣。

  刘氏心里越发有些气闷,见一屋子人都站在这里,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还愣着干甚么!还不去把饭做了!等我我老婆子来做么?一群没出息的东西。”刘氏怒吼了一声。

  这屋里老的老小的小,残的残。刘氏看着就觉悲哀。她甚至都没力气怨天尤人,当年叶老二死后,她就已经怨够了。

  周氏浑身哆嗦了一下,急急忙忙道:“我方才给泽南蒸了个鸡蛋糕,娘去端给泽南吧。我马上就去做午饭。”周氏年纪不算大,只不过这家中粗重的活坐下来,脊背都被压弯了。

  两个小孩眼中泪光闪闪,抱着那扑腾扑腾的鸡很是有些悲戚。

  叶拾舟偏着脑袋想了想:“菜?”软软的手指着外头院里。外表看着淡定得很,心里却是拔凉拔凉的。

  刘氏看着她那双眸子这心里的火气就发不出来,也不知咋的回事,平日里她可是见着这吃里扒外的东西便怒骂。

  下贱的软骨头!刘氏最是痛恨叶拾舟亲近叶老大。这让她显得更是无能,显得自家更是落魄。刘氏能凭一个寡妇之身,带活一个女儿两个儿子。甚至还供出了一个秀才,自然也是不服输的性子。

  对叶拾舟,那可是比不争气的癞子叶永安还厌恶几分。

  刘氏颇有些嫌弃的冷哼了一声,便出去端鸡蛋糕了。还是儿子的事要紧。

  倒是周氏抓了那已经破开的肥鸡,重新把活着的那只用背篓盖住。这才神色黯然的看了眼自己精心伺候的菜园子。

  “大娘来时把院里的菜都祸害了。待会儿周姨做了午饭,便把那栅栏修修,菜叶子咱就留着做粥。”周氏声音有些低,在这屋里,她上没有公婆撑腰,下不得继子继女的喜欢。这夹缝求生的生活可不好过。

  便是粥,如今家里都是只能煮的极为清澈了。上次叶拾舟伤了脑袋,她才厚着脸皮去刘氏屋里多要了两把米。便是如此,也被刘氏骂了一番。

  周氏落寞的出去做饭了。只留下两个孩子眼神灼灼的看着叶拾舟,虽然还有些害怕,比起之前的骇然却是好了许多。

  叶泽南看着那颇有些呆滞,但眼神异常清澈的小侄女,猛然间有种感觉,似乎面前站着一柄尚未开封的宝剑。仿佛等她睁眼的那一刻,所有人都要为她侧目。

  叶泽南轻笑一声,颇有些嘲讽。又意兴阑珊的倒了下去,满是颓废。他伤了腿,连脑子都不够用了么!

  叶拾舟看着那一地的菜叶的,心里痛的无法呼吸,满是悲伤。若是不知道的,还真当院里躺了一堆尸体呢。

  “想吃菜么?”叶拾舟黝黑的眸子看着两只。

  叶婉言壮起胆子“想!”声音清脆,看着她还有些害怕,偶尔瞧见叶拾舟的目光又吓得猛的移开。就像一只受惊的小鹿一般。

  “那就跟我来。”叶拾舟默默说了一声。就带了两软萌的包子出门。顺手还抄起了院里的背篓。

  叶世平颇有些防备的牵着妹妹,一步接一步的跟上。直到都快走到村头,这孩子才按捺不住开口了:“你要到我们去哪儿?”

  叶世平到底只是个六岁的孩子,虽然惧怕叶拾舟,却也忍不住那痒痒的好奇心。

  “去偷菜。”叶拾舟直截了当。

  那两人还未回过神来,就见她往叶老大家那绿油油的菜园子走去。这会儿正是中午,倒是没什么人。

  这块地临近水边,种菜最好不过。据说以前本是叶老二家,后来都抵给了老大一家。因着离得远,那菜园子边便养了只威风凛凛的大黑狗,眼神正阴冷的看着他们。那一身黑色的皮毛还闪着光。

  似乎只要有人敢靠近,它就能毫不犹豫的咬掉一块肉。

  那两只吓得脸都青白了。叶婉言更是惊骇,她之前被叶朗放着狗追过。当时还有叶拾舟在一旁鼓掌大笑。这会儿满脑子恐怖的记忆都回来了,那小姑娘当即就要哭起来。

  哪知叶拾舟极其嚣张的大摇大摆走过去,那头大黑狗便攻击似的半蹲了起来。那满是狠厉的眼神一眼不眨的看着她,雪白尖细的牙齿狠狠咧着,喉咙里发出几分威胁的吼叫。顿时,旁边两孩子身上寒毛耸立。

  叶世平更是抓紧了妹妹的手,眸子有些担忧的看着那个不断走进的身影。“你你你,你别走了。这是他们从衙门里淘汰下来的军犬,听说还能生吃活人。”

  叶世平脸色发白,这些话是叶朗常常拿来吓唬他的。不过这狗,却当真是临安村中一霸。几乎满村子的狗,只要它嚎叫一声,在它面前都得歇了火气。被他咬过的人,可也不少。

  叶拾舟挑了挑眉,从那黑狗身上感觉到几分战意。却是极其稀薄。哎,她从跟村妇打架,沦落到跟狗比战意了么?

  叶拾舟一步步逼近,单肩背着个背篓极其潇洒。偏生往前踏一步,那呆滞的眉眼似乎便活了几分。对面咧着大白牙满是威胁的黑狗,顿时便半低着身子微微后退。那锐利的眼神紧紧锁着叶拾舟。

  若是细看,还能看出那大黑狗略微有些发抖的四肢。

  “去,那边躺着去。”叶拾舟眼神一扫,手指一个响指,小小的人儿站在那大黑狗面前格外的渺小。手指尖明明只是轻轻一指,却仿佛指挥着千军万马一般从容。虽然,她对面只是一条....狗!

  在背后两人目瞪口呆的眼神下,那大黑狗一脸忌惮又防备的一步步退开。阴冷却有些惧怕的眼神一直紧锁这叶拾舟。直到退到叶拾舟指定的地点,才继续站在那里不动分毫。

  两人一狗,眼睁睁看着她,看着那一脸木然的叶拾舟。仿佛游走在自家后花园,犹如蝗虫过境一般,在那菜园子里穿梭。

  两个小孩恍然大悟,原来恶狗也怕恶人啊!!

  顿时,叶拾舟的形象便猛冲这条黑狗,与黑狗画上了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