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 吃闷亏

古代逆袭攻略 +A -A

  叶拾舟如今就是个脑子一根筋的二愣子。还残留着以前的暴力因子,这会儿哪还顾得上什么不能对长辈动手。

  对她来说,动鸡如动命。一个字,打!

  叶拾舟本就精神力超群,这一个健步冲上去,直接在周氏一群人眼皮子底下一把抓住乔氏的头发,狰狞着脸,狠狠地往后一拽。

  “哎呀!娘耶!”乔氏一只脚正踏出门,手中抓着两只心里还直�瑟。这一家子人都是让她给欺负惯了的。哪次拿东西不是到手了的。

  心里正美的冒泡,心想着回去把这鸡回去炖了过两日再来讨债。到时候那叶拾舟要讨好钱家,可不得把那匹料子亲手送回来。乔氏美得很,横竖叶拾舟就那尿性。

  好高骛远又势力。乔氏就差哼起歌儿唱起来了。

  哪知临门一脚还未踏出去,那后脑勺便只觉一阵剧烈的疼痛袭来。那发髻被叶拾舟狠狠地拽在手里,一把往后一拉。

  “咚!”的一声,还顺手一脚把门踹起来关上了。

  万年不变的国际标准,打架不能被抓正着。哪个时代都适用。

  “哎哟哎哟,救命啊!”乔氏咧着嘴一张脸都快皱巴巴的了,手中的鸡都差点抓不稳。被叶拾舟拖着直接倒退了回去。

  乔氏看着五大三粗有些胖,实际整日在田地里干活力气也不小。但叶拾舟是什么人,在星际就是打人专打痛脚的狠家伙。古言有云,打架不疼还打个球啊。

  “救命啊,你这个小崽子,敢动手了是不是?天啊,这叶家小辈居然敢打长辈了。不得了不得了。我要去找村长评理啊!”乔氏又是哀嚎又是怒骂,叶拾舟那手一收紧,又是一阵鬼叫唤。心里却是跟哔了狗一样震惊!天啊,叶拾舟居然敢跟她动手了!!!

  叶拾舟木木愣愣的一张脸,手中抓着一大把头发,直接把乔氏拖到了自己眼前对视。明明初夏还有些热,偏生让人感觉到了凉意。那眸子没半点温度,可不就是魔怔了么。

  这下是连周氏和刘氏都是狠狠吓了一跳。周氏忙把那料子藏到屋后,生怕拾舟吃了大亏。三两步就冲过去,把乔氏想要动手的胳膊拉住:“大娘啊,拾舟还小,你就放过她吧。她这脸都伤成这样了。”周氏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周氏看着力气小人又弱,偏生整个人都吊在乔氏身上。生生把把乔氏给禁锢住了。叶拾舟一见,艾玛,神队友啊!

  顿时兴致大发,拉着乔氏的头发往下一撞,那膝盖直接踹上乔氏的心口。乔氏尖叫一声,“你个杀千刀的小崽子,赶快放开。放开老娘!”

  她一哭闹,周氏就抱着她嚎啕大哭叫着放过我家拾舟吧。放过我家拾舟吧。双手还紧紧把乔氏抱住。

  乔氏心口那个疼啊,感觉受到了万点重击。次奥,这些拉偏架的都没一个好东西!!

  叶拾舟见周氏上道,眼神灼灼的看着乔氏。直接拧巴拧巴着手指,专挑身上那些软肉多,又不好看大夫的地方拧。手指过一个地儿,那块肌肤便很快的青肿起来。疼的乔氏哇哇直叫。

  偏生叶拾舟还一脸的激动。好熟悉的手感.....

  激动地就差捂脸泪奔了....当年她都是一挥一个脑袋的。现在沦落到跟村妇打架了么?一天还是两次....叶拾舟还在想,这玩意儿会不会纵欲过度啥的。

  原谅她,脑子里接收不完全。词汇乱飞,完全不懂啥叫对号入座。

  “救命啊,你这个老不死的,老娘帮了你家这多年,吃你几只鸡咋的了!!!啊啊啊啊。我错了,我还给你,我还给你!”乔氏不提鸡还好,次奥,一提鸡,那叶拾舟就跟打了鸡血,杀了她全家似的。手上哪还肯留情!

  乔氏急的心头冒火,身上就跟被牛车碾过了一般似的。一把把两只鸡扔出去,心里的宽面条泪都快淌成河了。对面两只双胞胎眼睛一亮,便利落的冲上去一人一只,直接接在了怀里。

  叶婉言更是高兴得直咧嘴。还慌忙把鸡想要往衣裳底下塞,看着又是滑稽又是可怜。

  叶家在山脚下,周围更是没什么邻居,平日里乔氏就高兴叶老二一家被欺负连个人都看不到。自己也不用被人戳脊梁骨,如今却是打掉牙往肚里吞。还是和着血泪的那种。

  乔氏强忍着一包眼泪没哭出来,“东西给你了,给你了!”乔氏咬着牙喊了一声。

  话音还未落,便觉自己天旋地转一般的蹭一声,飞了出去。

  直接砸到那床榻旁边,砸到叶泽南挣扎着爬起来,目瞪口呆的床底下。

  叶拾舟这才悠悠的拍了拍巴掌,上前极其认真严肃的检查了那两只鸡可有任何地方亏损。见连只鸡脚都没少,这才歇了几分火气。

  周氏颇有几分后怕的吞了口口水,心底却控制不住的升出几分邪恶的爽意。

  继母本就不好当,更何况这一家子更是对她有成见。她可算是软弱了不少年,今儿这一通下来,周氏竟是感觉到了身心舒畅。

  她不敢去看婆婆和乔氏的脸。只无措的站在原地,颇有些手足无措。

  哪知叶拾舟却投来一个赞赏的眼神,干的漂亮!周氏整个人更是跟雷劈了一般。

  娘耶,天王老子啊,她居然接收到了叶拾舟的眼神,自己终于得了那姑娘的欢心了。周氏激动地想落泪。哪还半分传说中继母的恶毒。

  “刘氏刘氏,你好样的!我叶老大家,可把你们看清楚了!一群白眼狼的东西啊!我老叶家咋出了你这种东西!叶拾舟,你这个要绝户的东西,到时候等着钱家来收拾你吧!”乔氏捂着心口,只觉浑身哪哪都疼。看着叶拾舟只恨不得扑上去就是一口咬死算了。

  乔氏踉跄着想要爬起来,看着这家人,心里也有些打怵。私心里也以为自己压迫太厉害了,竟是连周氏那等没骨气的都敢动手了。

  刘氏看了一出好戏,暗暗瞪了一眼周氏,却并未发怒。“哎,你瞧瞧,这一家人我怎么管得住哦。大孙子成了有名的癞子,这一家子现在都是逼到了绝路啊。我就怕她们哪日逼急了眼做啥不得了的错事。”刘氏上前就拉住乔氏哭诉。

  想当年刘氏走路都是昂着头,如今家里破落成了这般模样。还要对大嫂低三下四,心里说不清多膈应。不过方才那一幕,看得还真是爽啊。

  乔氏鼻子冷哼一声,甩开刘氏的手,满脸的阴郁。这胖老太太心里也憋屈,估计自己说在叶老二家被打了一顿,估计都没人信。便恶狠狠地看着她们:“我看你们好得很,到时候钱家来人,可别求着我!”这话她是直接对着叶拾舟说的。

  叶拾舟正满心满眼的烧鸡炖鸡,看都懒得看她一眼。只不过觉得这胖老太太颇有些不识趣,她还念着要不要晚上真去叶家,翻墙过去把那叶朗和胖老太太一起揍一顿。

  千万不要怀疑一个终身致力于,能动手绝不动手的汉子执行力。

  周氏有心想要上去说两句,那乔氏却是忍着一身的疼躲开了。看着叶老二一家,脸色难看。“我家成哥儿过几日也要进学了,那四两银子你们就凑凑吧。可别怪我不念自家兄弟情义。”乔氏冷冷的说了一句,便嘶了一声。捂着身上的疼,踉跄着就出去了。

  平日里她有什么不高兴就来叶老二家找满足感,哪知今儿踩了硬钉子,此时这心里简直是拔凉拔凉的。来了一通,居然挨了一顿闷揍。

  乔氏秉着一口气,出门的背影似乎努力想要有气势一些,又忍不住疼佝偻下来,简直让人不忍直视。

  刘氏听见她走时那话,脸色微微难看了几分。看着靠在床边的叶泽南,看着那曾经在临安村让人羡慕的儿子,看着那条软绵绵的腿。刘氏便眼睛发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