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关于寿衣的正解

古代逆袭攻略 +A -A

  叶拾舟站在那栅栏前愣了好久,看着那翠绿的叶子焉哒哒,叶拾舟这小心肝都快碎了。

  倒是她身后那俩孩子听得这声音,顿时白了脸色,叶婉言更是藏到了叶世平身后。“叶奶奶又来要钱了。不给又要搬东西。”叶婉言颇有些害怕道。家里都快让叶奶奶给搬空了。

  叶世平也吞了吞唾沫。听着里边的争吵颇有些不敢进门。

  隐约还能听见周氏苦苦的哀求声,叶世平这才紧张的抓了她妹妹朝屋里跑去。

  “这个不能拿啊,这是拾舟娘留给拾舟的。以后要给拾舟做嫁妆的。”周氏怀中抱着块锦缎面儿的绸子。那光滑的绸子,一看便不是临安村常见的料子。

  便是镇上,估计也能卖上一两钱银子。

  “不能拿走?你说说你家有啥我不能拿的?当年泽南这腿伤了,你们可是在我家借了足足十两。这些年陆续换了六两,那也还欠着不少呢。再者说,若不是我叶老二家心善,你家泽南这可就毁了。”叶奶奶乔氏双手插腰,那壮硕的身子绷得紧紧的。

  偶尔眼神扫过家徒四壁的叶家,又有些得意和不明的模样。

  “再说了,你家那拾舟,当年本就是高攀了这门亲事。如今便是退了,还丢了我老叶家的脸呢。这么好的料子,你还拿给她出去丢人。老二家的,你可说说,这料子我是拿不拿的?”乔氏吊着一双刻薄眼神,微微扫了眼刘氏。

  刘氏黑着脸坐在一旁,听着乔氏句句挖心窝子,眼中的泪包也包不住。自从叶淮安没再消息也没带银钱回来,小儿子好不容易考上秀才又伤了腿,刘氏那强了一辈子的性子,如今也直不起来了。

  两个儿子都没法靠,她这辈子可是造了什么孽哦。想想家里几个孩子又不成器,刘氏越发觉得抬不起头来。

  “你要是喜欢我可以送给你当寿衣。”叶拾舟恰好进门听得这一句,便默默回了一句。面上还一脸的真诚,别提多诚恳。

  方才回来的路上有家人敲敲打打,远远看着还有些热闹,她便问了那抱着黑白颜色新衣裳的妇人,那妇人说是寿衣。

  叶拾舟想了想,寿衣,可不就是做寿穿的。这会儿听得乔氏这般一说,她条件反射就回了一句。那乔氏的脸色,硬生生给憋得青紫了。

  乔氏气得心肝子都在颤,转头就怒骂一声:“寿衣?!你全家都穿寿衣!你个小崽子,居然敢诅咒我!”

  乔氏指着叶拾舟鼻子就骂,见她那呆滞的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平日里她和刘氏这个妯娌本就有些不对付,这叶拾舟亲近她,她可常常拿去戳刘氏心窝子。自己亲孙女都不亲她,可不就是可悲。

  在她面前,叶拾舟一直都是卑微又低贱的。这会儿听得叶拾舟这话,乔氏心里颇有些震惊。但随即一想,定是那刘氏教了什么,顿时又有些不屑了。

  若不是怕老二一家活不下去,让人把旧事挖出来....她才懒得管叶泽南死活。

  “拾舟,可不是你叶奶奶不心疼你。你说你这脸成了这般模样,难不成还想着嫁给那钱家不成?这料子叶奶奶到时候拿回去好好给你打理打理,到时候还能重新给你说门好亲事呢。”乔氏脸色变幻好几次,才咽下方才那口气。

  “再者说,你瞧瞧,你泽南叔,这病啊,以后迟早也得把叶儿的这匹料子拿去换了吃药。叶奶奶给你留着,岂不是好事。”乔氏深知叶拾舟的尿性,顿时笑着道。

  方才闹得那般厉害,躺在里边的叶泽南都没半分动静。此时却是身子微微一颤。一身蓝色长衫,若不是那腿没法起来,只怕也是英姿俏公子。更何况还是个年轻秀才。

  “我送给你做寿衣。你拿去吧。”叶拾舟极其直白又正经。一件料子其实她还不心疼,反正别动她的鸡就成!

  乔氏心口一疼,眼睛都要喷火了!

  倒是刘氏本来气得眼泪哗哗的,这会儿却是心里一乐,连眼泪都落不下来了。这大嫂要强了一辈子,事事都想比她一头。后来自家出了个秀才,往年便是说话夹枪带棍,恨不得找机会踩一脚。

  当年若不是泽南情况危急,她哪里会把小儿子送上去受嘲笑。

  这会儿见平日里最亲近老大家的叶拾舟站出来,刘氏还多看了她一眼。

  不过若是叶拾舟知道,只怕要大呼亲娘咧,冤枉死人了。

  她是真以为寿衣是做寿穿的,她打心眼里的真诚啊!!看看,看看她诚挚的双眼!!

  此时她与乔氏大眼瞪小眼,她这心里还满是狐疑呢。心想这老太太当真不知好歹,肯定是看上她的鸡了。

  叶拾舟这脸色,顿时就垮下来了。一切垂涎她鸡的人,都不是好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