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鸡鸭抓回家

古代逆袭攻略 +A -A

  叶拾舟看着许老太太那二钱银子,没接。

  脑子里估算了一下。脑袋磕了个洞,虽然她不介意,可也不能让别人占了便宜。至于那钱家来退亲,到时候自有另外一番赔偿。

  这几日吃了两只鸡,这都得一钱银子了。少了,果断少了!

  掉进钱眼里的星际女汉子鄙夷的看了眼许老太太,毫不犹豫的转身,那身影干脆利落的让人手痒。

  拿到钱至少她能吃半年的鸡了。虽然能恢复丁点儿精神力,但蚊子再小也是肉啊.叶拾舟不嫌弃.

  叶拾舟那呆头呆脑却一根筋的样子,着实把许老太太给吓了一跳。手中的二钱银子已经戳心窝子了,见叶拾舟还不知足,顿时脸色一沉。“眼皮子浅的东西,你拿那么多钱干什么,你爹娘死了,那周氏又是个继母,对你还能好的?你跟咱们自家人计较什么。”老太太这话说的毫不脸红,却没想过自己跟钱家有啥关系。

  老太太气得想破口大骂,这小畜生!若不是怕她捅出去给小儿子惹麻烦,她只怕当场就要给她两巴掌。

  叶拾舟微偏着脑袋看了她一眼,神色间有些迷惑:“你要嫁给钱家老爷?”语气单纯又懵懂。

  “混账!说什么鬼话!”老太太听了这句话心口一滞,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抽抽过去。

  尼玛,这小畜生是在指责她自诩钱家人行事么?!小畜生,这话可能乱说!

  许老太太气得心口生疼。自己大儿子在衙门做师爷,虽然看着好看,却没什么油水。以后还是要靠小儿子考秀才光宗耀祖的。万不可出了差错!!

  这般一想,也不管那几个变了脸的儿媳妇,直接大度的掏了一两银子出来。“拿去。可别给那丧门星看见了。”老太太脸都疼的直抽抽。说话更是咬牙切齿,把那几个想要出口阻拦的儿媳妇都给骇着了。

  这败家玩意儿,一两银子啊!不过想想到时候从儿媳妇那里把多的要回来,这心里才舒坦点儿。

  叶拾舟轻蹙着眉,感觉到对面那尖酸老太太不善的看着她,直接把钱接了过来。倒也不怕这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耍把戏,横竖她也不是吃素的。

  叶拾舟也知道不可能让叶家全吐出来,便接了那一两银子。平日里把她哄得团团转的几个许家儿女,都眼神一亮。就是许娇容脸色阴沉的难看。

  看着平日里在她面前一副小心翼翼仔细探听孝表哥的她,此时恨得压根痒痒。她看着那银子,眼神错也未曾错开半分。

  叶拾舟掂了掂银钱,随手便放进了小钱袋里。转头看着钱氏道:“若是脑袋有半分不舒坦,我都要回来找你的。”说的那钱氏脸色黑了又黑。

  叶拾舟定了定,转身朝右边石头垒成的猪圈和鸡圈走去。

  瞄了两眼鸡腿和鸡身子,直接趁着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利索的抓了最肥的两只。脚下跟生风似的窜到门口,脆生生道:“赔的两只鸡我带走了。”

  平日里扑腾的贼厉害的母鸡,却是跟脚下生了根似的直接被她一把抓走了。

  路过叶小翠身边时,那叶小翠在门框边惊得愣在当场,直接没反应过来。

  许老太太眼睛瞪得老大,见叶拾舟窜了出去才尖叫一声“小兔崽子,把鸡给我还回来!作孽啊作孽啊,那鸡可是要给我成哥儿补身子的啊!”

  老太太说着便拿了笤帚冲出去,可惜叶拾舟提了两只鸡,已经窜出老远了。丝毫没有方才慢吞吞的悠哉劲儿。

  跟吃比起来,星际女汉子的面子啥的,不值一提。

  钱氏本就对老太太给了叶拾舟一两银子,心口疼的拔凉拔凉的。这会儿见叶拾舟还抓了两只最肥的鸡走,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钱氏生产完才四个月,拢共才吃了三只鸡。且还是只喝了汤的那种,鸡肉让要考秀才的小叔子吃了。钱氏心里对那眉高眼低的小叔子没什么好感。没什么学问,却整日在镇上一副读书人的派头。

  杨氏和钱氏两个儿媳妇,本来还气得心肝子疼,结果一听老太太那话,竟是要留给读书的小叔子,擦,本来杨氏都撸起了袖子打算冲出去,一看钱氏那突然黑了的面色,竟是也嘴角一抽,停住了。

  还暗暗朝自家儿子使了个眼色,追泥煤啊追!

  杨氏本就是个大字不识的村妇,这会儿倒也叉着腰骂了两句:“这个小畜生,刘老太太定是背后偷偷教过了。我看她们这下是胆子大了!娘以后可要跟亲家母好好说道说道,孝哥儿以后可是要成大事的,怎么能娶那丧门星的孩子!”

  说完又看着老太太,说了一句:“小叔子是读书人,那是光宗耀祖的!娘以后多买两只给他补补。”说完还呸了一声,也不知呸的是叶拾舟还是小叔子。

  小脚老太太跑到门口,气得心窝子直疼。见两个儿媳妇那装模作样,叶拾舟也不去追了,便冷着脸怒叱了两句“眼皮子浅的东西,到时候这一大家子人谁不靠着我成哥儿过活!吃只鸡咋的了,我是短了你们的还是怎么的!”

  别看小脚老太太瘦不拉几的,却是掌管着家里的财政和仅有的一头猪和鸡的生杀大权。

  家里几个儿子和媳妇儿,赚的钱可都全给了老太太收着。

  许老太太看不顺眼钱氏,也是因为钱氏娘家有钱,心眼又多。没嫁过来前,自己那当师爷的大儿子,可是每月能交二钱银子,她嫁过来后就一钱了。偏生还有理有据。

  两个儿媳妇一听这火烧到自己身上了,钱氏便拉着许一清抱着孩子进了自己屋。杨氏本就脸皮厚,哪怕骂啊,便杵在那里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

  老太太啐了几口院里闹腾的儿孙,嘴里骂骂咧咧的便进屋了。面色阴沉得很。刘氏,看老娘不好好折腾你。你不是满意这门亲事么,看老娘不折腾黄了它。

  儿子死了,唯一的大孙子立不起来,怪谁!

  叶拾舟一路提着两只扑腾的鸡走了大半个村子,村里那些在老树下躲太阳的妇人都瞪大了眼睛。

  哟,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叶家最贪吃最自私的叶拾舟,居然舍得把东西提回家了。更重要的是,她这几天还传出要退亲啊!这临安村,谁不知道叶拾舟心里满意那亲事的很。

  大家都等着她一哭二闹三上吊呢。

  “拾舟啊,你这鸡是哪来的啊?你咋不给你叶大奶奶送去,往常你有啥可都是往叶大爷家送的?”有个胖呼呼的妇人眼里有些八卦,眼里满是看好戏的姿态。其实她最想问的还是退婚之事,只不过叶拾舟到底是未及笄的女儿,她也怕闹出事。

  那刘氏死了相公,大儿子娶了媳妇又死了,后续娶周氏。如今叶淮安只怕也死在了战场上。那叶老二家也真是没活路了,家里可都没个撑门庭的。

  叶拾舟想了想,这是村长家的儿媳妇,为人不错,就是嘴碎。

  叶拾舟看着瘦瘦的身子,提着两只鸡脚下飞快,响亮道“这是钱家砸了我脑袋赔礼用的。还赔了银子,不过许奶奶说咱们以后是一家人,给我收着。我又不明白,许奶奶又不嫁给钱家老爷,这怎么是一家人。便拿回来了。”叶拾舟大声的喊了两句,那大树下乘凉的几个老爷子听了直皱眉。

  这叶淮安家的孩子命着实苦了一些。哎,爹娘死了就罢了,还破了相,估计连亲事也得给退了。

  那许家连这点都算计。

  叶拾舟也不管别人怎么想,也不管许老太太再三嘱咐她不准告诉旁人。一路提着鸡,高调的回家了。

  这会儿刘氏已经出去做地里的活,只剩叶泽南一个人在屋里躺着。她直接便两眼发光的奔向了厨房。

  待周氏听到村里的风声跑回家时,叶拾舟已经扒了鸡毛,看着那鸡直流口水了。心里还估算着把这鸡生吃了长精神力的几率有多大.

  那即将退亲之事,在她心里压根就没留下半点痕迹。